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佤族迎亲

 

沧源县佤族婚姻风俗中的迎亲和送亲习俗是别有一番情趣的。像做其他重大事情一祥,佤族送亲的日子,是经过双方老人协商、精心选择才能决定的。这个活动需要两天时间。第一天是男方到女方家去迎亲,第二天是女方到男方家送亲。不论是迎亲的男方还是送亲的女方,双方各自都有自己的队伍,即迎送亲的仪仗队。每队20人左右,男女各半,也就只能是双数,不能成单数,表示男女的结合成对。仪仗队队员的构成并非随便组成,一般是这样的:拄木杆长镖一人,挎长刀一人,吹芦笙一人,拿礼品的若干人,敲铜鋩的三人,其他就是随队人员了。仪仗队人员特别是技术杆长镖者和挎长刀者,是有规定的,讲究这两个人与新郎或新娘的社会关系。例如男方的迎亲仪仗队,挂长镖走在前头的,必须是新郎的舅舅,紧跟拄长镖者后面、挎长刀的人必须是新郎的叔叔。紧跟叔叔后面的芦笙手,是别姓的好友,表示来祝贺。拿礼品的就不太讲究了,或是新郎的平时好友,或是热心的朋友,表示来帮忙和祝贺。敲鋩队人员也不讲究社会关系,但必须是真正的鋩手。女方的仪仗队也是这样的,必须是新娘的舅舅和叔叔。其他队员也像男方的仪仗队那样。岩帅佤族婚姻风俗中,舅舅的权力占有最重要的位置。小伙子要娶哪位姑娘,姑娘要嫁给哪位小伙子,都要征得舅舅的同意。父母亲都没有决定权。正因为舅舅在婚事中的权力大,所以得由他带头领路作先锋,他手中的木杆长镖,就是权力的象征。婚事是本家人的大事,本家人要承担保卫,负责安全,因此由叔叔挎长刀护送仪仗队。

迎送亲的日子来到了,两家都作了很好的准备。新郎家的迎亲仪仗队要出发了,队员们个个穿上新衣服,女队员更是穿上节日的盛装,手镯,项圈闪银光,银链沙沙响。拿礼品的队员,有的提、有的扛、有的背、有的抬。他们取的路线是预先选择好的,不是直路,而是曲曲折折的弯路,实际上等于在那里兜圈子,比直路要多走好几倍路程。让人们看看迎亲队壮观的阵容,并从仪仗队的壮观阵容联想到新郎家的富有。迎亲队到新娘家的门外可是他们不能就进到屋里去,这中间又有一番习惯上所少不得的程序,新娘家早已请来了门官,门官紧紧地把门关上,许多客人都已坐在屋里。新郎家的仪仗队进不去;暂时站在门外边。因为要进行一系列的对话、门官则努力找借口,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演戏,是为了增加婚礼的喜庆气氛。最后,挎长刀的叔叔取出几块银币,从门缝里塞进去,赏给新娘家的门官,于是大门便开启了。几个门官早已准备好了几竹筒水酒,舅舅、叔叔、芦笙手等刚一进门,就被门官们用水酒灌,吃不完的全泼在他们身上。还未坐下休息,舅男忙着清点他们所带的礼物,清点完后一一交给新娘的舅舅代收。接着,新娘家立刻摆出丰盛的酒席款待迎亲队。至此,迎亲仪式就算完了。

到了晚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被请到新娘家喝水酒,唱调。内容都是关于爱情、婚姻方面的,任何人都可以唱。有代表新郎和新娘两方进行对唱的,也有好发感情的独唱。

佤族家庭形式上地位平等。共同维系着一个完整的家庭,但实际上夫权思想表现较为突出。在家庭里,农业生产、纺织、采集、烹饪、家务全由妇女承担。妇女对家庭财产没有支配权,妇女不得参加家里、村寨的宗教活动或议事参政,即便妇女在场也没有发言权。妇女可以参加社交活动,如唱调、打歌等。妇女一出嫁,必须严守妇道,否则将被夫休弃。夫妻感情破裂,可以离婚,无论哪一方先提出离婚,女方只能空手或者带上娘家陪送的嫁妆归回。若有儿女,儿女跟谁,就由谁来抚养,另一方没有抚养责任。过去,若女方要改嫁时,新夫还付给前夫在结婚时所付的聘礼。现在妇女的社会地位有所提高,渐渐地和男人一样享有平等的权利。 佤族男子结婚后,可以分家另立门户。若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就与父母同住,若有几个弟兄,由老人选择一个他们认为心地最好的儿子同住,其他儿子则分出独居。留在“老房子”里的儿子是财产的第一继承人,女儿没有继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