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静到极时亦是美

 

友人多次说起土林时,眼睛里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很难意会,总之觉得很特别。虽有观景不如听境之说,但我总感到自己的目光不能具体地触及,这种说景实在是一种诱惑;对于酷爱摄影的我来说,不可能用相机拍下语言,这种说景更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心里存下了亲知亲触这一特有的自然氛围的意念。

夜如泼墨,凌晨4点我即与朋友驱车前往土林。刚出城区老天就翻了脸,大雨狂注,黑咕咙咚中四处水响,幸得朋友驾车技艺高强,凭着感觉一路冲撞而去。

午后,天气放晴,四野茏葱,一次次抑制着停车按动相机快门的冲动,只惦记着很远的土林。转下公路,沿沙滩推进,车轮时时刨起如射的沙流,十分艰难。绕过山包,一片广阔的灰黄色呈现眼底,瓦蓝的天空已由灰转黄,一种从未有过的,仿佛能触摸到远古的感觉冲击着心灵。横沟竖壑,断坡孤峰无一不是雨冲日晒的作品,远远望去,颇像一座阿里巴巴苦苦寻找的古城,荒凉中深蕴着无尽的神迷。喊一声“芝麻开门,”我们透门而入。

山坡对开的门口,沙地上立着两三排小平房,很像知青大返城后留下的那种集体户住宅,空落落的不见一人。土峰围成一个宽阔的庭院,平如水荡,像沙漠却又有一种结晶似的坚硬。几个巨大的卵石滚在一边,一团团孤寂的影子格外浓黑。

我和朋友各自提起相机,钻进土林。

土林像石林。一座座土峰如无际的森林般拥立在旷野,皆因雨水年年岁岁的冲蚀,在自然之手抚弄下形成各种似是而非的姿态:有的如柱,顶天立地,裂痕历历,让人置身古罗马竞技场的遗址;有的底宽顶尖,四边有季风切割的平面,加之泥沙滩积的一层层横断面的显示,对着它,你完全可以想见埃及金字塔的壮观;也有的成双挨挤或三鼎成众,貌若人形且衣冠多彩,你可以会意出夫妻相送的传说,也可以杜撰出唐僧师徒的西行取经。这种景观奇就奇在它蕴含着自然界的博大与威风,浸透着撼人心魄的历史的刻痕。这种景观妙就妙在它对你所会意的各种形态的似与不似。似,给你下意识的创作以种种素材;不似,又给你出神入化的思绪以不能穷尽的意念。面对如此奇妙的景致,你会忘却自我,你的退想会无边界。

土林不似石林。因其土,它的各种成形浑圆而含糊,更有一种雕塑时大削大砍的粗犷与毫放,让人不能不赞叹它的疏松竟有如此高危,如此抽象的堆砌。其实,这土恐怕是个借意。它并不像普通的土那般软,也不像普通的沙那样松,有一种触之割手,踏来咯咯作响的结晶感。尤其是它那种带着褐色斑痕的土黄色。整个区域汇成一种苍茫的调子,让人触摸到混沌初开的历史震撼。

黄昏中钻出迷魂阵似的土林,拖着长长的影子找到一块小砾石般爬伏在沙滩边缘的吉普车旁。回首远望,群峰拱驮起一块土石,恰似一只灵龟伏在天际,一团鳞状的,灰白透亮的云彩,映着落日的余辉舒卷而起,飘渺如一缕细烟的末端正好叠在“灵龟”的嘴头,茫茫无际的土林荡起一股浩然之气。朋友还没有钻出,周围没有人烟,好像飞鸟都没有看见一只。许是因为土林疏松的质地格外吸音。一片越来越浓重的灰黄色中,四野几近无声。越发显示出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吸附力,仿佛一切都退到了万物初萌的那一时刻。我顿时感到一种异样的目光从双眼溢出,就象先前友人说到土林时总带有的那种目光。

土林渐为游人所知之时起,至今一直伴随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视点。一种被土林独有的形神,特别是身临其景方能感受到的那种氛围所震慑;一种则认为土林因严重的水土流失所成形,是大自然身上不能示人的一块伤疤。其实,既是大自然的景观,它总会引发人们不同的观感,总要展示其独有的神奇,如果引人游玩之余,更以珍爱生态平衡的警喻示人,且不是一种更为有益的旅游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