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梅里 永远神秘的圣山

 

从云南迪庆回到上海,热心的朋友问我,对那里什么印象最深。我脱口而出,梅里雪山。

这倒不是梅里雪山的景致独好。高原上晶莹的湖泊,丰美的草甸,茂密的森林,古老的寺庙,同样让人流连忘返。梅里雪山的迷人之处,在于她披着神秘的面纱。

我们是从中甸沿滇藏公路前往梅里雪山的。从地图上看,她横亘在滇藏交界处,美丽的澜沧江和汹涌的怒江从其两侧流过,主峰卡格博峰海拔6740米,云雾缭绕,冷峻奇险,迄今尚无人登上去过。太阳西下时分,汽车驶过一个山隘,梅里雪山出现在眼前:好个白茫茫的世界,雄峻的山峰在天际勾勒出起伏的曲线,摩肩接踵欲与天公一比高低。惜大团铅灰色的云层遮住了山头,辨不出哪是真正的主峰。

大家依次下车,前往路边的亭子里,架起相机,等待山头的云层散去。今年是藏历羊年,恰逢梅里雪山60年一轮的生日,四下不少前来游览的人们,也都一个个探长了脖子。

可不知怎的,对面山峦的云层竟纹丝不动,仿佛有意眷恋山峰。慢慢的,山腰的云层似乎在流动了。看,冰川!随着山腰的云层散去,露出了晶亮的巨大冰川,就像银河从天上奔泻而下,直探澜沧江河谷,却突然凝固了。到底让我们一饱眼福了。可再瞧那山头的云层,依然像罩子般紧紧裹住,毫无离去的意思。眼看太阳已经衔山,我们只得先往德钦县城歇息。

第二天一早,我们匆匆赶到观景台,从更近的距离眺望梅里雪山。青色的山体逶迤在蓝天之下,五彩的幡旗飘扬在晨曦之中,只是梅里山峰依然笼罩在云雾里。我们静静地等待着,企盼奇迹的出现。朝拜的人多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的松枝和香火的气味。同行的藏族姑娘央宗不知是安慰我们还是鼓励大家,一个劲地诉说她上山的经历。她说,跨过澜沧江,骑上两小时的马,就能到达冰川脚下。再往上爬,可到达一个藏民的村寨,叫雨崩村,住着几十户人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山上的景致很奇特,有条神奇的雨崩飞瀑,从天而降,好人走过去,可见五彩水在头顶上飞过;而坏人走过,瀑布就贴在石壁上顺势流下了。还有更奇的呢,山腰上有个洞,只要是好人,无论胖瘦,都能过去;假如是坏人,怎么也钻不过去。

太阳出来了,云层染成了金色,山体镀上了金色,河谷里的田畴也披上了金色。突然,人们大叫起来:“彩虹”,“彩虹”,只见雪山顶上升起了美丽的彩虹,就像鲜亮的祥云佛光环绕着山头。这时,清脆而悠扬的藏歌传了过来,从山谷,从树丛,从云端,从身后,一队藏族女性鱼贯而至,个个双手合掌,一路膜拜,一路高歌,神情十分虔诚。央宗说,朝拜的信徒往往不畏险阻,绕山礼拜,短则一周,长则半月,在他们心中,梅里雪山永远是神秘的圣山。

呵,梅里雪山,神秘而难露真容,却笑对人间善恶,这才是最让人留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