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大理 说不尽风花雪月

 

赶到大理已近夜里十点。正值农历十六,古老的城门楼上,悬挂着一轮无比完满的圆月,皎洁的月光轻轻洒进城中的大街小巷。街上行人不多,卖乐器的小贩在路边悠悠地吹着葫芦丝,悠远的曲调萦绕在宁静的月夜里,把沧桑化作了一片安详。

大理是个历史悠久的地方。早在四千年前,苍洱之间就已经分布着白族祖先的足迹。秦汉之际,这里是四川通往印度的“南方丝路”的中转站,与中原也有频繁的接触。唐代初期,南诏国建都于此,大理一度成为云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虽然其间多次改朝换代,中原也曾几度把战争的的烽火烧到这里,但由于大理在地理上偏安一隅,心理上也是远离纷争,千百年来,和平的岁月远远多于战争的日子,在这种自由和安宁的空气下,人们的生活也相当闲适。家家户户都养花种花,庭院内四季花开不断,闲来大家就在花下喝喝茶,聊聊天。门前的清石板路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石渠里的水哗哗地流过街头巷尾。即使到了今天,大理人也依然很有生活情趣。每天早上,街上总是有很多卖花的人,在他们面前摆着一束束清香四溢的兰花,雏菊和百合。妇女们上街买完菜,顺便买上一束花装在菜篮里,带回家作为点缀餐桌的风景。

大理人爱花,长得也相当漂亮。据我观察,这边的人大都是高而挺的鼻梁,深深的眼窝,一双眼睛又大又黑,配上浓而长的眉毛,显得尤其精神。不过大理地处高原,日照相对较多,大理人多数肤色偏黑,但属于黑里透俏的那种(与之相比,纳西人黑得沉稳,藏族人则黑得粗犷了)。也有些女孩皮肤雪白的,如果不是化妆品的功劳,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就像蝴蝶泉传说里的女主人公。

大理人美,要归功于山水的孕育。苍山如屏,洱海如镜,苍洱之间有着最新鲜的空气,最干净的水,最悠闲的白云。可惜我去时是五月底,苍山上的积雪大部分已经融化,青青的小草遍布山坡,淙淙的溪水从山上流下,注入洱海。洱海的水比平时更加丰盈,但依然非常清澈,靛蓝色的湖水在风中微微起伏,真有点大海的感觉。据当地人说,今年3月大理下了一尺厚的雪,苍山下,洱海边是一片冰滢洁白,那时湖水格外湛蓝,就像是一块镶嵌在天地间的蓝宝石,令人神往。

背靠苍山,面临洱海,矗立着大理最著名的建筑——崇圣三塔,三座佛塔一大二小,成鼎立之态,是大理的标志。主塔名为千寻塔,建于唐代南诏年间,是现存唐塔中最高的。两座小塔相传建于五代,宛如侍女般一左一右簇拥着气度雍容的主塔。三座塔设计水平十分高超,虽经一千多年的风雨剥蚀和无数次地震的摇摆,塔身依然挺拔,不像意大利的比萨斜塔那般摇摇欲坠,的确配得上塔前照壁上镌刻的“永镇山川”四个大字。

在大理的时候,我在洋人街消磨了不少时光。洋人街原名护国路,整条街酒吧、茶馆、西餐厅林立,很适合老外和小资情调的人闲逛,据说很多国外出版的旅游指南已经直接把此地叫做洋人街了。洋人街整体感觉有点像阳朔的西街,但是沐浴在大理自由散漫的空气里,别有种懒洋洋的情调。特别是洋人街尽头的那几家酒吧书吧,格外幽静,坐在铺着蓝印花布的木桌子边,端着咖啡,听听音乐,今生今世身处何方暂时也不重要了。

大理的住宿推荐两个地方,都是在洋人街尽头处。一个是榆安园,他家的庭院特别漂亮,小小的池塘,整洁的甬石路,如荫的树木,一簇簇盛开的绣球花掩映着式样简单的茅草亭。不过榆安园也有七八年的历史了,住宿虽便宜,但房子有些旧,要想享受这里的气氛,可以每天来吃早点,坐在水边阁楼上眺望园景,也是件怡然自得的事。另外一个地方是榆安园往下十米左右的水云客栈,刚开张半年不到,设施齐全,非常干净,普通两人间50元一天,床单被套都是雪白的,最让人意外的是卧室外还自带一个小客厅,摆放着藤椅和茶几,主人还颇有心思地在茶几上插了一瓶绿叶水生植物。有了这样惬意的小客厅,真想把知己好友都聚拢来谈心。

前面参差提到了大理的花雪月,最后再提一下风,大理白天阳光强烈,气温颇高,到了夜里一降温,空气对流,风很大。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下关城外的那排风车,当时坐车从昆明赶到下关,远远地看到这些风车在夜色中呼呼地旋转着,好像在欢迎我来到中国的西部,从那一刻起,感觉已经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