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轻车走“马”逛滇南[四]

 

四、富不过三代的朱家花园

从朱朝英和朱朝辉之父辈朱成章和朱成藻在建水城内沙泥塘购地建房算起,到朱朝英侄朱映春在昆明被龙云政府处决,朱朝英被家人从狱中保出后忧忿而死止,朱家以仕绅豪富,雄峙南滇的历史,也就三代几十年就烟消云散。据展览厅的展牌介绍,朱家的乱世沉浮和烽烟劫难主要有三次。

其一,1903年,滇南爆发了周云祥为首的“反清仇洋”的矿工起义。朱朝英因资助周云祥受牵连逃亡,朱家第一次被清政府抄家。

其二,1911年,朱朝英一家因支持辛亥革命推翻清政府“临安起义”立功,任南防军政府都统,并授中将衔。1915年袁世凯北京称帝时,朱家判断时局有误或其他原因,逆流而动,附“袁”对抗“护国起义”失败,1916年被蔡锷的护国军第二次抄家。

其三,1927年,朱朝英时任个(旧)蒙(自)守备司令官,令其侄朱映春与省主席龙云招抚的绿林武装,南防游击军李绍宗部对抗和为争夺个旧矿山发生大规模械斗,造成死亡数百人,烧毁店铺千余间的惨祸。朱朝英和侄朱映春事后被龙云囚禁昆明,并先后死去为终点,朱家从此衰落。

朱家花园到临解放时,已是当地游民和乞丐的栖身之所。解放后,朱家花园做过部队医院,一直到1990年县政府收回管理,先后投资三千万元多次进行修缮,才有了今天我们见到的展示云南清代地方文化,林木葱葱,环境古朴,富有滇南私家园林韵味的南疆“大观园”。

朱家花园内有一口井奇特异常,井水能超过院子里的青石板高度十多厘米,而水不从井栏或院子青石板的缝隙处渗水出来。

我们看到朱家花园许多房间,现在已改造为能接待游客住宿的客房。我向服务台打听过,“泗水归堂”中摆设着紫木雕制清代风格床、桌、椅及宫灯的二进院内梅馆、兰庭、竹园和菊苑客房,贵的豪华套房每间680元一晚,最便宜B类双人间每间220元一晚。说老实话,我真想在里面享受一下清代服饰小姐用怎么样的待客礼仪服务于我。可惜囊中羞涩,只能回去睡90元三人的普通标间。看到我依依不舍的模样,同行人让我在“中将第”的红匾下摆出一幅纠纠武夫模样;小姐绣楼前的月亮门下,伸出臂膀抵住上门框摆出一副支撑朱家门户的造型,照了几张像留影,说是天下的朱家就靠我光宗耀祖了。其实我这彼处“朱”家和此处“朱”家,是倒数八百年也达不上界的同宗。

我们匆匆来到距朱家花园不远处的建水孔庙,这里现为建水县第一中学校址。一进“太和元气”坊,在一尊香港孔学协会会长汤恩佳捐赠的3米多高孔子铜像后,是水面面积30000平方米,全国最大的泮池(俗称“学海”)。夕阳下,只见碧波荡漾的满池水面,犹如有万条金蛇戏水,波光闪烁。水边,孩子在嬉闹,学子在苦读,老人在散步。孔庙的大成殿正在封闭大修,我们遍寻门户不得而入,让我们不能一睹据先来者推荐的28根支撑全殿的大柱,说是其中有12根整青石斧剁凿磨而成,柱高5米,重约万斤。当然还有殿前两根镂雕得栩栩如生的龙腾祥云“石龙”抱“木柱”,据说此柱不可不看,十分珍奇,世间少见。

从建水孔庙出来,夜灯下我们到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建的朝阳楼旁的一饭店里吃了晚饭。

朝阳楼是当年的城楼之一,为重檐歇山顶抬梁式屋架,五开间三进间回廊式建筑。由48根巨柱支撑在八米高的城墙上,当地人称此楼为小“天安门”,真不知这称呼是否有“夜郎自大”的成份在内。据说,北京的天安门还在此楼后建。夜风下,檐角的铜铃不时叮铛作响,看着稀疏的星儿,缓缓升高的月亮,碧空如洗的夜幕,真有些脱尘离俗,飘然欲仙的感觉……

沉醉中不知同伴何时已离我而去,在楼下长声短叫地呼我品尝建水有名小吃,烧臭豆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