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翻越高黎贡山至腾冲

 

主题:重走抗战路—翻越高黎贡山至腾冲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和准备,我们一行七人于五月一日下午五时自保山地区百花岭自然保护区开始沿南方丝绸之路的南斋公房古道翻越高黎贡山,开始名为“重走抗战路”(1944年5月11日,国民政府在滇西沿怒江一线开始大反攻,此路为进攻路线之一。)的野外穿越及人文考察纪念活动。

作为世界A级自然保护区和云南省自然、气候分界线的高黎贡山,五月初已经是万物葱茏,生机勃勃了。虽然我们的穿越路线是在保护区的边缘区,但高黎贡山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特征也仍然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首先是鸟类众多,从早到晚,耳边随时充溢着或婉转或高亢的鸟鸣,且不时可以看见它们轻灵自由的身影,使郁暗的林下之路充满了生命的动感,令人心旷神怡。伴随着森林中湿润凉爽的清风(但此种感觉仅限于高黎贡山的旱季),我们行进中不时有火红的、粉红的、白的杜鹃闯入眼帘,山道上常常铺满缤纷的落英,与苍绿的苔藓、四时的落叶一起重归自然的怀抱,完成生命的轮回。云南是中国兰花的主产地,品种繁多,可令我们吃惊的是在这千年古道的两侧,常常就丛生着大量的兰花(此时正盛开),白的、紫的淡雅而高贵,间或还有独特的品种独居险处、吐蕊流香,令人顾盼,平添翻越的色彩和情趣。

翻越的第二天(五月二日),我们在古道最高点南斋公房宿营。三日清晨六时五十六分,一轮红日冲破锁住怒山的阴云喷勃而出,给山脚下的怒江镀上了一层金色,此时的怒江看上去静谧而温顺,似乎轻轻就可跨越,然而六十年前(1942年)正是这条名字上就颇具性格的大江阻挡了日寇的疯狂进犯,岁月已然逝去,但高黎贡山和古道上至今仍可辨认的战场遗迹还在向每一个后人述说着充溢着惨烈和民族正气的滇西大反攻(具体内容详见段培东著《剑扫风烟》《松山大战》两书),在以它们亘古不变的深沉、博大与美丽祭奠着逝去的英灵,观看着现实,迎接着未来。经过总计十四小时(行走时间)的穿越,五月三日下午三点半,我们到达了高黎贡山西侧,古道上第一个大的村镇--江苴,热闹的乡街已接近散去,看着这七个行装怪异(全套野外装备),风尘仆仆的城里人,淳朴的腾冲人民不时地招呼我们,一句句发自内心的“累不累”“进来休息一下”“喝口水”的问候使我们由衷地感受到了在遍布钢筋、水泥、汽车、商业化气息的城市里久违的善良和清净。晚饭前短短的休息,我转了一下这个在当年腾冲抗战中多次遭受日军残酷扫荡的小镇,石路两旁古老木房的檐柱上仍然留有当年的弹痕,与眼前这欢乐和平的赶街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人们有理由欢快,因为在民族危亡之时他们曾经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自由的尊严。

四日,游历腾冲著名的北海湿地和火山喷发形成的柱状节理景观并于夕阳西下时分慕名前往著名侨乡--和顺,徜徉于青山碧水黑瓦白墙之间的侨乡街巷,景致几有入徽州之感!步入那座全国最早并至今仍开放的乡村图书馆,一幅幅老照片、历史简介、众多的藏书映衬着古朴典雅的环境,浓厚的文化氛围无不显示其“文化之津”的内涵,不置身其中,如何相信置身在历朝所指的化外之地、西南边陲?成见和现实就是如此冲撞激荡,构成了巨大的差异美感!环视街巷之间,农夫老妪,学童青年往来人等皆谦恭有理,居家生活井井有条,一条清澈的河流绕村而过,隔河对岸夕阳之下正在犁田(腾冲气候温润、绿化率极高、四时皆可耕作)的老牛、农人和傲立一旁的数只白鹭构成了一幅绝佳的水墨丹青。此时居于此境,颇有桃花源中鸡犬之声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得之感,真是风水绝佳,地灵人杰。

晚上,我们一行三人乘车直趋腾冲抗战系列丛书作者,农民作家--段培东在城西小西乡的农舍,当晚段老师刚刚进行革命历史教育回来,听说我们的来访,已经睡下的段老师翻身下床,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一起回顾了那段激荡起伏的年代,畅谈了各自心中的激情,同时我们表达了对他的事业的敬意和支持(除写书外,段老师正全力进行民间对日索赔的组织及举证和材料收集工作。),从段老师饱经沧桑的面庞和坚毅的目光里,从他铿锵且掷地有声的话语里,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民族的正气和不屈的魂魄。离开段老师家,结合在和顺、在腾冲这几天的感受,我才真正理解了为什么在腾冲沦陷的两年里,腾冲人民能够非常有组织有谋略地与凶残狡诈的日寇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成为抗战中中国军队在大反攻中收复的第一座县城。这一切绝非偶然,仅仅因为腾冲坚实的文化(此处不谈丰富)底蕴和傲骨铮铮的民气便使得历史必然地将这一光荣赋予“她”,“她”当之无愧。

此后的两天,我们遍游腾冲火山群和徐霞客曾经盛赞的道教名山--云峰山并最终直下“热海”,夜晚浸润在露天的温泉里,仰望着高原苍穹的繁星,凉爽的夜风拂去奔走的疲乏,真实而充分体验了一次“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感觉,舒适极了。此次高黎贡腾冲之行,野趣和文化历史感俱佳,跋涉的艰辛和休憩的舒适并存,而且在翻越高黎贡山的过程中竟然有一只小兔(同行朋友带的)和一只小哈巴狗(保护区保护站的自愿追随者)同行,颇添乐趣,只是小兔在山顶因饥不择食食肉自尽,平添此行的一丝“悲壮”色彩,而小狗则因其忠诚和憨直几乎累到走不动(最后被我背上去),我们下山时托马帮带还给主人。总体上讲,此行非常不错,可说劳逸结合,动静皆宜。整个腾冲平和静雅的气氛,葱茏茂盛的绿意,颇有翻越高黎贡即入世外桃源之感,比之丽江大理越来越浓的烦闹,几不可同日而语,清逸脱俗,乃修身养性之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