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探访碗窑古遗址

 

碗窑古遗址,一片静寂的废墟。关于它的起始,它的兴盛,它的衰落,人们已经说得太多,写得已经太多。然生于斯,长于斯,却未实地探访的我,只好在心中揣摩,脑海里想象。一个天高云淡,风和日丽的秋日,终与几位好友,来到这个被岁月碾碎的地方。

貌不其扬的古遗址,空空旷旷,平平常常。几座残破不堪的古窑遗址,撑起一段水火剥蚀的历史。满地瓷砾,静静守望,似在追忆往日的壮观。四周没有车马的喧嚣,市井的嗡嘤,只有凄凄蝉鸣,时断时续地从古瓷碎片的缝隙间轻轻溢出,似在讲述一段传说,一个典故,一首无标题的乐章。

走进古窑,谙熟文物的友人充当向导,指指点点绘声绘色地讲起了古窑的往昔:说古窑的历史已近千年,烧制的杯盘碗盏、壶瓶茶具,工艺考究,精美细腻,远销神州。瓷都景德镇的古窑之中,亦先后发掘出建水窑的器物。而其中的玉壶春瓶,釉面光亮,造型柔丽,胎质坚实,以指弹之,叮咚作石磬之声。凭此瓷中极品,可以想见那时的烧制工艺已相当发达,说其炉火纯青,十分恰当贴切。但在清代末期,频繁的战乱,诸多的原因,致使建水陶业走向衰落,昨日的一段辉煌,掩埋进了沉寂的废墟。直到80年代初期,才劈开断层,供天下人鉴赏。

如果不是友人的指点,我是绝对读不懂什么是文化层的。古窑址这本厚重的卷帙,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堆积了不同历史时期的沉积物。文物工作者便是据出土的瓷片,读出了宋元明清,青花青瓷、粗陶紫陶。站在瓷砾深处,我感到了历史的严酷。我想,倘若没有睿智的先祖;倘若没有代代辈出的能工巧匠,建水的陶业不知站在哪块洼地?也许,我们真该对着古遗址一拜,谢谢先人豁达地留给我们这样的一片空间,想想人生苦短,该怎样去延伸这一片灿烂。

离开古遗址时,我捡起两块青釉瓷片,轻轻拂去履盖其上的尘土,仔细端详,那绘有古朴拙巧鱼纹图案的瓷面,有工匠呕心沥血的心影,似残帖断简,又如史书上撕下的几页。此时,我百感交集,古窑不仅是边地经济座标上的一个亮点,而且是一笔宏富丰赡的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