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永远的石林

 

若非需要陪同几位西安来的朋友,我心底那份浓郁的石林情还真不知道何时才能得以了却。一路上,朋友们不停地向我提问着关于石林的点点滴滴,看得出他们也跟我一样的兴奋,只可惜自己也从未亲自去游过,仅仅就书上所得作最大限度的解说。

我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曾在他的长诗《天问》里问道:“焉有石林?”,千余年后,著名唐代文学家柳宗元所作的《天对》中试着进行了回答:“石胡不林?往视西极。”柳老的根据是什么?翻阅多种书籍,但仍不得而知。然而自小就听说了太多关于路南石林的奇妙,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在我心中激起了千层波浪。

石林——一个神秘诱人的名字。它就坐落在云南省昆明市东南86公里的路南县境内,被誉为“天下第一奇观”。

车入路南山区,朋友们不再发问,大家都被峭石插天、石笋丛集的诡质异姿深深吸引。买票入园,但见石峰攒聚,怪石凌空,如剑戟排空,壁垒森严,俨然一片林海,蔚为壮观。沿阶而下,绕过石屏,只见“群峰壁立,千峰叠翠”八个大字赫然题刻,想当年朱委员长意气风发,挥毫泼墨,生动贴切地概括了这世外绝景,更催动了游人寻幽探胜的脚步。缓缓行进林间小路,仰见两峰同擎一巨石,凭空挺立,似有摇摇欲坠、千钧一发之感,行人心惊胆战,惴惴不安快步从危石下一冲而过,及至回头,那石竟纹丝不动,不觉香汗淋漓,两腿发软。然你也别急,眼前有一崖洞如厅似屋,内设光洁石桌,平滑石凳,大可安然歇息。此间有一异处,有兴趣的话,你自可捡一小石块轻轻叩击桌面,石桌就会锵然作响,那声音嗡嗡传递,与深山古钟无异。

从东北回折,一路曲径起伏,遥远处,隐见一红亭摩云,沿着“天梯”节节攀援而上,便达“望峰亭”。站在亭上凭栏远眺,层层峰林,莽莽苍苍,尽皆收入眼帘。整个石林宛如一座圆形城堡,堡内万千铁骑林立,众将士披坚执锐。心中顿觉豁然开阔,精神猛然一震,披襟当风,大有与天试比高的气概,我想,登泰山“一览众山小”的所感也不过如此吧。

有一去处,不得不提,那就是“剑峰池”。池四周层层叠叠高峰耸立,密如刀丛,石面青翠苔藓,露珠撒落,晶莹剔透,犹如镶嵌了珠玉宝钻。池中一峰突起,如利剑一柄,直刺苍天。池水澄碧,荡净尘浊,天光云影倒映其中,群峰秀色尽纳湖底,煞是迷人。由池边小道攀爬而上,须通过一块叫“搓板石”的大岩石,浸蚀如搓板,手无处攀扶只能蹲下一步步往前挪,惊险刺激,故年轻人都喜好以上莲花峰来验证自己的胆量。上得顶部,一峰雄踞剑池之滨,此谓“莲花峰”。峰顶巨石横卧,石片上翘,高出水面30余米,宛若一朵盛开的莲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花”之素洁优雅,实乃世间稀有。

一路徜徉一路歌,石林之美我一凡夫俗子又怎能一言道得破呢?

不觉又想起了小时语文课本中学到的文章《桂林山水甲天下》来,作者从奇、秀、险三方面描写桂林山的特点,依稀记得文中个别语句:“……一座座拔地而起,各不相连,像老人,像巨象,像骆驼……危峰兀立,怪石嶙峋,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栽倒下来……”其实,据我看来,石林的景色比之桂林,该当过之而无不及。“林”中草木丛生,怪石密布,曲径通幽,峰回路转,变化无穷。忽见双鸟亲热渡食,忽遇一对羔羊温驯依偎,忽又巨象雄踞高台,忽而凤凰迎风梳翅,再见观音诵经念佛,骆驼骑象小憩山野,母携幼子悠游旅途,老增低头漫步沉思,书生赶考行李相随……这些奇峰怪石精巧别致,维妙维肖,妙趣横生,既是一件件独立的艺术杰作,又相互映衬相得益彰,形成一座丰富多彩的迷宫。整座“林海”既有西子湖明媚秀丽的温柔之美,又凛然威武、阳刚豪壮,散发着撒尼人民雄健的英雄气魄。

一路上,导游小姐不停的指指点点,用自己甜美圆润的普通话向我们介绍着一个个石林动人的传说故事,让我们在大饱眼福的同时,还深切感受了石林源源流长的民族文化宝藏。

“阿诗玛”——一个勤劳善良美丽动人的化身。传说很久以前,彝族地区叫作阿着底的地方,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阿诗玛爱上了诚实勇敢的彝族青年阿黑,霸道的财主热布巴拉的儿子阿支看中了美貌的阿诗玛,抢走了她。阿黑历尽艰难险阻救出心上人。就在这对彝族青年回家的路上,山洪暴发,无情的卷走了阿诗玛。阿诗玛被传说中的应山歌姑娘救出,化成一座山峰,现在她仍然立在那里。她深情地眺望远方,似在期盼着她的阿黑哥。相传如果你高呼她的名字,她就会回答你。数千年来,人们到此还一遍又一遍的呼喊她。

关于石林由来的传说也有很多。有一种流传最广,说的是在远古的时候,哥自天神来到了路南,他看到这块贫脊的土地上,彝族人民缺吃少穿,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顿白米饭。哥自天神动了恻隐之心,他想用土和石头把长湖的水堵起来,把高山改变成稻田,使撒尼人能够吃上白米饭。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哥自天神赶着石头、挑着土又来到了路南。然而这天晚上却出了怪事,所有的雄鸡,天还没有亮就全都叫了起来,这样就破了哥自天神的法术。原来,是一位半夜起来磨豆腐的老阿妈,她听到屋外石头滚动的轰隆声,吓坏了,她的女儿到公房唱调子还没有回来,就更让她心烦意乱,忽然她记起了女儿走时告诉过她:“只要公鸡一拍翅膀我就立即回家来。”但是现在离公鸡拍翅膀的时候还早呢,怎么办,她急中生智,拿了一个大簸萁在地上猛烈的拍打起来。果然,老阿妈家的大公鸡首先拍拍翅膀叫了起来,接着远远近近所有的公鸡全都拍着翅膀叫开了。哥自天神气极了,任他挥动长鞭抽打石头也无济于事,那些石头都像长了根似的立在地上不动了,最后他肩上的扁担也断了,两筐变成了双肩山,那些石头就变成石林。不信你细细看,现在那些大青石腰间还留着一道道的鞭痕呢。

其实,现在的石林是亿万年地质变化形成的,是一种典型的岩溶地貌。正如赵扑初《石林》诗所写:“高山为谷谷为陵,三亿年前海底行;可惜前人文罕记,石林异境晚知名。”1984年石林风景区已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

返程途中,我的心一直被一种关于环境与人类的理念牵挂着。是啊,大自然造就了如此奇妙的景观,然这仅此是一种单纯物质形式的存在,真要上升到艺术永恒的高度,更需要有人类,需要有我们广泛深远民族文化的发现、熏陶、开发、扶持和维护。物质的东西,一旦与文化接壤,就将融汇贯通,形成一种高尚的人文境界,吸引着我们追求的步伐。我想,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应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真谛所在吧!

别了,石林,但我还会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