Google
搜索WWW     搜索本网

昭通杨梅山观鸟

 

座落在滇东北腹地的会泽县大桥水库。尤如一颗镶嵌在高原上的明珠(水域面积13.5平方公里,海拔2500米)。淙淙的山泉、小溪一路欢歌笑语地流淌至水库来,在库区尾部,形成几千亩的沼泽地,这一带就是杨梅山。信步漫游到“入海口”举目远眺,天水一色,远山隐在薄雾之中;日出日落血红血红的太阳落在水面上,那等壮观,那等难忘。斑驳耀眼的点点鳞波,给游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库区四周,群山环抱,虽然已是冬季,但那些饱经风霜的秋叶却还装饰着山麓和村庄。在森林面积日渐减少,荒山荒坡日渐裸露的今天,看到这基本保持着自然生态的杨梅山,真是使人感慨万分。

一方水养一方人,一方水也养育着一方珍禽,在这广阔的沼泽地和茂盛的树林中,栖息着黑颈鹤、灰鹤、白鹭、苍鹭、斑头雁、赤麻鸭、绿头鸭、喜鹊、八哥和几十种不知名的小鸟。八哥在这里大多是集群活动,无论是在树梢,在溪边总是一动不动,不过它们不怎么怕人,常常乐意为游客充当模特,待你为它们拍照完毕后它们会又换一个地点,让人的照像机不停地为它们服务。八哥偷懒时,喜爱停在猪身上,是想比一比到底谁最黑还是它想借舟渡河,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今年我又来到了大桥杨梅山。那一群群数以千计的麻雀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这或许就是成立保护区的功劳吧。这是省级黑颈鹤自然保护区,仅管理,投食的人员就有三个,记得前年,管理员蒋仕学的哥哥捉到一只野兔蒋仕学知道后,硬是到他家去将野兔拿来放回山上去了,为了保护这些野生动物,他只有伤了兄弟的和气,保护区如果没有像蒋仕学这样忠于职守的人管理,那保护区还不成个空架子?县城建环保局的领导,每年冬季都要下来检查几次野生动物保护,刘局长、袁副局长对保护区倾注的心血,真使我们这些爱鸟人感动。前几年,距离这里不远的炎山,人们看到一群一群的麻雀在金沙江集体投江,真惨。今天看到这里的麻雀叽叽喳喳地闹了起来,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慰藉。

海鸥在杨梅山像一群顽皮的孩子,成天不停地燥动,简直就不休息一分钟,数以千计的黄鸭、麻鸭和小型野鸭总跟游人捉迷藏,没等你看清它们漂亮的衣服时“噼噼扑扑”地飞到远处去了。灰鹤在这里永远当不了鹤王,它太胆小了,总是依赖着黑颈鹤,稍有风吹草动就盲目地逃之夭夭。黑颈鹤却不然它总是以不变应万变,泰然自如,我接近它约30米左右,用标准镜头拍照它也不飞。只要游人没有越轨的举动,它都能与人类和平共处,当它预感到真有危险时便毫不犹豫地紧急起飞,飞起来比灰鹤还快。

在沼泽寺中,最有耐心的莫过于白鹭、苍鹭了,它在水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一动不动,人们常常会忘记了它的存在,等到那些无知的小鱼游到它的身边时,它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一口,将鱼捕获饱餐一顿。

看了一天的鸟,累了,与村民们席地而坐,他们又告诉了我许多当地鸟禽的趣闻。一位年青的彝胞,心血来潮一展粗犷的歌喉,长声么么地唱起了山歌:

“大桥海坝宽又宽,青山树林坐四边,中间一片沼泽地,雁鸭飞来落水边”。

“雁鹅飞起脚杆长,这山飞到那山梁,黑石老包(地名)找美味,吃饱喝足懒洋洋。”

清晨,傍晚“鹤鸟协奏曲”一曲高过一曲,“咕”“国!国!国!”,“叽—”“喳!喳!喳!”的旋律会打动任何忧郁者的心扉让你也快乐起来。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前后几天,冬侯鸟要北迁时在沼泽地齐唱《告别越冬地进行曲》时更是一番悦耳,壮观的景象,观鸟是种精神陶冶,聆听鸟鸣也是一种甜美的享受。杨梅山是一个飞鸟的天地;杨梅山是一个水禽的乐园,说它是一个观鸟圣地,一点也不过分。

冬季到杨梅山来观鸟,真令人乐而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