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走进尼汝 七彩梦幻

 

旅途随笔

那是一组跳动在香格里拉心脏的最和谐旋律;

那是一首流淌在“三江并流”腹地的田园诗。

2002年10月,“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申报工作已到关键阶段,“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派联合国教科文官员、申遗专家吉姆·桑塞尔与莱斯·莫洛依两位专家,前往丽江、德钦、怒江,对其八大腹心区域进行实地评估考察。吉姆·桑塞尔是“一句话顶一万句”的IUCN首席报告人,云南石林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命运就因他的一句话而终止。

考察路上,吉姆·桑塞尔都不苟言笑,很让中国官员忐忑。然而,当他身临秘境尼汝时,灿烂的笑容第一次绽放在他雕塑般的脸上,他称这是他所走过的村庄中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保留较为完整的山村,还情不自禁地挥笔写道:“世界第一村……”

从此,世界知道了“尼汝”这个名字,从此,滇西北“尼汝”成了我魂牵梦萦的地方。2005年8月,我终于踏上了这块人间净土,走进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尼汝村。

踏着鲜花入梦

进尼汝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从属都湖徒步10小时,或从洛吉乡今年7月刚修通的土路乘越野车颠簸3、4个小时进入。为求与尼汝的零距离亲密接触,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饮马香溪

清晨从香格里拉驱车2个多小时到达属都湖,非常幸运地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位尼汝村的牧民当向导,开始了艰苦而美妙的徒步旅程。

向导是个24岁的藏族小伙子,穿一双拖鞋,嘴角总是挂着憨厚的笑容,汉名叫江伟。在这双拖鞋的带领下,全套登山越野装备的我们绕过属都湖,走进了一片繁花似锦的高原湿地。

雨雾给奔俄大山披上了圣洁而神秘的面纱,浮云绕过山沟从我们的脚边流过,四周的树木若隐若现地展露着或伟岸、或秀丽、或奇特的身段,各色野花无力地托起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娇嫩得让人怜惜。我们就在这晴晴雨雨的梦幻中,在心灵的极度陶醉与身体的极度疲累中,翻过了陡峻的奔俄大山,穿过了繁花似锦的迪基尼高山牧场,完成了进入秘境尼汝的全身心的净化过程。

当转过最后一个山坳,已是晚上9点多了。踩着牛羊马粪拌石头和成的泥泞村路,我们摸黑来到了江伟的家中,并很快吃上了女主人(江伟的大嫂)给我们赶做的腊肉香四溢的饭菜。可是,神秘尼汝究竟啥样子?

梦中的桃源

大山洼里,清丽脱俗的尼汝村,安静地卧居着。

放眼四周的青山,异常岑寂,只有尼汝河在深谷间隐隐喧闹,淡淡的香气随着凉爽的晨风撩拨着人们的心……一切都静谧到了极点,一切都纯粹到了极点,一切都梦幻到了极点。

尼汝村的面积约为80平方公里,海拔仅有2705米,是拥有110户644人的藏族村。村民都非常注重生态保护,不乱砍滥伐,从事养殖业的居多,好几户人家养牦牛200头以上,年收入接近5万元。尼汝四面均有海拔4000米的高山环绕,山上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因交通极不方便,多年“养在深闺人未识”,是一个人迹罕至的秘境。

由于海拔较低,尼汝平均气温为20℃,雨量5800毫米,可谓风调雨顺,很适合农作物生长。藏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绿火焰一样的禾苗,用合唱队员一样的牛羊鸡鸭,用不绝的炊烟和芊芊绵绵的梦想,打扮着自己的家园,过着“童孺“纵行歌,斑白戏游诣,怡然有余乐”的悠然生活……

江伟的家是一幢土木结构的藏式楼房,矗立于宽宽的院子中。与所有的藏族民宅一样,木楼照例是两层,底层饲养家禽牲畜,二楼为一家人的起居场所:宽敞的客厅,四五间卧室;大火塘里,暖亮亮的火苗灼灼燃烧,火边烤着香喷喷的烙饼;梁上挂满了诱人的火腿和腊肉,灶台上摆着一大盘散发着奇特香气的松茸菌。松茸,学名松口蘑,在日本有“蘑菇之王”的称号,据说,松茸在日本被视为食用菌中的珍玉,每公斤卖数万日元。于是,采集松茸成了当地人七、八月份收入不菲的副业。

七彩的梦

尼汝村附近有两个最值得赏玩的地方,一个是南宝牧场,另一个是七彩瀑布。

被誉为“世界第一村”的尼汝村,笼罩在云雾中。

南宝牧场是“三江并流”世界遗产提名地景观资源价值的典型展示区,据资料介绍:在海拔4200米的南宝牧场上,“三江并流”考察队首次发现面积约6平方公里的古冰川遗址,它保留和展示了较完整的第三纪古冰川地貌,迄今已有200万年的历史,其遗迹之完整在国内已属罕见。遗憾的是去蓝宝牧场来回起码要徒步2天,而且必须携带露营装备,我们只好无奈地放弃了。

第三天一早,我们轻装上阵,直奔七彩瀑布。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跋涉后,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激起我们内心一股期待已久的兴奋。

一条晶莹得发亮的溪流骤然跃入眼帘,陡直的落差、参差的巨石掀起1米多高重重叠叠的洁白浪花,把溪流装扮成一线水雾蒸腾的雪白长带。雀跃之余我们左顾右盼地寻找着瀑布,此时憨笑着走来的江伟说:七彩瀑布还早着呢!才走了一半路。我们只好俯到溪边捧起凛冽的溪水洗把脸,再猛灌几口,以压制迫不及待的心情,然后步过小木桥继续征程。

“花啊!好多花呀!”领头刚绕过一个小山坡的同伴突然惊喜地大叫,我赶忙趋上前去看个究竟。那是海洋——一个花的海洋。一片坡度不大的开阔草甸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争奇斗艳的野花:润绿养眼的草丛中,蓝玉簪龙胆花闪着蓝宝石般的梦幻光泽,淡紫的野菊浪漫地玉立在柔风中,一串串的粉嫩的孔雀花千娇百媚,还有艳丽的洋红、高雅的纯白、开朗的柠檬黄和热烈的大红,犹如七彩的繁星洒满在一个绿色的海洋。这就是七彩瀑布吗?七彩瀑布是用鲜花编织的吗?江伟告诉我们,这是夏季牧场,穿过牧场再下一段较为陡滑的险坡就到七彩瀑布了。

听着下面传来的欢快水声,我们在最后一段湿滑而陡峭的山路上滑倒又爬起来,冲过由单根原木搭成的栈道,宽阔而湍急的尼汝河拦在了我们面前,一座宽3米至4米、长20多米的古朴木桥横跨水面。河水涌过桥下撞到一堵20米高的扇形石壁右折而去,瀑布正是从石壁上温婉而下。瀑布不是应该雄壮的吗?但七彩瀑布却是温婉的。严格来说它是一个瀑布群,数十条大小不一的瀑布,千丝万缕地从300多米宽的石壁水银般柔软流泻,虽然是飞珠溅玉却没有丝毫霸气;于是石壁顶端和立面都长满了各色苔藓、水草、藤蔓、灌木和野花,在水雾的滋养与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闪亮光彩,加上石壁表面斑斓的钙化物,把瀑布群点缀成300米宽20米高的巨幅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