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触摸最真的西双版纳

 

丽江与大理火了,便很少有人提起西双版纳。版纳没有异国情调的酒吧与艳遇,有的只是彻彻底底的民族风情与神秘幽深的热带雨林;来到这里,不是为了附庸风雅,而是要去寻找那种最原始的感触。

这一次,我跟随一位法国摄影师的镜头寻访版纳——为了认识它最纯粹的一面,我们忽略了那些已经商业化的表面浮华,真真正正地来了一次“上山下乡”之旅。

经过了漫长的长途车颠簸,我终于到了版纳,此时我被颠得几乎错位,正要发作,我站在了版纳的街上——阳光很暖,看着街上缓步行走的行人,裹着纱笼荷担而纤腰翘臀的“小卜哨”,高大棕榈树的身影,突然间,一肚子的不快就烟消云散——这就是版纳的魔力?

景洪是西双版纳的首府,人们习惯把它呼作“黎明城”,也是我们上山下乡的起点。

宁静的勐龙

距离“黎明城”最近的寨子是橄榄坝,傣语名字是“勐罕”,傣乡的风光也就是从这里逐渐展开。但是由于距离太近,开发也相对成熟,坝子里到处停着各色的旅游巴士,而游人们也像天外来客一样煞风景,所以,“去大勐龙”——摄影师发话了,司机继续前行。

大勐龙是距离景洪较远的一个县城,距离中缅边境很近,抵达时已经是正午。

沿着一条泥泞小路走进村寨,才知道傣家竹楼的神秘之处。傣族竹楼,是用几十根大木柱支撑起来的“空中楼阁”,地板用竹片铺砌。楼上住人,楼下四面敞开用于堆放杂物和养牲畜。

午后,大部分傣家人都到田间劳作,寨中静得连一根针都能听到,土路上安详地躺着好几只肥头大耳的猪,睁眼看看我们便又旁若无人地转头昏昏大睡。摄影师开始忙活起来,在寨子里东跑西蹿,偶然碰到几个腰缠纱笼、脚蹬高腰水靴的傣族女人从自家门出来,便成为打破宁静涟漪的石子。

在村中转了两圈,我们没有见到几个人,只在村中的奘房前遇到两个沙弥,冲我们微笑点头。一村一寺,一寨一庙,这是傣族村寨的特色,而傣家人把这种村中的寺庙称为奘房,村人问卜前程、红白喜事等大小仪式都要在这里举行。奘房很美,古旧的瓦顶写着它陈年的历史,屋檐下粉饰着金光闪闪的图案却又显示出它豪华的身份。我们对着奘房频按快门,披着橙黄色袈裟的沙弥摸着脑袋好奇地看了一会儿也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座空空的奘房任我们自由出入。傣乡的寺就是这个样子,四周空空荡荡,平常的像是自家的大院子。

在勐混逛周末集市

“露水一散,集市就散。”这是版纳日常集市的写照;而周末集市却不一样,要开一整天,四乡八镇的族人都会过来赶集,热闹非常。为了拍到赶集热闹的图片,我们特意驱车前往勐混。

傣族少女们赶集都会打扮得很漂亮,脚穿半高跟皮鞋,身上大红大绿,手中再举把色彩鲜艳的遮阳伞,未婚的把乌黑长发编成辫子、已婚的要歪盘着头发,在鬓角插一支散发着香味的鲜花,无论是在晨雾中还是在烈日下,即便是集市上有再多的人流,依然赫然夺目。

勐混的市场很大,在一个大棚里,一眼望不到头。赶集的人随着太阳的升起渐渐增多。周末集市是四乡八镇里最大的集市之一,摊贩们售卖货品也很丰盛,棉布、鞋帽、服装、书包、蔬菜、水果直至针头线脑、山货野味一应俱全。

闯进阿克族村寨

除了傣族女人外,周末市场上经常会看到很多装束更加特别的民族,转悠着,我们碰到了一个穿着绿色长外衣,头缠围巾,双耳挂着巨大耳环的女人,后来一问旁边的摊贩才知道这是阿克族。“既然她们到这里赶集,那么她们的村寨距离这里也不远!”大家便从市场中撤出上车,向缅甸边境方向开去。

开了不远,远远地就看见半山腰有一个稀稀落落搭着四脚木屋的寨子,我们徒步走了上去。路很不好走,坑坑洼洼忽高忽低;而四脚木屋建得随意至极,高一处低一处,左一处又一处。

到了寨子中间,两个阿克族的老人正坐在木屋的前面闲聊,一个怀里抱着一个光屁股的婴儿,另一个靠在身后木屋支脚上吸烟。看到我们,两个人抬了一下头,刻满风霜的铜色面庞上闪过一丝惊讶,瞬间又安详了下来,依然在轻轻交谈着。我冲她们笑一下,两个老人也很和蔼,不懂汉语,只是看着我们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