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漫游杂记 - 独入苍山

 

骑马所能到的苍山原来只是苍山的半腰间,那儿有座寺庙,一座既不宏伟,亦不精致,没啥特色的寺庙。倘硬要说有啥不同之处,除了有个叫什么什么的名人曾在此吟诗作词外――我也没去钻研他作了哪些是否名流千古的诗词――以我之所见,就是儒、释、道得以共奉之不正宗吧。这儿供有孔子、佛祖、太上老君各各不同的神像,不多,但都是各派圣祖。不敢得罪,但也不见得都膜拜,便照例是在各位神像前鞠躬表示小民已经前来参见过了。

顺着马夫指点的一条观景大道去看已对游客开放的景点,远远望去,一眼望也望不到头弯曲于山腰中的平坦石板实觉得没啥意思,苍山莫非如此索然无味?略顿片刻,便决定独入苍山无人区,探探险。

在上山途中已听马夫谈起,山顶海拔4200米,马是上不去的,也没什么人上去,就是在当地,也只有两个人上过山顶。山上具体有什么不知道,有没什么骇人的动物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也不知道,通通不知道。只晓得若要上到山顶就得早上六点开始上山,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当日返回。懊恼于马夫的一问三不知,那就去探知吧。

起程!顺着庙后一条小路开始上山,不到五分钟便到了一个小坝子,有人家,还出租麻将呢,除了一个好老的老太太守家外,没人了。问清了上山的路,绕过小院子。便真正开始了爬山。

言之为爬山,是因为过了小院子便没路了,既没有了人工刻意凿出的路,也没有“因为走的人多了便也就有了路”的那种路,更没了被马走出的路。于是,便当然是在爬山了。山体总有一些地方是可以放得下脚的,而且也是有人走过爬过的痕迹的。将脚放在勉强能放的地方,再将手拉住能够拉得着的小树枝、老树根、尖石头、硬泥巴,便一步一步往上爬了。越往上走,路就越来越不清不楚,更多的时候,我便沿着山水流下的地方往上爬。但越往上走,徒步的快乐便越来越有味道。

我很快乐,独自坚持在这手足并爬之中!

很快,第一座山峰翻完了,站在四周全是松树林的山顶,望着曲伸到山后蜿延崎岖看不清究里的小路,一瞬间,我开始有了几分钟的迷茫。我孤身一人在这遮天闭日的丛林中,看不见天,看不到底,望不清远方,也不晓得自己身处何境;我身边没有人,没有动物――除了只会在天上飞的鸟,我也没有装备,这儿也没看到小溪。我不知道,是否还该前行?不自觉地掂掂背包,除了相机、手机便只有三五个小桃子及一个麻梨,本来梨子是有两个的,在山下时为了奖励马儿给它吃了一个,这让我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除此之外,我连一支矿泉水都没有。就如此,我还该前行吗?后一座山想必去的人更少,这是一路往上走时见到越来越少见的垃圾,越来越难走的路而想到的。衣服、食物、水、指南针、药品、武器、地图。。。。。。我几乎一无所有!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我发呆了。

发了一会呆,又发了一会神。一个人的好处在于随心所欲,一个人的坏处在于听不到建义。又发了一会呆,再发了一会神。还是站起来吧,我决定继续前行。一直以来,我不都在渴望能徒步吗?一直以来,我不都在渴望着证明自己吗?那就往前吧!不过,想起马夫说起只有两个当地人进过此山,而且得早上六点上山才能赶得及返回。基于对生命的认真,我将下山时间定于中午十二点半,只要手机闹钟一响,不管前面有再多诱惑都要立即下山。热爱徒步,渴望攀登,但更得珍惜生命的完整。

面对一无所知的前景,我简单的思维放任自己勇往直前的冲动。在接下来的前行中,随着海拔的逐渐升高,山势不断的陡立,路途难度的加据,体力大量的消耗,每爬上不长一段路,我便不得不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弯着腰,双手撑着被雨水搅和得稀稀的地下休息片刻。肚子开始咕咕地叫起来,突然间就想起早上的牛奶和煎蛋了,多少有点遗憾早餐也吃得太少了吧。好在有莫名的好奇心,好胜心在支撑着我疲倦的身躯――我始终没敢坐下去哪怕一秒钟,只因我知道,在这样的路途中,每休息一次就会折掉再往前的信心一分,更有甚者,就会意味着再难前行。

当我爬上第二座峰顶时,眼前竟又重复着前一种景象,依旧看不见天看不到谷底,看不见远方,也望不到身后刚已走过的路。我仍旧被包围在这重重树林中,全是树,还有就是雨,没有垃圾,连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也没有。我的惧怕开始漫延了,因为一直淋着小雨的原因,衣服全湿完了,所幸一顶帽子还让我头脑保持着清醒。我有点冷,皮肤紧绷着,我想我脸色定是发白的,可该死的手机还没响,以就是说,既定时间还没到。前面究竟还有多远?我才能看得到天,看得到山谷,或是望得到远方?密林!我一直在这密林中穿梭,我一直没看到阳光,没看到小溪,也没看到爬行动物,哪怕隐葳在密林中一双眼睛也让我感觉一下吧。在一个充满着不可预见的地方,孤寂如此折磨人。

我还是前行了,第三座山峰的海拔上升得比下面快,因为极少有人上的缘故,此时的路更难爬了,所幸还总能辨别前人踏出的痕迹的,这是让我没有更深入想得更多的主要原因。在我整个的思维中,除了偶尔停下时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惧怕外,便只有“前进,前进,继续前进”了。似乎那时的我,便仅因“前进”这两个字而存在着。气喘嘘嘘之中,我渐有了耳鸣的感觉,透支的体力让原本呼吸不太好的我略显有点困难,我相信,此时,我已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山体上了。果然,我见到了一块路碑,这是我在全程苍山见到的唯一一块路碑。上书:苍山核心区,海拔三千米以上。一种释然,我终于决定暂停了下来,因为在这块碑的地方,让我抬头看到了天,低头看到了山谷,前面望过去是一片平原,大理城就在那儿与我微笑,远远的是洱海,静静的流淌着,与深深浅浅的云天相连,不远的天空飘着几丝浮云,象神仙姐姐的腰带,而轻轻拂过的微风让我享受着最纯净的大自然。啊~~我张口大叫一声,让身体中所有的郁气全都吐出来,再吸入一口最清新的空气。我骄傲着,屹立于苍海之中,飘然于浮云之上,而又那么真实地脚踏实地!

手机响了,真是丝丝紧扣,让我停留在此,享受在此,开怀在此,收获在此。我将一枚桃核埋在站立的地方,不知它会否吐芽成,也不知我是否还会有机会再此看看,没啥目的,只想埋下一粒种子。

未知的前方仍旧吸引着我,但理智告诉我,勇往直前是需要条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