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雨崩神瀑——走进香格里拉深处

 

香格里拉,迪庆,梅里雪山,三江并流,这些一个个响亮的名字,已经成为冲出云南、走向世界的知名品牌,成为中外旅游者、藏传佛教信徒、乃至中外专家学者们共同的朝圣地。难怪近几年迪庆州年旅游人次达到了150多万之巨,超出该州人口5倍以上。然而,深居于迪庆藏族自治洲州德钦县境内有个叫雨崩的地方你知道吗?雨崩那个梅里雪山的雪水造就的被或近或远的藏族同胞们一致供奉的神瀑你知道吗?我可以料定,能够从容应对这个问话的人士绝对很少,尤其是对于到迪庆藏族自治州旅游的大多数游客来说,更是知之甚少。非常庆幸,2003年的深秋,由于香格里拉朋友的极力推荐和热情安排,我和几位友人,用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相机,不,用我们的身心和灵魂,接受了一次神瀑的沐浴与洗礼,承受了一次对“人与自然”这个当今最为流行、也最为严峻的话题的激烈的思考与震撼。

从德钦县城出发,跨过澜沧江后,十几公里蜿蜒崎岖的沙石公路到热水潭就终止了,我们一行骑马上山。开始时,我的注意力被初上马背的紧张所局限。随着逐步适应了骑马,山路两旁的景物进入我的眼帘。啊,大树,森林!那遮天蔽日的古树,密密匝匝,无边无际。树间藤蔓纵横交错,树上苔藓湿润欲滴,好一派远古的原始景象,仿佛古猿人刚刚从这里出没过一般。最令我兴奋不已的是,那一棵棵、一林林抢着阳光往上生长的苍天大树,似乎在骄傲地向世人宣示,苍穹宇宙,舍我其谁!我禁不住请同行的朋友小韩围抱大树,比照出这些地球上几乎绝无仅有的古树的高大和伟岸,把它们留在我的胶片上,更永存在我的心间。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攀登,上到山顶放目远眺,美丽风光令我疲惫顿消。梅里雪山的神女峰近在咫尺,我的鼻尖似乎已经嗅到了雪雾的湿气,萦绕在雪峰尖顶的白云也几乎唾手可得。雪山下,一派郁郁葱葱,万山叠翠,茫茫苍苍的原始森林一直延伸到篮天白云下的天际,没有尽头。山林中片片秋色金黄艳红,如同一幅幅悬挂在香格里拉大墙上的精美国画,把山川点缀得无比妖娆。

下到山腰,最使人惊叹绝伦的画面呈现在眼前:雪山映照,密林怀抱,高低错落别致的两块绿地上,悠然坐落着两个藏族小村庄。正当我忘情称羡陶醉的时候,引领我们此行的杨先生得意地介绍说,雨崩到了!那是上村,那是下村。下到村口,但见那藏式农舍庄重而神秘,千百年树龄的棵棵古树差不多长到了藏家院中。藏屋旁,小伙子驾着健壮的犏牛扶犁耕地,并在驭牛的吆喝中高唱着粗犷的藏歌。环顾下村,茂林重重,炊烟袅袅。此情此景,怎不令人赞叹,世外桃园何处觅,香格里拉在此间,好一个活脱脱人间仙境!

在东部藏区,川滇藏三省区藏族同胞把巍峨的梅里雪山供奉为神山。神山属羊,2003年中国农历癸未年是神山的甲子年。藏族人民崇拜神山,敬畏神山,所以经常朝圣神山。他们认为,甲子年能到梅里雪山转经朝圣,是60年才有一次的乞求神山带来好运和消灾除难的机遇。无意之中,我们此行也加入到了转经的行列。刚进入德钦县城,城里城外,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前来转经的外地藏胞。进雨崩的途中,一路上更是人来人往,人头攒动,比赶街还热闹。有的扶老携幼,有的成群结队,更有不少看上去七、八十岁高龄的老者,尽管一步一喘,步履艰难,仍是那么虔诚地走向神瀑。

难说我们一行和佛教还有某种缘份吧,进山途中我们有幸和一位大活佛带领的僧人队伍同行,其中还有一个面貌稚嫩而俊秀的小活佛。转经路上巧遇僧队,我顿长拍照兴趣,远远地把镜头对准了他们。大活佛到了我的面前,正担心他责怪我给他们拍照的时候,他却笑容满面地主动问我从哪儿来的。这一下我可高兴了,因为这样一来我可以把大小活佛和僧队此行的活动摄入我的资料库了。

第二天,我们在神瀑下两次目睹了大活佛的佛事活动。第一次是在一个依岩洞而建的寺庙前,虔诚聆听讲经的信徒们静跪在活佛前,把寺庙围得水泄不通。我走进寺庙一看,里面香火正旺。一位僧人非常神秘地告诉我,今天这个寺庙迎来大活佛真是幸运了,寺顶原本干燥的大石岩正冒出滴滴水珠呢。我举目一看,光滑的岩石顶上确实布满了点点滴滴的小水珠,一些藏民还正用小木棍或荆竹杆戳取水珠。我边看边想,这滴滴水珠究竟和大活佛有没有关系暂且不去深究,但可以肯定的是必然和大自然的生态环境紧密相关。僧人和藏民把水珠和活佛联系在一起,倒是和佛教信徒们崇拜和敬畏大自然、崇尚人与自然的和谐息息相通的。第二次是在神瀑下。难怪藏族同胞们把此地视作神瀑,一看这气势就够恢弘的了:万仞绝壁,拔地而立,直顶苍穹。陡然在雪山与绿地之间的悬崖峭壁简直是神界和人间一道不可逾越的隔障。沿着峭壁顶端,一字儿撒下一排清泉,在山岩前形成了一快巨大的幕帘。峭壁下,活佛和成百上千的僧人与藏族群众一起跪拜在水幕中,向着神瀑,向着神人之隔的巨岩,向着他们心目中万能的神山默默祈祷。在满山遍野的经幡衬托下,祈祷的人群更显得肃穆、庄严。虽然神瀑的水冰凉透骨,但沐浴在水中的信徒们纹丝不动,幸福享受着神山的恩赐与祝福,尽情承接着神水的洗礼与滋润。这是一派多么和谐的天人合一、神人交融、人与自然共生共荣的美好情景啊!

雨崩一行,我深深感慨:要是地球处处是雨崩该有多好!可令人担忧的是,几近硕果仅存的雨崩的纯洁也正在承受着被淹没的危机。更为可怕的是,有关方面已动心修通直抵神瀑的旅游公路。

有人说,世界的文明是从砍倒第一棵树开始的,也是在砍倒最后一棵树结束的,让我们谨记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