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云南旅游网 > 云南旅游景点 > 昆明旅游 > 昆明旅途游记 > 昆明 慵懒阳光下的享受

昆明 慵懒阳光下的享受

 

正是人间四月天。

昆明的天气好得令人心碎,虽然始终觉得这座城市有一点点零乱。

本来就是个漫无目的的闲人。被慷慨而慵懒的阳光蛊惑着,被新朋友们的热情感染着,把脚步缓了,享受这一城春色。

真是一个美妙的四月啊!抚着在元阳被灼伤至脱皮的胳膊游手好闲,心情渐渐平静。

在昆明的节目是很常规的:吃那些听熟了的著名小吃,逛那些听熟了的著名景点。于是见识了大观楼的长联,尚义街的花香,桥香园的过桥米线,翠湖的垂柳依依……

我是一个很懒的人。我的活动范围以所住的盘龙区为主,所以很多地方都没有去到。但是并不觉得可惜。昆明像一座巨大的花园,而我是贪玩的游人,在一角盘桓流连,已经很知足。

那些日子一直在记忆中留着无数光影。我无意寻古,无心觅芳,只是漫然走过。

每天睡到自然醒,慢慢在街上游荡。

把北京路走熟了,甚至在某个角落里找到一家小小的批萨店,叫阳光。它的批萨也小小的,味道很一般,然而看上去有种玲珑圆润的美。

一家小香水店,卖各种假的名牌香水。拿起那些俗气的瓶子深呼吸,居然并不觉刺鼻。挑了五毫升所谓一生之水,因为爱三宅一生的名字。那矮矮胖胖的小瓶与一生之水著名的锥体相去何止千里?但是在阳光下女店主温暖的笑容让我觉得心平气和。

明知它是假的,可我不在乎。漫天香水雨飘下来,真与假还有什么重要?天长地久与转瞬即逝又有什么分别?此刻,寂寞的灵魂舞尽一城春色,可以爱,可以宽恕。

原来流连不去的,从来都不是香氛,只是我们想要留住的那份心情。

九月的美女朋友请我去妈妈付吃饭。

穿过大厅往里走,许多隔开的单间,却并非包厢。很奇怪的格局。往后窗看,是自家后院般零乱而亲切的景致,开些热闹的小花。然而除了牛扒和水果沙律,其它东西我觉得太一般,尤其是纳西三文治,从外形到口味都令我不敢下箸。

后来九月的另一位美女同事在老房子请我吃饭。

远远看到那陈旧的建筑,在薄暮的天底下静静立着,就轻易爱上它了。走进去,竟然在四合的房子中间有个小小院落,悬着糜烂沉醉的大红灯笼,衬着老房子的孤独寥落。在廊下坐着边吃边聊。院中央摆上一张筝,两个女孩子便开始咿咿呀呀的表演,漂亮的脸上是不耐的神情。如果不去看她们,感觉真的很好——清韵悠扬,杂着热闹的人声,然而传来时已变得遥远缥缈,仿佛自己坐在时空之外。

晚上我们常去市府对面桥香园二楼的和润露台喝咖啡,打牌。

它的卡布季诺很难喝,果汁总是有点发涩,冰水里偶尔会有异味,但我还是喜欢去。

坐在露台上临街的方桌旁俯视楼下路人,看市府那奇异发亮的顶灯,像夜海中的航标。头顶尖顶雨布像帐篷般支着,横梁上悬着的马灯在风里轻轻摇曳;女侍穿着民族风的蓝白制服,系头巾和围裙,看上去很干净;至少有不少于五只猫,白的,黑的,花的,大大小小,自得其乐的流窜于屋宇桌椅之间,那些亮得诡异的眼睛在夜色中有时会令我害怕。

打牌,说笑,享受四月的晚风,喝大杯的冰咖啡。是的,它的冰咖啡值得一试。

那些夜晚总是很轻快的从笑声中溜走了。

这个时节去翠湖已经稍嫌有些迟了。

那天一个人站在湖边,没有看到红嘴鸥,也没有去走那远远的桥,只是安静的站着。很大的风,把垂杨柳吹得一派轻狂。不敢靠湖水太近,好像怕自己被风吹落池中。

许多市民在湖边小块空地上跳舞,练健身操。那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充满节奏感的韵律操口令声令这座懒洋洋的城市显得有点假积极,但是很可爱。

翠湖是昆明的景观中最残酷的一个。太浓烈的市民气息,生活气息,会让旅人油生乡思,永远在提醒着:你不属于这里,你只是过客。

当我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开始感到厌倦。第一次,在旅途中感到厌倦。

因为意识到自己什么也不能留下,什么也无法带走。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归撒旦,而我必将离去,重回自己无从逃避的现实。

随九月去大观楼——就是个挺大的园子,花花草草长着,没什么特别,但是不讨厌。长联挂在太阳底下,就有人跑来留影。说笑着评点一番,从字句间想像从前光景,然后离开。

不喜欢那长联的字体,没有想像中的轻灵。然而句子是好的,那么长还能对得那么工整,这文字游戏才算玩出了些味道。

大观楼是个散步的好地方。很没有方向感的走了一圈,便到了滇池边。

水果然如传言般脏着,但岸边杨柳在风中舞蹈的样子很美。这一带路很宽广,有双人和三人自行车出租。蓝天白云下远远近近的亭台楼阁那么明媚,衬着头顶无数扶摇而上的风筝,竟然有不真实的美。就算它是一座公园吧,起码也是建得很负责任的。

坐游船游滇池,在船尾把双脚挂在舷外晃着,有时会被激荡的水花溅了半身。速度,水,以及阳光和风,我所钟爱的一切都被慷慨赋予——不必再想过客或是永恒,不必在乎能否停留,放弃了登岸参观某个展览馆的计划,一直坐在那里,随船回到起点。

阳光下笑声随着船跑了一路。那是在昆明最快乐的时光。

简单真好。然而那样的心境总是太难得。何况,出发,或者离开,终归是要回到起点。短暂的是快乐,什么可以长久呢?遗憾,或者失落……

离开昆明的时候,叶子花已经在院墙上露出半遮半掩的笑脸,风起时辗转妩媚,更胜舞裙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