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走进佤山

 

说到沧源佤山,许多人都知道,是指云南沧源县境内佤族聚居较集中的群山。数年前我在临沧工作,整天忙于事务,竟没有机会探访佤山。直到1998年,在昆明国际艺术节上,我才得以见到来自佤山那别具一格的民族歌舞,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雄壮的咚咚鼓声,翻飞的浓浓黑发,导引我最终走进了佤山,使多年的宿愿得以实现。

从昆明乘车到沧源佤山要经过临沧。在临沧时,我住在朋友家里。听说要去佤山,朋友的父亲瞅了瞅我,狡黠地一笑,说道:“啊么,你去不得呢!你是大胡子,大胡子去不得佤山呢!”我忙问为什么?老人就给我讲了一段小故事。说是在古代,有个朝廷命官来边疆巡视,一路欺压百姓,搜刮民财。他来到沧源佤山,要每个寨子的头人向他进献琥珀,直径要在一寸以上。如果哪个寨子拿不出合格的琥珀,他就让全寨子的人趴在地下,每人抽一鞭子。

这样的琥珀可不好找。有一个寨子拿不出琥珀,命官就开始惩罚全寨的人。有一个小伙子不甘受辱,命官抽完他向下一个人走去时,他猛地抄起事先埋在土里的短刀,愤怒地将命官杀死。寨子里的人把命官的头割下来,挂在稻田里,让他那张凶狠的脸去吓一吓偷吃谷子的麻雀。命官是个大胡子,也是佤族人第一次见到的汉人。于是以后只要有汉人到佤山,又是大胡子,一定被认为是个蛮横无礼的人,马上会被杀掉,头也要割下来,挂在稻田里。我听完故事,惊得心直跳,说:“不会吧?”老人煞有其事地说:“怎么不会呢?以前是说杀就杀,说砍就砍的。当然啦,现在已解放了,也就不杀啦。”我明白老人是跟我开玩笑,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剃掉了大胡子,轻装上阵,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去了佤山。一路颠簸,一路辛苦之后,当宁静而又美丽的佤山展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为眼前的景象陶醉了。

佤山的水清,清得见底,清得若有若无,仿佛世外桃源,没有一点工业文明带来的污染;佤山的山翠,苍翠欲滴,翠得纯真,翠得诱人。在这里,没有人潮如织,没有镁光闪烁,我体会着,品味着,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情愫。

佤山的年轻女子都留长发,又黑又浓。就是这一缕缕黑发,甩出青春,甩出热情。佤山的男人都很壮,皮肤黝黑,但黑得健康。佤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无论是生产生活,还是宗教祭祀,都可以用歌舞来表达。许多都是即兴创作,随口而歌,随地而舞。我曾参加一次小型的打歌活动,在热烈的三弦声中,我问歌舞名称是什么?一个佤族小伙子告诉我,这是腌菜歌,那是插秧歌……在佤山,歌舞成了人们精神寄托的主要表现形式。

佤山的韵味是古老的。沧源崖画是古人用动物血和矿物颜料混在一起绘在山崖上的,至今3000多年,依然保存完好。这是一种古老的艺术,艺术中浸透着古朴的美,也浸透了阿佤人的思想感情、宗教信仰和对神灵的崇拜。他们的先祖、神灵、飞禽走兽,都像鲜活的生命,依然在舞着、歌着。翁丁原始群居村落,更像一块年代久远的化石,沉睡在西南边陲的大山中,远离现代工业文明的喧嚣,古老而悠然。

佤山的意境是雄浑的。每当有重要的活动举行,佤山的村寨里都会响起咚咚咚的木鼓声,这声音是雄浑的,是震憾人心的。阿佤人传说自己从洞穴里来,随着先祖“司岗里”的诞生,木鼓也就出现了。从此世代相传,木鼓成了阿佤人生命里的一部分。阿佤人的生活里不能没有木鼓,木鼓在他们眼里是通天的神器。遇到天灾人祸,阿佤人祭木鼓,乞求神灵的保佑,保佑村寨人人平安;喜庆收获时,阿佤人祭木鼓,感谢上苍的恩赐。每当谷子收获之后,寨子里的长者们都会聚集在一起,议论当年的收成,以及寨子里发生的大事情。如果认为当年不顺利,就会决定从寨子外的树林里重新拉回一个木鼓,准备祭祀。木鼓是神圣的,围绕木鼓的一切活动也是神圣的。选木鼓,砍木鼓,拉木鼓,接木鼓,凿木鼓,送木鼓,环环相扣,每一个活动里都有隆重的歌舞祭祀活动。阿佤人为木鼓修建了专门的木鼓房。祭鼓时先剽牛,姑娘们要跳木鼓舞。近似原始而又热烈的歌舞,像是在倾诉,又像在寄托。伴随着雄浑的木鼓声,阿佤人所有的不幸和祈盼,都融入了歌舞……

 

旅游指南

*从昆明客运站乘夜班卧铺车,可直达沧源,全程860公里,约需20-22个小时,票价100元左右。临沧机场通航后,可乘飞机至临沧,再乘中巴车前往沧源县城。

*游沧源可观沧源崖画、广允缅寺、佤族翁丁原始村落,品佤族风味,观赏佤族歌舞。当地有旅行社组织佤山旅游活动。

*运气好的话,可在南滚河自然保护区内见到野象、珍稀植物桫椤等。

*5-10月一般为雨季,选择在这个时候旅游,可能会遇到交通不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