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访“桃花源”记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陶渊明《桃花源记》

阳春三月桃源行

阳春三月,我来到云南东南部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一个被称为“桃花源”的地方采访,同行还有云南日报记者部主任何侃、驻文山记者站站长张登海。向导是州委宣传部盘部长和广南县委宣传部陈部长。

桃花源是陶渊明在其所著《桃花源记》中着力描绘的一个地方。那里与世隔绝,没有战乱、灾祸、权势争斗,风光秀丽,土地肥沃,自给自足,鸡犬之声相闻,老幼怡然自得。对于外部世界充满矛盾争斗、尔虞我诈、世态炎凉、喧嚣污染中的人们来说,世外桃源具有巨大的吸引力,是人们追求和向往的乐土。然而,《桃花源记》问世1500多年来,只闻其名,不见其实,人们以为世上根本不存在“桃花源”,陶老先生之所以写此文,只不过是寄托了他对当时社会的不满,用艺术手法展示了一幅古代东方“乌托邦”的图景。千百年来人们都在寻找“桃花源”,谁知“桃花源”竟在文山广南!

3月6日上午从文山城出发,天气突然变了。遇到了开春以来第一次倒春寒。车窗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雨滴,渐渐的雨滴大了起来,淅淅沥沥的,柏油路上霎时铺了一层春雨,柔柔的,亮亮的,车轮亲吻着春雨,是那样滋润。秀丽的山峦,清澈的河流,隐入春雨之中,朦朦胧胧,犹如一道无尽的水墨画长卷。桃花开了,梨花开了,杏花开了,攀枝花开了,叫不出名字的花开了。它们突然闪现在山间崖子上,田间地篷边,村落菜园里、墙院上,红得耀眼,白得闪亮,一片片,一团团,若霓虹,若云霞,忽而又在一阵微风中抖落着闪亮的雨滴,纷纷乱乱,空气中流荡着清醇的、温温的馨香。我不禁吟哦道:“春雨复春风,梨白桃花红,雨中桃源行,一村又一村”。

下午2时抵达广南县城。广南位于云南东南部,山区面积占94.7%。多属二迭纪石灰岩,由于长期雨水侵蚀,形成了秀美多姿的石峰、石笋、岩洞、伏流等奇特的岩溶地貌。境内山峦起伏,丛林密布,河流交错。流经桃花源的驮娘江由西南向东北出境。气候为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16.7℃,可谓一年四季无寒暑,鲜花不断四时春。

我们要去的桃花源,位于一个叫坝美的地方,为壮族聚居之地。“坝美”意为美丽的坝子,柔美亮丽的驮娘江从西南向东流经坝美,并由桃花源的两个出入的山洞里流过,贯穿整个桃花源。

汽车在山路上跑了一个半小时,大约下午4点钟光景,公路在左边出现了一个小坝子。我们的车停了下来。“前边不远就是”。盘部长遥指二三里外一排笔架形的山崖说。

呈现在面前的小坝子是一个小河谷。这儿的山形地貌有一些特别,属于广西式的突兀耸立的山群与云南式的横断山脉的交融,前者多石山,多为喀斯特地貌,后者多土山,山体连绵较为平缓,从山形来看,这里属于广西云南的交汇处,显得十分奇异。这里不仅山美,水也美。沿着公路边流淌的驮娘江在这里拐了个弯,向坝子心流去,她披着清亮的淡蓝色的长衫,静谧地、温柔地向前迈着轻盈的快步,在河湾处、拦鱼坝边和小桥附近,常常听得到她甜甜的笑声,两岸的山呀、风呀、树呀、花呀、草呀,悠闲的人们呀,通通被收进了她的倒影里。称她是“江”,其实有些夸张,江面仅一二十米宽,不过是一道洋洋洒洒的溪流罢了。但我以为还是称她为“江”好,这使她极具韵味。更美的当然是“驮娘”二字,极富于亲情。我想,这么动人的名字,也应当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古时,一次,滇桂一带发生战乱,殃及许多村庄,房屋被烧,财物被抢,成百上千人被杀害。许多人为避战乱,离乡背井。有一户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亲已五十余岁,儿子十六七岁,父已早亡,母子相依为命,母亲含辛茹苦将儿子抚育长大。儿子对母亲极为孝顺,在战乱中,他用一对箩筐一头装上老母,一头装上家什,挑上老母逃离家园。不知走了多少天,也不知走了多少路,渴了,讨口水先给老母喝,饿了,讨口饭先给老母吃,爬山下坡,穿林过崖,来到了美丽的坝美。一条江拦住了去路,对面是美丽的山林、肥沃的田畴。背后是战乱,前面是仙境,只有过了江才有生路。老母垂泪道:“儿呀,你的孝心已尽到了,别再管我,你一个人过去吧,母亲不能再拖累你了。你过去以后,找个勤快的好姑娘成家过日子。”说完,一纵身往江中跳。儿子一把抱住老母,跪下道:“母亲如此,儿也决不活在世间,儿只要有一口气,就要把母亲背过去。”说完,将老母背上背下了水。一步一步往江心走去。此时,传来甜美的歌声:

江水绿,江水青/小小儿郎显孝心/驮上老母过江来/天动容来地动情。

歌声中,一位美若天仙的壮家姑娘驾着猪槽船箭一般来到母子面前,将二人扶上独木舟,轻巧平稳地驶到对岸。上岸之后,儿子连忙跪下,深谢姑娘救命之恩。姑娘拦住,卟哧笑道:“你呀,就只会磕头……”老母打量着这位从天上掉下来的好心的姑娘,喜不自禁,道:“姑娘,多亏你了。”姑娘被老母看得不好意思,低头道:“老人家为避战乱驾临小女之乡,实乃敝乡之幸。”老母又道:“姑娘,附近并无村舍,仙乡究竟在何处?”姑娘道:“回老人家,小女家住桃花源。”她指着江水流去的前方说:“顺江而上,有一山洞,乘舟前行,过完山洞便是另一个天地,那便是小女子的家乡。”儿子道:“你家在桃花源?你知道什么叫桃花源吗?“这……”姑娘一时语塞,脸庞灿若桃花。“贫嘴!”老母道:“东晋陶渊明的桃花源谁不知晓,你说是吧,姑娘?”姑娘甜甜地笑道:“老人家说得是,这位小哥哥也太小看人了,我自幼长在桃花源,还能不知道桃花源吗?”儿子又道:“那我再问你,我们刚过的这条江叫什么江?”“这”姑娘顿了顿,看了看母子二人,拍手道:“叫驮娘江,对,叫驮娘江。”……

我不知道“驮娘江”的来历,两位部长也没有谈起过,自然也没有看到过有关资料,便站在驮娘江边上,为她杜撰了这样一段故事。要不是两位部长招呼继续前行,我还陶醉在驮娘江的景致和她的故事之中。

忘路之远近

到了驮娘江边上,尽管前边的道路还可以行车,但我们仍决定弃车步行。

沿江徒步而上,在山阴之道上来了一位妇女,赶着两匹马,每匹马的鞍上,一边驮着两个箩筐,每个有一米来长,口稍大而底部稍小,筐������很大,足可以进一个拳头。走近一看,发现筐里装着猪,白毛的,每个筐一头猪,每头大约有20来公斤,已算得上半大的架子猪了。猪的头部朝箩筐底,长长的嘴伸出筐眼,底部是封死的。我们从未见过用竹箩筐装猪用马驮着卖的。我不由得叹服桃花源中人的绝顶聪明。绵延几十公里的山路、水路,没有车子,赶着走、背着走、挑着走都不行的,竹箩装猪用马驮,是再妙不过了,最早的发明者真够伟大的,这同“鸡蛋用草穿着卖”一样令人叹服,它们可以称之为古代云南山区人民的一个创造。

当我们沿着溪水步行了三四十分钟之后,来到一个山洞口,路消失了,只有一潭清澈而不见底的水挡住去路,潭水满而溢出,形成一道瀑布注入长长的溪流中。我们欣然登上小船溯溪而上,很快进洞融入黑暗中,清凉湿润的风迎面吹来,洞里黑极了,静极了,只听得到船夫竹竿点水的声响,突然几只蝙蝠掠过身旁,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此时此刻谁也不说话,任小船把我们载到另一个世界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电筒亮了,船夫将光柱射向崖壁上,他说,这叫猴爬崖,就在这座峭壁上,开春响第一声春雷,崖壁就会吐出一些崖浆,红色,极其鲜艳,人们把它叫做“崖血”。“崖血”从石缝中流出,滴在泥巴中,变成漆黑色,取回来后放在水中会变红,可以治男子的绝症。溶洞有数不清的大洞小洞,有一个大洞可藏一千多人,古时是躲避战乱、匪患的藏身之所。我想,古时这些避乱之人是不是沿溪水进入了桃花源呢?

这溶洞里,又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最多的要数燕子,每年春天,四面八方飞来的燕子,聚汇在这里“大练兵”,在洞里撑船,数不清的燕子从你身旁掠过,吱吱吱地叫着,拍拍拍地飞着,简直到了伸手可捉的地步。可是当你真的伸手去捉时,一只只精灵却又闪电般地躲开了。如果你用力过猛,重心一偏,小船猛烈晃荡,便会引来船上的人一阵惊叫和笑声,燕子没有捉到,却吓出一身冷汗。燕子不但不逃遁,却在小船周围飞得更欢了,好象是在有意嘲弄和挑逗游人一样。这个时间在洞外,更是可以看到无数只燕子在翻飞,成群成团,大有遮天蔽日之势。如果碰上阳光灿烂、霞霓绚丽之时,飞来一阵萧萧细雨,雨滴如丝,雨丝如帘,飘飘荡荡,闪闪忽忽,与之相伴的燕群犹如无数个墨绿色闪在纷纷乱乱地织着一幅天地间的锦绣。此时,洞外洞内的燕子不下十万只。

我们进入了一个令人向往而又神秘的世界,时间的流逝好象停止了,我感觉到,又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给我讲“从前”,“古时候”,“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中。

古老的风情

不一会,我们看到了小船前方闪现出一点晨曦般的亮光,亮光在扩大,变亮,竟还有些眩目。一个山洞口呈现在前边,而且越来越近。船夫告诉我们,这便是进入世外桃源的洞口。说话间,后面又跟上了几只小船,是当地的村民到外面赶集办事回来了。他们的船走得快,后来却居上,动作麻利地下船上岸。他们大致八九个人的样子,多为中年妇女,蓝衣服,成侧面开口的姊妹装,年纪大些的头上着深蓝色包头,年轻些的则用白底或淡黄底起素花的毛巾做包头,干净,清爽,美观。她们用一根木棍或竹棍挑着从外边买回来的物品,物品在两头高高地吊着,只垂到上衣的衣摆。她们出了洞口,拾级而上,登上一座横跨在江上的小桥,踏上归家之路。此时,我们还站在洞口,仰视上去,小桥绿波,伊人摇摆,背景是陡峭连绵的山崖,山崖之上是燃烧在天际的一抹晚霞。我以极快的动作按下相机的快门,捕捉到进入世外桃源的第一个镜头。

我们紧跟其后,快步登上小桥,顿觉眼前一亮,一片耀眼的金黄展现在面前,山风迎面吹来,杂米柔着浓浓的清冽的油菜花香。定睛一看,这是一个美丽袖珍的坝子,四面为陡峭的山峰屏障,山峰的切面呈一幅幅水墨画。山麓是青翠的树林和团团簇簇的丛林,一幢幢房舍在绿阴中闪现出来,坝子中间是富饶肥美的田畴,眼下已被一片片炫目的油菜花所覆盖,江水平缓安静地从坝子中心流过,时隐时现。……刚刚经历了黑暗山洞历险的我们,面对此情此境,顿觉柳暗花明,豁然开朗!

时间已是下午六时左右,太阳已经落山,天空已显露出暮色,但四野光线还算明亮。我们沿着江边的小路走,油菜花漫出了地块,遮住了田埂,吻着游人的衣裤。来到一处江面较宽的地方,水较浅,筑有一拦水坝,是用木桩、竹片、树叶筑成的,坝的另一面搭有两张床,一张是“人床”,上面搭着棚子,用以遮风挡雨,下面垫着一层稻草,供捕鱼者睡的;一张是“鱼床”,当捕鱼者傍晚时分将拦水坝漏水的地方堵上后,水位便升高了,唯开一水口,正对着“鱼床”,江水不停地从水口翻过水坝,流到“鱼床”上,江鱼听到流水声,便来抢水,跃过水口,正好落在鱼床上,便翻腾跳跃,睡在一旁的捕鱼者听到鱼跳跃的声音,便爬起来捉鱼,有时一个晚上要捉到许多条呢,大的江鱼有两三斤重。这种捕鱼法颇有点“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味道,又轻松,又有趣。

据同行的船夫讲,世外桃源里还有一种古老的风俗———“裸泳”,每当春夏之交,盛夏季节和夏秋之交,这里气温较高,劳作之后,男男女女便在村子前面的江里裸泳,也有男女在一起的,但数是男人在一段江面,女人在另一段江面,五十年代前后,那是真正的裸泳,是不穿衣服的,近年来有已穿上裤衩,但上身仍然裸着,有外人去江边,他们既不慌张,也不回避,会邀你同浴,但你也必须脱光衣裤下水,以示尊重。可惜眼下才三月上旬,又碰上倒春寒,气温升不上来,还不到裸泳的时候。故尔难饱“眼福”。

领略着豁然开朗的田园美景,惊叹着古朴奇异的风情,我们一路向渡口边走来。暮色加重,清露摇落,从一片片油菜花丛中冒出一位位女子,她们挎着竹篮,轻轻地从花海中“游”到地边,踏上埂子,竹篮里盛满了鲜嫩的猪草,相约着踏上归家路。特别认真又不怕辛苦的女子,还要到渡口边将猪草淘洗干净才回去。

陈部长曾经在壮族农村当过几年知青,学会了壮族话,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她站在地边同她们随和地交谈着,一对一答,不时发出笑声。

待打猪草的女子上前走了以后,我问道:“陈部长,你们谈什么哟,这么亲热?”

“找饭吃呢!”陈部长笑道。

原来陈部长用壮族话对她们说,我们到你家吃饭,欢不欢迎?答曰,欢迎呢,只要不嫌弃,欢迎呢!陈部长又问,我们没带钱来,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也欢迎到你家吃饭吗?答曰,没有钱也吃饭,只要不嫌弃,欢迎呢!陈部长又问,不光吃饭,天都快黑了,还要在你家睡觉,欢迎吗?答曰,欢迎在我家睡觉,只要不怕蚊子咬、跳蚤叮,嘻嘻……

捉鱼杀鸡待来客

我们正在和打猪草的女子交谈甚欢,村子那边传来了吃饭的吆喝声。

吆喝的是送我们进桃花源的那位船夫,名叫黄思金,今年29岁,一位好客而沉稳的年轻人。一上船,船晃荡着,他见我们有些紧张的样子,便说,放心坐,没事的。我们从小划猪槽船出出进进,从没出过事的,这船比称猪槽船还大,只管放心坐。不一会,也许是为了消除我们的紧张心理,他唱了起来:

山是那样绿/水是那样清/划船进山来/岁月更悠悠。

下了船,小伙子便邀我们到他家吃饭、住宿。见我们答应了,便高兴地跑回家准备。临走留下话:我家有一堵白石灰墙……。当我们漫步来到渡口边时,突然发现这位船夫捉了一条颇大的江鱼,他高兴地提起来给我们看,这条鱼约有两斤的样子,在他手中蹦跳着。今晚一到便能吃到鲜鱼,大家一阵高兴。不想转眼工夫他便来催我们吃饭了。一看表,已是下午7时,这时大家都感到肚子饿了,于是离开江边向村里走去,村道弯弯拐拐,终于找到白石灰墙,来到黄思金家。刚在侧屋火塘边坐定不一会,正屋里的菜便上齐了。在主人的邀请下,我们来到正屋,方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一个个大碗里盛着鸡块、鱼肉、豆腐、烟熏肉、油菜,还有叫不出名字的菜肴,几乎都是世外桃源里出产的绿色食品,清酒自然是少不了的,整个正屋里流动着浓浓的不可名状的香味,令人馋涎欲滴。腹饥、口渴、酒美、菜香,这真是难得的享受。除了主人频频劝酒加菜之外,客人都话语不多,埋头尽情地享受着这世外桃源里的晚餐。“设酒杀鸡作食”。这时我记起了陶渊明《桃花源》中的一句话。此情此景,同一千五百年前陶老先生笔下的情景是多么的相似呀!酒足饭饱之后,话语这才多了起来。问这问那,主人一一作答。我则趁机学了四句壮语:喝酒———更老;吃饭———更好;你好———孟里;再见———背莫,这几句话通过我们的口重复着,听起来怪笑人的,引起一阵阵笑声。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钟头。主人家生怕我们寂寞,便约我们到另一家去听歌,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便欣然前往。壮族男女能歌善舞,文献史料记载,男女“约会野田草露间,携手并肩,歌唱舞蹈以为乐”。“长歌婉转,众男女周旋起舞”。男女通常在十二三岁起就须学会唱几首山歌,到十七八岁时,必须学会唱情歌。我们在黄思金的引导下,摸夜路来到一家屋舍更为宽敞的农户家。这是一个大家庭,家主黎永明,妻李台兰(汉族),有儿子黎学兵、黎学祥,及儿媳妇、孙子等。两老口均61岁,年事已高,现“退居二线”,黎永明负责守田棚,在田棚边养鸡养鸭,很少回家,李台兰在家抱孙子,37年前为躲避灾难,躲进桃花源后,再也没有出去过,现抽空织布、做针线活。家里挑大梁的是两个儿子。

未来之前我就听说了老大的一个故事:不久前,大约在春节前后,一位台湾女士来到世外桃源,满头银发,胖胖的,是台湾一所中学的老校长,已有65岁高龄。她来到江边,忽然提出要到对岸去看一看。猪槽船她是不能坐的,水过去更不行,为了满足她的愿望,老大捋起裤腿,背上老太太过江去,待老太太兴尽而返时,又背着她过江来。这位老校长万分感动,说她的儿子也没有背过她,老大比她的儿子还孝呢!当即将她随身佩戴的一只价值2000多元的金笔赠与老大。

我们来到黎家,刚坐定,老大便给每人送上茶水,他的母亲李台兰老人端出来一个平底的竹筐,里面有她织的布匹和做的布鞋,客人若看上了还可以求购。布匹是窄幅的,方格,素雅,鞋子是古代女子穿的绣花鞋,鞋头尖尖,鞋身宽宽,绣得极精致,年轻女子已经不穿这种鞋了,但四五十岁或年纪更大的妇女仍然在穿。这鞋子犹如文物一般,我当即买了一双,又买布,回答是一元钱一拃———拇指和食指伸开为一拃,每个人买了10拃,当晚即做枕巾用。

正在欣赏李台兰的手艺,一阵喧闹声拥进屋来,十几个青年男女来到屋里,男的坐在我旁边的凳子上,女的却在门口的矮凳子上坐下,还有的蹲着,姑娘们一色的蓝衣服,白包头,每人手中一个电筒。姑娘伙子们互相拘着,央着,挑逗着,谈笑着,又互相商量着,不一会便对起了歌。

先是女的唱:要想唱歌走过来/你是哪里的小伙子/要想唱歌就开口/不想唱歌就走开。

接着是男的唱:一看见你我就爱上了你/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你对歌输了就要嫁给我/你愿不愿嫁给我?

女的唱道:男爱女来女爱男/我都找你对歌了/还能不嫁你吗?从今后/你不能再和别人相好/我俩要百头到老。

节奏明快,像吟诵诗一样,每句都似乎在重复着、重叠着几个字、几个音节,如“琅多”、“旦多”、“恩多”、“棒多”、“侬阿多”、“呀哈罗啊”等,开头浓重,鼻音明显,哼吟收尾,余音飘逸,绕梁不绝,具有原始古朴的说唱艺术的特征。

唱着唱着,姑娘们跳起了舞蹈,左脚起跳,左手甩;右脚跺脚、右手甩,然后击掌二次。姑娘们变换着舞步和手势,体现挖田、栽秧、收割的各种劳动过程。姑娘们只管跳,由小伙子们伴唱。

气氛达到了高潮。门口挤满了本村的男女老少。好客的李台兰老人抖抖颤颤地抱来一捆甘蔗,重重地放在地上,招呼大伙吃甘蔗,以此慰劳大家。于是,吃甘蔗的吃甘蔗,谈笑的谈笑,我们则抓紧采访、购物,直到深夜才恋恋不舍地告别。

世外乐土

进入世外桃源,给人一个深切的印象是:这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乐土,民风古朴,与世隔绝,外部世界的变化极少在这里引起波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世事更迭,我行我素。

先说吃的:吃的大米是自己开田种的,吃的油是自己种的菜籽榨的。猪、鸡、鹅、鸭是自己饲养的,吃的鱼是江里捕的,蔬菜是自己种的,水果是自己栽的。饮的酒是自己酿的。他们还制作了许许多多的风味食品,例如腌鸭蛋、熏腊肉、酸笋煮鸡、烘烤干鱼、酸笋河螺、花糯米饭、棕包、椒扑饵、酸笋鲶鱼、山珍野菌、腌野菜等。大约除了盐巴之外,他们什么也不缺了。

又说穿的:他们世世代代自己种棉花,自己纺线、织布,纳鞋底、做鞋子,从头上的包头布,到身上的衣服和脚上的鞋子,从小孩的穿戴到大众的服饰,都是手工土布制成,从种棉花,纺线、织布,漂染,制衣,绣花的全过程,都是他们手工完成的。

又说用的,即生产生活资料,从远古至今基本上是自己生产的。例如村子内外随处可见的水车、猪槽船、石缸、石礅、石磨、水碾、木碓、木纺织机、木榨油机、独木风箱、木犁耙、木背柴架、木梯、木菜板、木灯架、木三角独轮推柴车、竹水桶、木桶、葫芦酒壶、木储物器等。

再说住的,房屋是自己取材建盖的。

此外还有其原始风俗,如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睦邻友好、不争不吵;又如祭龙、祭祖,围鱼、对歌、龙垭歪、斗鸡、泼仙液、夜种神田等都记载着远古的符号。

与外部世界几乎处于隔绝的状态,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和原始古老形态的东西得以保存的根本原因。我们在采访中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考察,发现:这里没有电话;没有电灯;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没有手机信号;没有����������及开会通知乘独木舟在约定时间内自己到洞外去取;没有供销社和商店。一切同外部现代社会联系的途径都不通畅甚至中断,外部现代社会的变化和新的信息很少有人知道,甚至全然不知。我们选择了几个方面的重大新闻和一般人应知的问题进行当面提问式调查,调查对象为李台兰一家及村小学教师。调查对象获取新信息的水平在此地是中上水平。结果如下:

(1)“9·11”事件发生在哪个国家,是一回什么事?都说不知道。

(2)布什是谁,他什么时候访华?李台兰一家不知道,小学教师的回答是错的。

(3)最近江泽民总书记访问越南,知不知道?都回答不知道。

(4)省第七次党代会是什么时候召开的?都说不知道。

(5)省、州、县、乡党委书记是谁?省、州委书记是谁都答不上来;县委书记有2人答对,乡党委书记有2人答出。

(6)最近银行降低存贷利息知道吗?都回答不知道。

(7)柯仲平是什么人,什么地方的人?李台兰一家都回答不知道;小学教师答对。

(8)你知道哪几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普遍只知道毛主席。

第二天清晨,我们踩着雨后芬芳的泥土,沿着古老的小径,离开村子,走上归途。爬过一道陡峭的崖壁,进入了桃花谷,江水从中间静静流过,水车在缓缓转动,成群的鸭子在嬉戏,不知名的小鸟在歌唱着。在台地间、山道旁,山花烂漫,桃花尤多,微风吹过,花瓣纷纷扬扬,山道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落叶,空气中流动着沁人心脾的馨香。“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陶老先生的千古名句跃上心头,竟在这里得到应验。

步行二三里,终于来到出洞的渡口边,此时忽又飘起雨来,渡口的水极清、极蓝,且又宽广,我们登舟,套上救生衣,船离了岸,洞口渐渐向我们靠拢。我突然发现在洞口上方陡峭的石壁上有一个巨大的崖洞,有一条小路通向洞口。我便向船夫请教这洞,船夫答曰:此洞叫汤那洞,是古代人躲避战乱匪患用的,里边可藏上千人。

啊,原来如此!此时我真正“豁然开朗”了:古时外人为避战乱、匪患来此洞躲避,遂进入桃花源!

这是不是答案呢?

回首桃花源,雨丝飘忽,四野朦胧,真正是人间仙境了。它似乎在召唤人们再去探寻它千古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