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秋行轿子雪山

 

初秋,到禄劝轿子雪山看雪,似乎不合时宜。天飘着细雨,当地人劝我们不要上山,因为山上无雪、雾气太重,容易迷路。但迷雾笼罩的轿子雪山淡淡地透着黛色,让人神往。

小雨淅沥,我们在雪山脚下的转龙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洋芋焖饭,在小饭店里听到了有关“转龙”地名的由来,这里有一眼人们世代饮用的水潭,每天都会涨落几次,颇为神秘。这里的人们都相信这是雪山天池的神龙来这里打转的结果,因此就取名转龙。热心的店家见我们感兴趣,带我们到潭边去看。只见许多人在这里挑水、洗菜,热闹得很。满满一潭水清凉沁人,没有下落的迹象。旁边有位老人见我们迷惑,解释说:“水的涨落完全没有规律,有时满满一潭水,说不见就不见了。你们有兴趣就等着看。”雪山脚下的这些传说,增添了我们行程的神秘色彩。临别时,店家一再叮嘱我们,到雪山不能对天池有任何不敬,以前有人在天池里洗手,触怒了神龙,招来一阵暴风雪,被打得遍体鳞伤。当地人对旅游带来的生意自然高兴,但对过多的人涉足他们的神山不无隐忧。

从转龙到雪山,有很长的山路。两边青山如屏,细长的山路游龙般盘旋在山腰。从山涧冲出来的瀑布洁白似玉,带着阵阵凉风扑进车窗。满眼的绿色毫无秋意。高耸的山梁上,居然有几户人家,如丝如缕的炊烟飘散在山间。陡峭的山上几乎见不到路,在这闭塞的山上,我不知道他们如何与外界联系,但与青山为伴,或许他们的生活要比我们想象的丰饶得多。

车往上走,雾气开始弥漫,乳白色的迷雾似轻纱将山峦包裹起来,停下车,四周静得出奇,连自己的心跳都听得格外分明。这时,从雾气里走出几个小孩,他们背着背箩,握着镰刀,也许要去打柴。稚气的脸上掩不住顽皮。他们并不怕生,嘻嘻地笑望着我们。他们每天骑马上学,五点钟就要起床,说起这些,他们似乎并无愁意。“家在哪?”他们指了指深山里,可谓: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里的人们过的是另外一种生活,清苦却怡然的生活,我们向往而无法兑现的生活。

车到山脚下,就有一人热情地邀我们租马上山。几分钟后,就牵来了四匹马。每人一匹,每匹马都有人牵着。山路异常陡峭,稍不注意就会滚下去,赶马人轻车熟路,走得很轻松。

山上长满了杜鹃树,赶马人告诉我们,三四月份,雪地上开遍火红的杜鹃,煞是好看。在半山上,除了杜鹃树,只有些矮小的苔藓植物,一丛丛挤在一起,开满了黄色的小花朵。天气变得寒冷起来,雾气更浓了。看不到来路,也望不见尽头,植物越来越稀少,毫无生机的土地让人疲倦。赶马人为我们鼓劲,就在几乎失望时,进入了雪线,高大的雪松傲然地呈现在眼前。虬劲的树干,墨绿的松针,一枝枝一树树展现着生命的活力,我们的精神也为之振奋起来。

无限风光在险峰,说得一点不错。解冻的雪山上,花木摇曳,溪水淙淙。曾经冰封的世界里竟然有无限的生机,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过了花溪,我们直奔一线天,险峭的山峰直指云霄,一条窄窄的天梯望不见尽头,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小心地攀登着,石缝间的水滴落在身上,沁人骨髓。云雾缠绕在四周,人如在天上游。一线天的尽头豁然开朗,绿树成荫的平坡呈现眼前,沿着长满雪松的山坡,我们往天池走去。

浓密的雾气有些发亮,神秘的天池就在前面。但雾气太大,我们无法看清天池的全貌,近前的水却清得透澈,不含一丝杂质。也许是温度太低,水里看不到鱼儿。朝远处望去,雪松影影绰绰,似飘忽在雾中的仙人。这样安谧纯净的世界,是人间却似天堂,人的心灵也变得无比通透安宁。我们静静地站着,等待雾气散去。就在颔首凝思时,眼前忽然一亮,抬头望,风已将水面的雾气彻底吹开,晶莹透亮的池水呈现眼前,波光粼粼、树影婆娑,光洁的水面如婴儿的脸,让人不忍抚摸。仿佛不胜娇羞的少女,如惊鸿一瞥,池水就被雾纱掩住了身影,不容我们再看第二眼。

淳厚的赶马人见我们一直不下山,担心迷路,赶紧从小路找来。见到我们,他才松了一口气。我们对美景的惊叹他却不以为然。经常出入这里,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寻常的是,对神山的敬畏,使他们从不轻易碰这里的一草一木,天池的纯净和雪山的圣洁才得以保持。

雪山庄严肃穆,我们只是匆匆的过客。滚滚红尘与冰清玉洁的雪山仍是两个世界。告别雪山,留在记忆中的清凉或许会使我们的灵魂澄澈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