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搜索WWW     搜索本网

游北海湿地

 

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湿地在腾冲的哪个方向,只记得从火山地质公园出来后,车队经过一段尘土飞扬的砂石路面,下几个坡,著名的北海湿地就到了。

《湿地公约》中说,湿地是指不问其为天然或人工、长久或暂时性的沼泽地、泥炭地或水域地带、静止或流动、淡水、半咸水、咸水体,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米的水域。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肾”,也就是说它在地球吐故纳新的过程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而据我所知,地球的“肾”是越来越成问题了;另一个概念:北海湿地是云南省惟一的国家湿地保护区。

初冬晴朗的下午,太阳在滇西丰润的山顶并没有任何颓唐之势,慷慨地撒下万千金线;近处的草地湿润着,踩下去会有微小柔软的起伏,远一点则成了沼泽,浅浅的水面反映着光线,再把光线直接射到看着它们的眼睛里,更远处,弯曲的小河掩映在齐腰深微垂的蒿草之中,旅游者坐在木船上,摇桨人身子弯成弓形,跟云飘动的方向一致。从某一个角度看,散落在湿地上的人就变成了附在草茎上花花绿绿的虫子,随风摇摆。

一些人走湿地的时候会租一双长统雨靴,彩色的,堆在长木板搭成的栈桥上,三块钱租一双,出租靴子的都是当地妇女,三五个人一起,一律有黑红的脸和一口白牙,飞快地织毛线,编装鱼的竹篓。她们指给我看她们的寨子:就在湿地边上,竹林里露出的一块,白的是墙,黑的是瓦,这时已经出来两三缕炊烟,给多情的诗人看见,肯定是会来几个“啊”、“呀”什么的,何况还有“牧归的老牛”,何况还有悠然飞过湿地上空的麻鸭呢。

有资料说:北海湿地是云南最大的火山堰塞湖,原来湿地的面积有3200亩,后来有1500亩被填海种地毁掉了,现在已经很难恢复原来的地貌。

同去的电视台记者忽地心血来潮,拣起一只竹篓,试图挂在栈桥突出的木桩上,然后以戴上竹帽子的木桩为前景,拍摄几个空镜头;打毛线的和编竹篓的都没有停下手中的事情,也许对这处旅游者爱来的地方,这样的场面并不稀奇。

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地方好好地、不为外人所知地、与天地自相吞吐地存在了若干年——从几十万到几千几百年,一旦不幸被我们这个贪心的时代找到,成为旅游者、探险者、好事者的目标,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们这一两代人改变世界的愿望、只争朝夕的劲头前所未见,我们身后的一切会是什么样?北海湿地的下午,风里带上了几许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