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云南旅游网 > 云南旅游景点 > 楚雄旅游 > 楚雄旅途游记 > 尘封的古盐镇——黑井

尘封的古盐镇——黑井

 

到黑井已经傍晚,车停五马桥头,一行人步行进街,望一眼脚下的江水,流得憔悴,涸水季节的江河,鸭子见了也会打瞌睡。

抬头见天,不见夕阳。黑井依山而建,夕阳稍一偏西,即受大山遮拦,古镇与夕阳无缘,更显迟暮苍凉。  山的阴影催促镇上的人家早掌灯,临街的店铺已纷纷打烊,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气,以及那童年就闻惯了的柴禾味。走进一家牛菜馆,酒足饭饱以后一算帐,6个人才吃了20余元,我们忙着表扬女老板厚道。

寻到一家还清爽的招待所住下,入夜听得见火车的轰响,间或还掺杂着几声夜鸟的蹄叫。

黑井无朝阳

很多人喜欢赖床,在别处,这是一种恶习。但在黑井,赖床却有道理因为东西两座山都高,朝阳得天天去爬大山,显得比山外的太阳累一些,猜测“白驹过隙”一词的首创人可能到过黑井。

黑井的太阳还有个好处,它呵护女人和娃娃。因为起落太匆匆,高原紫外线便少了,徜徉中这一发现由黑井女人证实:“怎么你的皮肤这么好?娃娃也一样”。“恩,山挡着呢,太阳短,养脸。”女人答。呵,黑井的太阳,高原汉子变的?山就更不用说了,像硬铮铮两条壮汉,挡住吹向黑井女人的风沙。  感谢太阳,让“幽兰开在深山里”,从此我不再诅咒太阳,虽然它常把我们城里女人晒成黄脸婆。

打量黑井

透过历史的蒙尘,黑井在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荣耀辉煌--历代石塔石坊、黑井文庙、走马转脚楼、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一颗印、悬空飞来寺、明清晒谷场、古门楼、古石碑、古城墙、古驿道、武家大院、另武家大院、进士府……更多的还是黑井留下的故事。

一切不经意的组合,构成了黑井不可替代的另类风景,不说其它,仅就黑井的古民居一项,就足够成立个“中国民居博物馆”。黄昏时漫步古驿道,不经意间进入“枯藤、老树、昏鸦”的境界。蹲下来摸一摸青石上的马蹄印,更感慨这条路上匆匆来去过多少人?承载过多少盐和银?

据镇上人士介绍:历史上的黑井曾创下过年税十八万两白银的记录。约占当年云南税收总额的64%,由此不难想见当年的黑井是何等的显赫!

三条至今仍保留完好的老街,看起来就像是20年前的老昆明。沿街都是木结构店面,其中不乏画栋雕粱的艺术精品,但大多数店铺已经永远打烊了。不过我想,这里随便打理一下,应该能胜得过数百万元的影视置景。镇上人士提及当年的烟馆、酒馆、茶馆、医馆,还有春楼马栈杂货铺都高度集中在这三条老街上。半个世纪以前,山外的戏班子皆以能来黑井铿锵一番为荣。几个世纪以来,黑井数十家制盐灶户维系了这里数百年的繁华旧梦,如今“无可奈何花落去”,但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从元朝至近代,中国社会历史沿革在黑井可看得出个大概。所以说,要考古到黑井,要怀旧也要到黑井。

武家大院

到黑井不去逛一下武家大院,可算作没有到过黑井,此话丝毫不夸张。

武家大院座落在镇外山脚下,自成一体,从它的占地面积和建设规模推断,武家属黑井首富,工匠是当年高手。

还未进院,便闻院内喧嚣阵阵,探头看之,见是一群昆明青年男女,暗自惊叹这些时尚青年不凡,竟然也有“思古之悠悠”的情趣。

先看武氏门楼,一对把门狮缺鼻少眼,估计是“整容”于疯狂年代。门头倒是少有损坏,其木雕工艺美仑美奂,令人嗟叹当年的工匠聪慧踏实,“此物只应剑川有,黑井竟得久藏之”。

镇文化馆李馆长颇有象征性地打开门锁让我们进入,其实不用开门,数处均可进入。

就黑井而言,武家大院最为宏伟,占地面积相对较大,虽历经半个世纪岁月侵损,当年奢华仍依稀可辨,院内亭台楼阁花园天井暗道陈仓大房小阁曲径回廊处处通连,推开一个露天小院的门,整块石头雕琢而成的浴缸竟与现代形制一样。

武家大院的建筑特点是全木结构,门窗围栏都是精雕细刻,大概数了一下,整个建筑群共有房60余间,猜想当年武家孩童尽是捉迷藏的高手。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武家建筑多由“王”字结构组成,不知武家老爷的建房构思是否暗含“世代称王”或“王侯人家”之意?

更叫人称奇的是,武家大院的每一片瓦都烧制有《西厢记》图案,武家建筑群座落在黑井西边,瓦片图案暗喻什么,不得而知。

归纳武家大院特点有六,乃:开放中见保守,豁达中见闭塞,富庶中见节俭,和睦中见等级,宏伟中见孤独,露富中藏戒心。当年主人之繁杂心机,观后略知一二。

拜谒进士第

由于硝盐的被发现和开采,当年的黑井迅速崛起,受儒家学说及中原文化的渗透和影响,黑井这个高原山沟建起了文庙,乡学中有历代文人学士涌现,传说光进士就有数位,举人、秀才更是数不胜数。

我们慕名进入一个门楼上有“进士第”文字的院落,主人问明来意,十分乐意地引客上楼,从贮藏室里抬出块沉重的、上好木料刻制的“进士匾”,我等亦向进士灵位鞠躬,以示对先贤的敬仰。进士后人邀请午餐,我们婉言谢过,起身,不再打扰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