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搜索WWW     搜索本网

泸沽湖的诱惑

 

2001年,笔者和中环国际探险俱乐部的几个朋友利用二十几天走遍过了云南西北地区。此行既包括高山草甸(碧塔海、那帕海)、雪山冰川(梅里雪山、永宁冰川)、藏传寺院(松赞林寺)、高原之湖(泸沽湖),也有长江最险处(虎跳峡)、桃花盛境(香格里拉)、高原古城(丽江、大理、昆明)及众多少数民族风情(纳西、藏、白、撒尼、彝族),笔者把这一行的感受写下来,组成一个系列独家在中国网发表,和旅游爱好者一起,分享旅游的快乐。

经过两天两夜,火车终于到了四川攀枝花站,顾不上疲劳,我们又迫不及待地前往此行的第一站:泸沽湖。

泸沽湖,四海流传的女儿国所在地,丽水秀山令人流连,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更是神韵非凡,观后大有令人“此景只应天上有”的感慨。而至今仍保留着部分母系氏族遗俗的摩梭风情神秘引人,浪漫奇异的“阿夏”走婚,更是为泸沽湖平添了许多迷人的色彩。

汽车经过十多个小时的翻山越岭,天色也渐渐漆黑一片,泸沽湖不知离我们还有多远?望着窗外静静的夜色,我心里很难弄清楚,究竟是一种什么神奇的魔力吸引我来泸沽湖。对于泸沽湖的最初认识,是摩梭姑娘杨二车娜姆写的《走出女儿国》。在泸沽湖,美是阴柔的美,一切都是阴性的,女姓的,母性的。山是母山,湖是母湖,神是女神,一家之长是女主人,家族的未来是属于女孩,男人们只能靠边站。现在我终于来到这神奇的地方,泸沽湖的一切会不会是书中模样,心中的各种猜测和向往使我……

这时,车上迎来了一位美丽的摩梭姑娘,我们迫不及待地向她探询着有关泸沽湖的风土人情,她笑着对我们谈起了大家最感兴趣的“走婚”。摩梭人在篝火晚会快要结束时,男子如果钟情某个姑娘,想单独与她约会,只要用手在女孩子的手心上抓三下,如果女孩子有意,也同样会在男孩子的手心回抓三下,那么俩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去走婚了。摩梭姑娘说各路远方的客人,尤其是女孩子都可以有机会尝试一下。说得车上的姑娘们个个跃跃欲试,马上就请摩梭姑娘教我们唱情歌,摩梭姑娘唱起了用《北京的金山上》的调子改编的情歌:“每当我从你家门前走过,你家妹妹总是痴痴地望着我,跟你家爹说,跟你家妈说,把你家妹妹嫁给我,假如你妈不同意呀,快把我的红腰带还给我,嘿,吧扎嘿。”每个人都认真地把这首歌熟记心中,想着在晚会上一试歌喉。

深夜两点,汽车终于停在了泸沽湖边,湖面黑沉沉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这个美丽的高原之湖,此时就像刚刚熟睡的婴儿,静静地卧在夜色怀抱中,湖边的一侧是亮着整齐灯光的几户摩梭人家,我们住在了一家名为“摩梭之家”的旅馆二楼。主人告诉我们:摩梭人的民居建筑是方木垛成的井干式木楞房,以木板当瓦。内部以火塘为居室中心,旁边有老人及未成年孩子居住的地方。女孩子行过成人礼后,母亲会单辟出一个房间,是供男女走婚的“花楼”。大家请热情的主人为我们安排一下篝火晚会,好一睹摩梭人走婚的风情。主人友好地告诉我们,今晚的晚会已经散了,此刻互相钟意的阿夏们已在女孩的“花楼”里共度良宵呢。

第二天一早,天空下起了小雨,四周变得更加朦胧起来,为泸沽湖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氛围。展现在我眼前的泸沽湖宛如一只展翅的飞燕镶嵌在青山之中,湖水静谧温柔,藻花点缀其间。湖中亭亭玉立着5个小岛。湖内和湖岸上不时传出一阵阵的对歌声,我们坐着摩梭人特有的猪槽船游湖。船上的摩梭导游说,泸沽湖,摩梭人称其为“谢纳咪”“谢纳”,意为一大片水,“咪”,有女、母、阴性等意思;连起来即为女湖,母湖之意。湖水面积76500多亩,周长50公里,平均水深45米。泸沽湖随着四季的变化,太阳一天位置也各不相同。

划船的摩梭小伙体格健壮,一首一首地唱着摩梭情歌,歌声高亢而又嘹亮。我们迫不急待地唱着昨晚学会的情歌想应着他。大家七嘴八舌问他有多少个阿夏(情人的意思),昨晚有没有走婚。他颇为自豪地说有很多,昨晚当然走婚了。他笑着说我们船上的男士身材偏胖,要是到他们这里走婚肯定成问题。原来走婚也要过三关:第一,走婚的姑娘小伙要彼此钟意;第二,小伙子要在深夜翻墙进入姑娘二楼的客房里,那是青年女子与她们阿夏共同的居室,是不允许从大门进去的,这就需要身体敏捷,久而久之摩梭的小伙子们个个身体矫健;第三,小伙子一定要在天亮前从姑娘的房里出来,不能等到天亮。看来走婚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船到了狮子山下最小的利物比岛时,天晴了,在岛上我们再一次领略了清澈透明被青山环抱的高原湖泊——泸沽湖。它一尘不染,像一位不用梳妆的恬静的少女,散发着诱人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