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云南旅游网 > 云南旅游景点 > 临沧旅游 > 临沧旅途游记 > 临沧游记——感悟佤山

临沧游记——感悟佤山

 

沧源佤族自治县有距今3000多年历史的沧源崖画,有“司岗里”神话传说,有保护较为完整的翁丁佤族原始群村落,以及独具特色的佤族歌舞,是佤文化的荟萃之地。我一直渴望到佤山看一看。这次佤山之行使我如愿以偿。

在离沧源县城约20公里的地方,我们走进了沧源崖画的第一画点。沿山路走到台地上,拨开古蔓荒藤,透过雨痕苔迹,隐藏在绿色海洋中的断崖便出现在眼前。崖画上所绘的人物和动物,虽然只是其轮廓,但对于某一富有特征的器官、部位,描绘得非常突出,所以能够一眼便看出来。如牛,突出牛角,猴子突出下巴,鹿强调明显分叉的角,男性突出生殖器,女性则突出乳房或是大肚子。在第一崖画点表现最多的内容是狩猎,顽皮的猴群在一条“V”形的藤条上上窜下跳,有的人手持牛角号,有的人拉弓射箭,有的人执棍棒与野兽搏打。在崖画上还有反映原始自娱性的舞蹈,在一条代表地面的横线上站着6个人,3人一组,组间有一定距离,6人一律左臂高举,右臂下垂,身体倾向右方,双腿分开,动作十分整齐。此外,崖画还有反映原始宗教内容的“猎首舞”、“猎牛舞”。

沧源崖画共有14个崖画点,据考证,这些崖画是3000年前新石器晚期的作品,属于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古老的崖画之一。崖画在画点的选择上很讲究,画面距地面2米以上,上缘有凸出的石檐,周围大树如荫,避免了风吹日晒雨淋带来的剥蚀,加上作画的颜料是用赤铁矿粉拌动物血和植物胶质液而成,具有很强的粘附力,因此,崖画历经沧桑,但保存完好。佤族崇尚自由,崇尚自己的先民,所以有关崖画的传说也血气方刚。他们说,沧源崖画是佤族男子用鲜血绘成的。那是在奴隶社会中期,部落与部落发生种族歧视战争,人数多而且势力庞大的一个民族下令,人数少的民族必须永远做这个民族的奴隶,不听令者,全部杀光。不堪屈服的佤族人与之进行了顽强的斗争,终因寡不敌众而被追兵紧追不舍。为了使佤族人不被灭绝,男人们叫妻儿老小先走,他们在后面抵挡追兵,并用鲜血绘造了崖画,以证明佤族永远不会被灭亡。

崖画及相关的传说,把我们的思绪引向佤族悠久的历史长河,使人不经意间生发出一种莫名的沧桑之感。

然而,当我们走进佤族兄弟姐妹、大伯大妈中间时,一种活力扑面而来。他们说,佤家人会说话的时候就会唱歌,会走路的时候就会跳舞,会吃饭的时候就会喝酒。

《插秧舞》、《狩猎舞》,一个个源于生活,讲述生活的舞蹈撩击着人们的心扉。在沧源县,几乎每一个村寨都有自己的文艺队,他们在农忙之余自编自演自娱,每到打歌会就拿出来露两手。当熊熊的篝火燃起来的时候,已是晚上9点钟了,“咚咚”的鼓声响了起来,坐在观众席上的佤家人仿佛听到了号令,他们拉着手走到操场上跳了起来。火,在熊熊地燃着,和着木鼓的节奏,我们和佤家乡亲拉起手,围着篝火跳了起来。队伍里,有10多岁的少年,也有70多岁的老者,这些含着烟斗的老人们是打歌会上的中心人物,排在队伍的前头,跳上两圈换一种舞步,再跳上两圈,再换一种舞步,每当队伍出现脚步不齐或是混乱的时候,他们就会把烟斗从嘴上拿开,“嘿嘿”的长哼两声,让脚步归整如一。小伙子们则轮流着敲木鼓,你累了我来,我累了你上,有时候敲得兴起,便翻身站到木鼓上。火烧得越旺,舞就跳得越美,歌的声音就更大。

在佤乡,我们还结识了两个致力于把佤文化推向世界的佤家儿女。一个是县文化局赵副局长,他从80年代初期就依照崖画上的舞蹈动作进行积累,创作了震撼人心的佤族《木鼓铓锣舞》,并带领文工团的姑娘小伙们,跳出国门,跳到东南亚、日本、法国等国家。舞蹈中那咚咚的鼓声,粗犷豪放的舞姿,阿佤姑娘飘逸的长发以及团结一致,勃勃向上,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内涵,在观众心里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还有一个是临沧日报的女记者袁智中,这个生于佤乡长于佤乡的年轻人,曾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有关佤文化的论文。她说,在传统思想观念上所固有的一些东西则值得探索和研究,因此,要不断地宣传佤文化,让人们了解它,认同它,从而保护它。

佤山的崖画看不够,佤乡的歌听不完,佤乡的酒不醉人。在沧源随时随地感受到的是佤家人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他们的朴实塑造着自己,也感染着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