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搜索WWW     搜索本网

玉龙雪山云杉草坪:蚂蟥惊魂

 

七月的丽江是个多雨的季节,据说天晴时,从古城便可以看到三十公里以外的雨龙雪山上的积雪,我和朋友去时正碰上雨天,玉龙雪山上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们还是决定去爬玉龙雪山上的云杉坪。

坐7路公车来到白水河,再往前走不远就是云杉坪了,云杉坪是座海拔3300米的大草坪,满山都是云杉,郁郁葱葱。我们去的时候,山脚索道入口已经排了条长长的长龙,身穿红色雨衣的游客们正在等山上下来的缆车,场面热闹非凡。我和朋友决定自己爬云杉坪,可是马队的老乡怕影响马队生意,不让游客走马道,骑马沿着羊肠小道上山一个来回是63元,这么好赚,他们自然是当“仁”不让了,我们当时觉得很气愤,进来玉龙雪山一人要收门票30元(学生有半价),现在我们自己要爬山也不让,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没关系,“条条大道通罗马”,我和朋友终于在云杉林里找到一条小路,小路有点陡,加上有点高原反应,我们爬不多久便直喘粗气,不过,路渐渐开阔好走,后来还碰见三三两两的游客,骑着马晃晃悠悠的从山上下来,我们知道,我们已经走上马道了,看来我们的方向感还不错,凭什么人不可以走马道,笑话!马队的人看我们满头大汗的上来,无奈又羡慕,坐在马背上的游客,也拿异样的眼光看我们,“他们怎么不骑马?”不过后来碰上一个和马队的讨价还价的游客——他大概怕会从马背上滚下去,再三强调要保障他的人身安全,原来骑马也是看起来轻松好玩而已,骑马下山还得十分的勇气才行。

我们满身汗湿,爬上云杉坪,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因为我们是一步一步爬上云杉坪的,有种征服的快意涌上心头。

云杉坪是个小草甸,周围是个原始云杉林,山上细雨飘飞,云缠雾绕,也分不出哪些是云哪里是天。

云杉坪上有条木板路围着草坪绕了一周,游客顺着这条路,观看草甸风光,草甸上一群牛和马在悠闲自得的吃草,嬉戏,闲荡。我们不失时机的绕到它们前面,留下了不少“与牛共舞”的照片,可这里仍看不见玉龙雪山,有点扫兴,不够刺激。

我们不想就此下山,年轻人身上的冒险精神,让我们开始了一次森林探险,我们朝着瀑流的方向,往森林深处走,林子里到处是长满青苔的云杉,眼力所及,许多枯死的云杉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腐烂松脆的枝干,像土质一般松软,地上是富含有机质的黑土——那是经年累月的落叶堆积成松软的一层“地毯”,踩上去很舒服。林地的空气潮湿清爽,我们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原始森林的气息。

我们顺着水声往里走,地上没有路,很显然,我们成了这片林地的开拓者,幸好林子并不茂密,地上也很少长草,没有黑蚊子和马蜂,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林子里偶尔有些叫不出名的植物,气候宜人的云南盛产名贵药材和珍贵木材,说不定还是哪种名贵药材呢!

快接近瀑布了,我们心里一阵喜悦,正要为胜利欢呼时,我的小腿突然一阵刺痛,开始还以为给山上带刺的植物刺了,可当我卷起裤管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一只小蠕虫扭动着身躯牢牢吸附在我的脚踝,蚂蟥!我脑里飞快的闪过这个名词,不过好像蚂蟥是生活在水里的,可恶,居然旱地也有蚂蟥,还吸我的血。不过当时我只觉得可怕,因为小东西好像长在我的腿上一般,任凭我用力拍打,仍是巍然不动的样子,吓得我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双庆见到我脸色难看,想过来帮忙,不料,他也惊呼起来,“我脚上好多蚂蟥啊!”

后来,还是长长的指甲帮上了忙,我狠狠的把吸血虫从我腿上刮走,小小的伤口上还流了血,我挤掉外面的血,小腿感觉一阵的麻,据说,蚂蟥吸血时会分泌一种麻醉物质,医学上还用来治疗风湿,腰椎病,或解蛇毒,所以就没放在心上。但是地上的蚂蟥越来越多,我们鞋子上,裤管外,袜子里,还扭动着好几条小蚂蟥。于是,我们一致决定放弃瀑布,有点狼狈的“逃”回云杉草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跑得越快越好!

出到云杉坪,两颗惊魂的心方才落定下来,于是坐在凉亭开始我们的午餐,一位纳西族的导游小姐听说我们碰上了蚂蟥,顿时花容失色,我们补充说在林子里才有,可是她已经不敢再呆在凉亭里了,原来她刚才在凉亭边也被蚂蟥叮了,原本坐在亭子里的其他游客也纷纷站起身,走到亭子外,凉亭里只剩下我和双庆在大吃大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