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搜索WWW     搜索本网

景颇族神判

 

神判是景颇族山官赖以判决的证据之一。它不仅与证人的证言、物证等有同等的效力,并且富有权威性。神判一般不轻易举行,只是在证据不足而不能排除犯罪可能的情况下才用。其目的是借助于神的意志来判定告发人和嫌疑者谁是谁非。

景颇族传统的神判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闷水:通常用于处理较大的盗窃案件。由山官和寨中老人共同确定闷水的时间、地点等。届时,双方亲友到场作证,先由巫师念咒后,双方各沿插入深水里的竹竿闷入水底,谁先露出水面即判为输方。

2.捞沸水锅(或油锅):烧一锅开水,投入铜钱等物,由巫师念咒后,双方同时伸手入锅捞取投放之物,谁的手烫伤重谁就输。

3.煮米:双方出同样大小的一包米,由巫师念咒后将米包投入锅内煮,煮一会取出看,谁的包内有生米则为输方。

4.鸡蛋清卦:若同时怀疑若干人有偷窃行为,而又无法判明,失主就暗中到所怀疑的各家取房顶茅草一根,请山官、长老作证,将所怀疑的人找来;由巫师念咒后,将所取的茅草放入碗内,再把蛋清倒入碗中搅,如蛋清先粘在谁家的茅草上,就断定谁为行窃者。

5.斗田螺:争执双方各准备一个田螺,由山官和中人作证,失主先放田螺于碗中,被嫌疑者后放。若嫌疑者的田螺斗败,则被断为窃犯;如失主的田螺斗败,则判其为诬陷罪。

6.捏鸡蛋:争执双方手中各捏一个鸡蛋,巫师念咒双方开始用力捏,谁捏破谁输。

7.诅咒、叫天:争执双方站在露天下,双方拿着长刀横举头上,由巫师念咒,请神明判定,谁错了谁日后将被雷击死。

对神判的结果,双方绝对服从,即使是判错而造成冤屈也不敢有丝毫的违拗。至于诅咒、叫天等,显然当然不能断定是非,但双方仍紧信日后自会有报应。

景颇族古老的赔偿法

解放前,景颇族有奇特的“神判”方式断定是非曲直,也有奇特的赔偿方法,即一种原始形态的“模拟赔偿”。

盗窃赔偿:景颇族视偷盗为最耻辱的事。他们皆日不上锁,夜不扛门。若犯盗窃罪,将受到严重惩罚。偷鸡的模拟赔偿为:鸡嘴,赔偿铁犁头一个;鸡身,赔偿衣服一件;内脏,赔偿数珠一串。同时,还要赔偿煮鸡的土锅一口;鋩一面,表示砍鸡时用的砧板;毯子一床,表示拔鸡毛时作为垫子用的树叶;偷牛,罚以盗一赔四的赔偿。若偷牛者系进入牛栏盗牛,另罚大鋩一面,火枪一条。其意为:鋩可随时惊醒人,火枪,若进入室内盗窃,除赔偿所盗之物一份外,外加钅芒一面和火枪一条,其用意与入牛栏内盗牛的意思相同。若在室内开柜而盗,则再加赔一面鋩,以示让失主更加惊醒。凡举行赔偿仪式,皆请巫师杀牲念咒祭鬼。

杀人赔偿:若系过失杀人,则对死者家属进行摸拟赔偿。头,赔偿土锅一个(或葫芦瓜一个)。头发,羊毛一石匕;大脑,银元一石匕。牙,锁一把。眼,宝石两颗。耳,木耳一石匕。手足,长刀四把。骨骼,火枪一条。内脏,数珠一串。皮肉,缀有银饰的衣服一件。生命,八至九头黄牛。

赔偿时,要举行特殊的赔偿仪式。届时,先支架好铁三脚架,再安放一口大铁锅,然后按先“头”后“脚”的顺序,将赔偿物一件件放入锅内。同时,请巫师杀牲念咒祭鬼。待死者家属领走赔偿物,双方怨仇即一笔勾销。

伤人赔偿:赔偿布十二尺,鋩一面,火枪一条,黄牛一头,此外还要负担医药费。同时,亦请巫师杀牲念咒祭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