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文山苗族

 

苗族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文山州的苗族大多是明朝初年由贵州迁来。苗族因居住分散,因而在服饰上有许多差别,除男子的衣着大体相同外,妇女的衣着式样和色彩差别较大。有的地方,妇女穿大襟短衣,下着麻布裙,裙有长短和有无绉褶之分,长裙长及脚面,短裙短至胫部,裙面有素净、绣花、挑花、镶花或腊染之别;有的地方的妇女又好着无领右开襟或无领衩襟上衣;还有些地方的妇女,胸前悬银牌,颈套银圈,耳坠耳环,手戴银镯、戒指等,走起路来,银饰银铛,桶裙摇晃,极富民族特色。

苗族虽没有自己的文字,但很多神话传说、诗歌、古歌、情歌民故事都以口头唱颂的形式保存下来,内容十分广泛。苗族人民不仅能歌,而且善舞。独具一格的芦生舞是苗族人民中最喜爱的舞蹈。

苗族民族节日

踩花山:是境内苗族人民的盛大传统节日,一般在每年农历正月初一、初三、初六这几天举办。凡有苗族居住的各县,这几天都要立花杆,举行隆重的踩花山活动。这既是苗族男女青年谈情说爱的好时机,也是苗族人民开展文体娱乐活动的重要场所。苗家男女老少,穿金戴银,从四面八方赶到花杆脚下,吹芦生、弹响蔑、跳脚架、耍大刀、斗牛、摔跤、斗画眉、爬花杆。

打背节:流行于境内富宁县的部分地区,于每年农历正月初三到十五这几天举行,是苗族男女青年的节日。节日中,男女青年欢聚在风景优美的山坡上,当打背开始时,男的蜂拥而出,冲到自己选中的姑娘面前,一手挽住姑娘的脖子,一手蒙住姑娘的眼睛,其他小伙子去打她的背。姑娘也不甘示弱,一边大笑,一边挣扎。挣脱时,捉住小伙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整个场地,男追女逐,欢蹦乱跳。打累了,男女双双即各找一个地方打土电话(即用两个竹筒,中间连一长线,各在一方对着竹筒讲话、唱歌都能听见),相互倾吐蜜语衷情,以企结成伴侣。情投意合后,再告诉父母,择吉日成亲。

苗族婚俗文化

苗族一般是一夫一妻小家庭,男性长者为家长,弟兄长大结婚后使可分家,父母年老由助子供养。婚姻有父母包办和自由恋爱两种形式。

包办婚姻,通常女大男小,一般在姑娘有几岁时,由男方父母送与幼女一套衣裙等即为议定终身,此种情况,双方多有亲戚关系,待姑娘长大正式结婚时,男方要付一定银钱作身价,娘家要以一头牛或一日猪作妆窗,以供姑娘到男家饲养。自由婚姻,各地苗族所采用的形式不一。彝良、永善一带苗族保有青年男女“批若”(类似公房)的自由恋爱习惯;楚雄部分苗族中保有“姑娘房”;昭通部分苗族保有“逛花房”和“踩月亮”;金乎一带苗族保有“游方”(类似贵州苗族的“摇马郎”)。无论何种形式,青年男女一般都通过对唱山歌选择配偶。清乾隆《镇雄州志》卷三对苗族择配对偶有这样的记载:“苗类,镇雄四境皆有。……婚姻不先媒约,每于岁正,择地树芭蕉一栋,集群少,吹芦笙,月下婆娑歌舞,各择所配,名日扎山。两意谐和,男女归告父母,始通媒焉。”解放前,马关;麻栗坡苗族青年男女利用一年一度的“踩花山”(花山节)对唱山歌选择配偶还十分流行。民国《马关县志•风俗志》就有如下记述:每到正月“踩花山”,山场一开,“众苗女遥立场外作羞涩不前态,有苗男子以油脂涂予长绳,两人拉其端围之,故作欲污女衣之状,诸苗女乃被迫入场,或三或五相聚而立,任凭苗男选择。”其选择方法是:倘若某一小伙子看中某一小姑娘,小伙子便撑一小花伞覆罩小姑娘,开始,小伙子首先主动唱上两调求爱山歌,如果小姑娘也有情意,便以山歌对答,反之则以无言对答或躲开小伞表示拒绝,然后备求相爱。求爱山歌多半是随编随唱,歌词内容视对方追求深度而不断变化。开始一般以相互询问对方家乡风土人情人手,进而询问对方姓名年龄和家庭情况,再以挑逗口吻试探对方是否已有情人,经过一定了解,双方转为对白,如此由浅入深,数日即见分晓。双方如果情授意合,男方即票告父母求媒成亲。如有男女愿意缔结婚姻,但父母不许者,则女随男奔,男匿女于其亲戚家,然后使媒人告知父母。婚前,男子要赠与女子颈圈或其他银制饰物,女子套于颈上的颈圈越多,父母越觉光彩。解放前,苗族结婚形式除通常所流行的男家迎娶、女家陪送之外,在昭通的“花苗”、马关的“红苗”、麻栗坡的“白苗”、金平的“黑苗”以及楚雄部分地区的苗族中,不同程度地保有抢婚习俗。抢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男女双方自愿基础上的抢婚;另一种是当男方看中某一姑娘时,不管是否愿意,便强行抢劫。前一种抢婚是在男女双方恋爱成熟情况下的一种象征性的仪式,枪法是由男方事先选派几个青年好友到女方村寨旁等待姑娘出门,便把姑娘抢走,女方兄长一旦发觉,要作追赶,追至男家,男家便以酒饭款待追赶者,或赠与追赶者若干银钱礼物,便将之打发回家。姑娘抢至男家后,在预先设置的姑娘住处,用一把纸伞将她象征性的罩住,然后由男子的伯母或其他女性长者用一只活公鸡在姑娘头上绕三圈,此举谓之“捉魂”,经过“捉魂”,姑娘便正式成为男家成员。约待二三日,男家正式聘请媒人告之女家,并向女家求婚,女方父母要作些形式上的吵驾,事实上也惟有答应男方求婚。然后议定礼金,择日正式接亲。正式接亲之前,须将抢来的姑娘送回娘家。而后一种抢婚,通常由男方邀约几个同辈,到女方村旁等候姑娘出村,便强行抢到男家。宗教习俗认为,被抢到男家的姑娘便丧失了回娘家的权利。日厉,男方也要派媒人到女家说亲,待姑娘和父母同意后,即可举行婚礼。在金乎“偏苗”中,保有女子婚后“住娘家”习俗,农忙时节到夫家帮忙数日,或逢年节才回夫家佐,但头日到夫家,次日黎明即返娘家。住娘家期间,男女双方仍可参加“游方”的社交活动。待生第一个孩子之后,即回夫家长住。结婚后离婚者不多。偶有离婚者,手续极其简便。离婚双方在女家村寨和男家村寨的路途之间“喝酒发誓”,以示从此不相来往;或双方各请一“乡老”作证即可。苗族保有姑舅表优先婚和转房习俗。寡妇受到社会同情,并可改嫁。

苗族丧葬

丧���族群众中,家有老人死后,先用温水给死者洗身。若是男子要为他剃头。并给死者穿一套完整的苗族新衣,死者是女性,还要穿裙子,并为死者举行很隆重的丧葬仪式。

苗族人死后,一般实行木棺土葬。有的地方用麻布包好安 放,在屋内供亲友吊唁。出殡前三天要为死者吹笙、击牛皮鼓、唱丧歌、打歌,屠宰猪、羊、牛、鸡祭献死者,并设酒宴 招待亲友,因此耗费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