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搜索WWW     搜索本网

走近神秘东方“女儿国”——泸沽湖

泸沽湖的神秘在于游人往往只能走近它,而很难真正进入它的世界。

一直觉得泸沽湖这个地方挺神。除了它本身藏在深山中的风光以外,还有摩梭人独特的母系社会文化,而且,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个原始神秘单纯的地方会出了个比一般的现代人还“现代”的杨二车那姆。

终于有了几天闲暇时间,我便奔赴了几千里,把自己放到了云南。从昆明,经大理、丽江然后目标明确地直奔泸沽湖。

别具情韵泸沽湖

早上从丽江出发,上了一辆去泸沽湖的旅游车。虽然一路上没完没了的颠簸实在难受,不过以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么艰难的旅途一定会在你乍见美景时得到报答。

黄昏的时候,车子拐过了一个当地叫做“狗钻洞”的山口停了下来,大家被招呼到一个山坡上看泸沽湖的全景。如蓝玻璃镜面般的平静湖面,翠青的小岛,还有格姆女神山(狮子山)端庄地仰卧在湖北岸。在尘土飞扬的山路上跑了一天,乍见这平和安静的母亲湖,是让人有一种释然地放松。夕阳下的泸沽湖像一个气质高贵的女人,灿烂中有一种宁静悠远的美丽。

晚上我住进了一家叫摩梭园的家庭旅店。三人一间,拉开窗帘就能望见湖。没有电话没有卫生间。所有的人都得到院子里的自制小锅炉打热水洗脸,到院子里的“公共厕所”方便,让人想起了上大学时住宿舍的情形。不过,收费也便宜,每天每床10元。

第二天去游湖,望着晨曦中静卧的女神,朝阳中波光粼粼的水面,还有水面上成群的野鸭子再大吸一口清凉的空气,感觉好极了。不过,置身湖上,你会立刻觉得,湖光山色没有摩梭姑娘的歌声美。那纯净干脆的嗓音,和着摩梭民歌悠扬的调子,让久居城市的人突然体会出一种自然的神韵。

几乎每个旅游者都对摩梭人的“走婚”抱有浓厚的好奇心。“走婚”也叫“阿夏婚”。“阿夏”在摩梭语里的意思是亲密的伴侣,阿夏婚的本质是男不娶、女不嫁。男女双方终身各居母家,因感情的发展,男子夜晚到女子的“花楼”留宿。如果感情破裂,则男不再登门或女闭门不接,自然终结关系。这种婚俗,以男女双方的感情为基础,有感情就有婚姻,没有感情就没有婚姻。男女一生中都可以结交多个“阿夏”,但不能同时有两个“阿夏”。

不过,再大的好奇也只能听,外人恐怕都无缘见证这样的婚姻,而且摩梭人的感情相当含蓄,不断有了解摩梭文化的人提醒你,不该问的别问。

晚上,在湖边散步拐进了一家当地人开的小店。里面卖一些特产和介绍泸沽湖的书籍。几乎每个店里都摆着醒目的杨二车那姆。让我忍不住问卖书的小姑娘,“你们对杨二车那姆怎么看?”“不管怎么说,她毕竟靠自己走出了大山,走到了国外。我们都喜欢她的勇气,但是没人喜欢她的爱情生活。”原来如此。

望着天上密密麻麻的星星,这里安静闲散的气氛初到之下竟难以适应。不知不觉走到一间外乡人开的“湖思茶屋”。男女主人来自重庆,几张两屉桌、几支蜡烛烘出来的酒吧气氛里,几个摩梭小伙正在喝酒。酒吧里最让主人骄傲的是有十几本过客的留言本,有评论有感受有“背包客”临走时写下的旅行笔记和线路图,正是这些本子让我对泸沽湖有了新的认识。男主人建议我沿湖走一圈,因为这样可以看到最美的景致,可以探访到真正的摩梭家庭,了解到旅游区被摩梭人收藏起来的摩梭文化。

我端着一杯云南小粒咖啡,感受着这个安静的夜晚,望着窗外浸在墨中一般的天空,才知什么叫“月华如水”。湖水一波一波轻柔地舔着岸边,一直漾到我心里。

早上起来,我在村里搭了辆车去了附近的永宁乡。永宁有两样东西很知名,一是温泉,二是扎美寺。温泉让人不想再来,扎美寺却是十分壮观,值得一看。在扎美寺里我碰到了一个叫扎西的摩梭少年,是到寺里学习喇嘛的。摩梭人家里一般都会有一个经堂,也总会派一个男孩子学习宗教,以示虔诚。扎西正要回家,于是请他带上我去他家看看。

扎西的家在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小村里,倚着山坡。听说来了客人,扎西的妈妈高兴得不得了,连忙把我让进了祖母屋,并且让自己的妹妹招呼全家人赶快回来。迈过高高的门槛后,屋里面黑洞洞的,扎西妈妈说因为这里还没通电,一边说一边点上了松枝。

屋里非常简陋,只有火塘冒着温暖的火苗,墙上还贴着一张刘德华的明星照,据说是扎西贴上的。扎西妈妈拿出花生瓜子还有已经蔫了的小苹果,热情地请我吃。扎西的外婆正搂着小孙女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我说给你们全家拍张照片吧。扎西家立刻行动起来,毫不掩饰彼此的兴奋,从箱子里翻出最漂亮的衣服给孩子们穿上。倒是扎西的妈妈仍旧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蓝上衣,踩着那双磨破了的解放鞋站在了镜头前。一家人在阳光下站好,我把摩梭人热诚纯朴的笑脸留在了记忆里。

扎西妈妈热情地留我吃饭,因为要赶路,我还是很快地离开了,扎西妈妈挥着粗糙的大手送出来很远。直到我已经回到几千里以外冰天雪地的北京,我还是能感到扎西妈妈那黝黑的脸上灿烂而真诚的笑容。

曾经有人说走进了泸沽湖,只是走进了一方自然的山水而矣;走进了摩梭人,只是走进了一幅民俗画卷;而走进了泸沽湖的文化、走进摩梭人的情感,才算是走进了那方山水的魂魄,并从纯自然中感受到超出红尘凡俗的那份灵动和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