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阿哩情

 

“阿哩”是彝族中流传较广的民歌种类,唱词多用五言和七言。可其中一类是“抒情阿哩”,多为“短调”;一类是“叙事阿哩”,以叙事为主,多为“长调”。“抒情阿哩”是恋爱的男女双方触景生情,即兴编唱的抒情调子。是男女青年在“赛歌会”上相互斗智,谈情时唱的歌。随着“哟”的一声呼喊,大胆的小伙子欢乐地先上场,开口就唱,然后姑娘对唱,如:

男:妹象云彩飘,哥象风来到,吹散你的云,看你往哪飘?

女:哥象风一般,妹象山一堵,档住你的风,看你吹哪处?

男:妹象山一堵,哥象青草绿,盖住你的山,看你怎露出?

女:哥象青草绿,妹象壮牛犊,吃尽你的草,看你怎长出?

歌声一落,人们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开心的笑声。男女双方一起退场,这表示相互看中了。人们为他们更加热烈地鼓掌、喝采。若相互看不中,就当场用歌声婉言谢绝。一般女方唱道:“妹是一丫酒,苦荞子酿成,闻着味不香,喝着味不甜,阿哥好人才,另找好新娘。”唱罢,向男方陪个笑脸先退场。若男方提出谢绝,就向女方唱道:“哥是杂木树,长得不成材,做梁无用处,只能当烧柴,阿妹生得俏,另找好人才。”唱罢,向女方陪个笑脸先退场。这种文明礼貌,妙趣横生的谈情方式,直到现在仍保持。

“真情调”是表达同心相爱的调子。这是“抒情阿哩”中的主要调子。彝族青年寻找伴侣并不草率,而是在上山砍柴或在田里劳动中、街场上、节日歌舞中,通过多次接触,互有好感,才确定相爱。一旦爱上了,就愿为对方献出忠贞的爱情。所以,唱词多为倾吐肺腑之言,如:“阿妹这朵花,土生又土长,花俏为哥开,开在哥心上。阿妹爱阿哥,勤劳又善良,哥妹两相爱,再苦也喜欢。阿妹象花蜜,阿哥象蜜蜂,蜂恋花常来,花恋蜂常开,两个配一对,合适又相当”。

“思情调”多为独自表白心情,如:“我这爱唱的姑娘,有谁来把我夸奖。不象月中的梭罗,千人万人看得见,不象地上的孔雀,千人万人都夸奖。愿做万年青一棵,枝枝叶叶好歇凉。虽无人夸这树美,也有人夸这树凉。”

“夸赞调”是倾慕情人美言相赞的调子。爱得越深,夸得越甜,娓娓动听,醉人情怀。如:“我从楼缝里,偷偷把你看,阿哩姑娘你,站在晒台上,耳戴银耳坠,银光闪闪亮,手上尖指甲,就象雀嘴样,身上青褂子,合身又好看,脚上穿花鞋,花鞋好式样,象朵俏山花,开在晒台上。”

“迎花调”则以对比手法歌颂真挚爱情,语言通俗质朴并富有浓厚的民族气息。如:“鸡扒稻草堆,稻草裹鸡脚,人说山崖上,好花开一朵。官家日日想,财主日日盼,去到石崖下,花儿很难采,伸手采不着,花儿笑眯眼。彝家小伙子,唱起阿哩来,悠悠阿哩声,乐得花摇摆,甜甜阿哩情,引花飞下崖,花儿咪咪笑,永随青年开。”

“失恋调”反映失恋后的忧怨心情。如:“人说黄莲苦,怎有失恋苦。人说箭伤痛,怎有失恋痛。枯树很可怜,怎有我可怜。孤雁很孤单,怎有我孤单。人生失恋苦,如刀搅心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