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感受温泉浴——一个摩梭男孩的回忆

 

我6岁左右时,除了天天盼望早一点过年外,经常问阿依的一件事是:“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温泉洗澡?”因为,去温泉洗澡,不仅可以看热闹,还可以玩水、骑马,洗掉身上的污垢,吃好吃的东西。

摩梭人洗温泉,像朝圣一样隆重、热闹。每当秋收过后,人们便成群结队地骑着马,带着帐篷,驮着铜锅、铝盆、碗筷等炊具,提着苏里玛酒、猪膘肉、活鸡等食物,一路上唱着民歌,兴高采烈地朝温泉进发。

前所温泉距我家约有10多公里,过去这里是一个很大的露天浴场,叫“日月谷”,可以容纳几百男女同浴。现在的温泉已经退到山麓的岩窝下。山脚下的温泉,一泓露天沸汤,约有50平方米,中间隔有一堵高约一米二的矮墙,作为男女的分界。远远望去,温泉就像两块深浅蓝色的小翡翠,嵌在岩窝里。

温泉前面,是一片河滩地。沐浴之前,大人们要在河滩上烧起篝火,架好铜锅,烧上水,杀鸡割肉,把鸡块和猪膘肉一起下锅烹煮。忙得不亦乐乎。待食物煮熟后,我们围坐在篝火旁,垫着山羊皮,由阿依掌勺,每人一碗。鸡汤炖得发白,香气扑鼻,猪膘肉切成两寸左右厚,又红又亮,解馋极了。阿依还不停地给我们加汤加肉,给大人们斟苏里玛酒。据说,喝鸡汤能补身,喝酒能发汗,有这两样东西下肚,身子骨可以泡得酥透。

野餐只是洗温泉的前奏。酒足饭饱之后,阿依留下准备晚饭,别的都去温泉沐浴。这正是我最舒心惬意的时刻,站在池旁脱光衣服,跳进沸汤中,顿时温暖拥抱全身。温泉四壁的岩石长满翠绿的青苔,池底铺着黑白两色的细卵石,水面上弥漫着一股硫磺气息。我站在温泉里,高举着双手,任由阿妈擦背、洗脚、洗头、洗手,水滑溜溜的,舒服极了。

洗得正欢时,又有许多男人和女人脱光衣服进入池中。那一刻的感觉很奇异,所有人身体的秘密在造物主面前坦露无遗。妇女们坐在温泉中,水齐两乳,梳理着瀑布般的黑发,擦洗着光洁如玉的肌肤,个个姿态优雅从容;男人们在水里悠闲地抽着烟,擦洗着古铜色的皮肤,健美的身材在泉水中越发具有雕塑感。他们都赤裸着全身,嘻笑着、打闹着、互相挑逗着,没有任何遮掩,却丝毫不觉得窘迫、尴尬。我在这里第一次接受了美的启蒙。摩梭人崇尚自然美,认为世界上最美的形象是健美的人体,而温泉成了摩梭人展示健美的天然场所。当然,摩梭人同血缘的家庭洗温泉,男子不能和女子同池,外人却不用避讳,这就是摩梭人“避内不避外”的男女同浴习俗。

当太阳西沉的时候,我们回到了篝火旁,铝盆里新蒸的米饭冒着热气,还有烤焦的馒头,香喷喷的,铜锅里的鸡汤香气四溢,馋得我直流口水。就像在家里一样,阿依仍然掌勺,不停地给我们添汤加饭。我觉得那时的阿妈脸色红润,刚洗过的头发乌黑发亮,很是好看。

吃完饭,收拾停当,夜幕已经降临。我留下守篝火,阿依她们又兴高采烈地去温泉继续泡澡。大约过了二三个时辰,她们又回到篝火旁喝汤喝酒,并在河滩上搭起帐篷,让我睡在里头,说小娃娃泡多了会得病,而她们继续去泡澡。就这样,她们喝了又泡,泡了又喝,不知道整晚睡觉了没有。我也很想去晚浴,但大人们不准去,只好作罢。待我醒来时,天已大亮,阿依已做好了早餐。吃完早饭后,大伙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温泉。

当我长大成人,从外地赶回故乡,想亲身感受一下晚浴时,前所温泉已像内地的浴泉澡堂一样,改成了小池子,建盖了澡堂。儿时的梦想变成了无奈的遗憾,永远也感受不到那份快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