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游网 昆明旅游网

西双版纳:挥不去的旧梦

 

西双版纳给我是一个挥不去的梦:大象、孔雀、竹楼,月光下的凤尾竹、密密的热带雨林以及漫山遍野的橡胶树,都显得神秘而浪漫。葫芦丝浑厚圆润的旋律挟着孔雀坝的煦风柔柔地飘过耳际,熏醉了我,于是我背着行囊循着我的梦境来到了云贵高原。

中午12点从昆明出发,汽车一直在骄阳下匆匆赶路,夜色渐至,感觉凉爽了些,在单调的引擎声中,先后有人懒懒地睡着了,而我此刻毫无倦意,大睁着好奇的双眼欣赏暮色苍茫的山野。车灯的光柱里翻飞着小小落叶和昆虫,翩翩之中分不清哪是黄叶哪是翅膀,只见它们不断地旋转飞舞,美极了。山风钻进车窗摩挲着我的脸,送进来泥土和青草的气息。

翻山越岭,峰回路转,满天星光尽在眼前,宝石般的繁星缀在湛蓝的天幕上,明亮得令人赞叹。以前从不知道高原的夜空竟如此晴朗,星光竟如此灿烂,凝神望去,仿佛自己离天、离星星好近好近。路过一个小镇时,忽然看见路边的电线上密密麻麻地歇着好多燕子,怕有几千只吧?仰头望去,黑暗中只模模糊糊看见望不到尽头的电线上一只紧挨着一只白晃晃的小肚皮,让人忍俊不禁,这些可爱的小精灵!

景洪市区不大但很整洁,市中心的十字路口有一座雕塑:四头大象。街道两旁既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也有古朴的楼台亭阁,绿化带里栽满了产油量最高的油棕。公园很一般,没特别印象,唯一念念不忘的是公园里烧烤摊上的烤鱼,鱼肚里填满了辣椒和当地的一种什么香料,有点象葱,很香,那特殊的香味至今让我直咽口水。

这里的人性格温和、宽厚。到版纳的第二天遇到这样一件事让我颇有感触:我们的旅游车正在山路上行驶,对面突然出现两个骑自行车的山民,径直向汽车冲了过来,汽车一面刹车一面猛打方向盘避让,自行车虽已在一块泥泞地上减了速,仍然连人带车向前栽了360度的大跟斗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正担心他俩会伤得不轻,却见他们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冲车上的人憨厚地笑。若是在内地发生这种事,一场吵架是必定免不了的,然而那位受了惊吓的驾驶员只是很和善地轻轻问了句:“车闸坏了?”小伙子有点不好意思:“没车闸。”双方语气平静得象邻里闲聊,然后各自上路。

热勐仑热带植物园

一场夜雨将沥青铺就的盘山公路冲刷得干干净净。公路旁是高大的铁刀木,湿漉漉的树叶在阳光下泛着光,满树黄色的花点缀着葱绿的山野。不时看见放牧的牛群在公路边旁若无人地啃着青草,一派田园风光。公路从一大片原始森林中穿过,但见山谷幽深古木苍翠,林中莺声燕语鸟叫虫鸣;路边,一条小溪顺着蜿蜒的山路与我们同行,溪水并不清澈,但活活泼泼地煞是欢畅。

勐仑热带植物园占地112.5平方公里,规模相当壮观。茂密的椰林中,成熟了的椰树笔直挺拔,树上挂满诱人的果实,与柔嫩葱笼的小椰苗错落有致相映成趣。阳光从树冠的缝隙中偷偷溜下来,整洁的绿草地一地斑斓。

植物园中囊括了几乎所有的热带植物。鱼尾葵、三药槟榔、盘根榕树、直指云霄的望天树、结着珍珠般果实的珊瑚草以及风情万种的凤凰花树,五彩缤纷争奇斗艳,有的棕树光一片棕叶就大若一间小屋;一种叫不出名的豆科树的豆荚长达五、六十公分,夸张得让人几疑它的真假;“神秘果”能使酸味变成甜味,“风流草”可以随着歌声翩翩起舞,还有芒果、荔枝、香蕉、铁树王……

在这里还见到了久仰的红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诗里说的便是它。我偷偷地从老高的树上攀摘了两个豆荚,珍藏起来。园里小贩兜售红豆饰物的不少,安能与亲手采缬的相比?

寺庙

从景洪出发,汽车西行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勐海的景真八角亭,这是版纳境内最具代表性的著名寺庙。

八角亭整个看起来更象是一个华贵的皇冠:上端由若干个精致的飞檐翘角由大渐小重重叠叠至亭顶而成。亭下,大象、孔雀、青蛙之类的飞禽走兽雕像栩栩如生地座落在亭子四周。庭院幽静,香烟缭绕,在这远离了城市喧嚣的寺庙中我静静地感受着与世无争的淡恬,也感受着傣族独特的佛教气氛,那是一种宽厚平和的气氛,比内地庙宇的威严肃穆更具亲和力。

最扯人眼球的还是寺庙里那些可爱的小男孩。这些孩子约摸七、八岁吧,头发剃得很短,穿着合体的黄色和尚服,一脸稚气,游客提出和他们一起拍照,他们一点不推辞,礼貌随和落落大方,极为乖巧。

版纳的教育方式特别而有趣:傣族没有自己的学校,傣族男孩上学都在寺庙里,由寺庙分小学、中学分别传授着各个阶段的文化知识和佛学知识。在这里学习的孩子随时都可以还俗。傣文传男不传女,傣家女孩只能到汉族学校里去学汉语。

也见到一个相当于大学生的青年和尚,学生味十足,独坐角落里看着书。和他攀谈时,他放下手中书本海阔天空侃侃而谈,言谈中显示出良好的文化素养和现代意识。从他的话里,知道了寺庙里的文化课也是非常正规和系统的。不忍耽误他专注的学习,我们悄悄离开了他。

在缅甸

继续西行至云南边境,在打洛观赏了颇有名气的“独树成林”以后,我们进入了毗邻的缅甸勐拉城。漫步勐拉街头,感觉还是比较繁华,不少的中国人在这里做珠宝玉器、服装之类的小生意。街边堂而皇之摆着各种各样的春药,还有鸦片系列,一种比油菜籽还细小的种子,据说是罂粟种子,售人民币一元钱一小袋。虽然很好奇,却也未敢染指。

勐拉街上不时有值勤的地方武装走过,他们的军装设计得很漂亮,穿在个子比较高的军人身上,酷酷的。由于在国内就打了招呼叫我们别招惹他们,所以尽管很想拍上几张,也不敢造次。但终于还是惹了点麻烦。

勐拉街上有人妖馆,人妖们在表演节目之余纷纷上街招摇过市以揽生意,他们眉飞色舞地挑逗着过往行人甚至对人动手动脚,行人惟恐避之不及,四散奔逃。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滑稽的镜头,管它三七二十一便拍了起来。闪光灯引来一群漂亮的武装警察,走近面前要罚款。我大惑:“没拍你们啊!”“你拍了人妖。”方知人妖也是拍不得的,赶紧乖乖掏出钱来认罚,警官先生们拿了钱,欢欢喜喜地去喝酒,我则庆幸保住了我的相机和胶卷,皆大欢喜。

穿越热带雨林

在西双版纳,最诱惑我的莫过于去热带雨林了,一想到雨林就脚痒痒地恨不得马上出发。

事实上,我们在进入雨林的第一段路就吃尽了苦头。开始还算平坦、宽阔,进入山路后便越来越窄,越来越湿,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这时我们得知这里还只是热带雨林的边缘,“前面的路会更难走,恐怕你们得手脚并用才行。”一个当地人笑着告诫我们,我们将信将疑。

热带雨林里果然冷森,阴气逼人,参天林木蔽日终年不见阳光,非常阴暗。时逢雨季,窄窄的山路上积着半尺多深的烂泥,一脚踩下去,半天拔不出鞋,索性脱了鞋打赤脚,可是这样一来少了摩擦,脚下更滑了。

山路右边是深不见底的幽壑,试着探身打量一下,吓得吐了吐舌头:乖乖,摔下去可不好玩!于是尽量贴着左边的山坡,用糊满稀泥的手在坡上费力地寻找着一切可以攀附的东西,哪怕是一节枯树枝甚至小草。都已懒得说话,只专注地看着脚下的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踉跄前行,脚从泥中费力地拔出来时发出的吱吱声与谷底清亮的蛙鸣鸟语应和着,惊扰着峡谷里的静谧。

队������行进得很慢,出发前相约结伴而的游���已知难而退,留下抵挡不住密林深处诱惑的人们还在这里狼狈不堪地跋涉着。而人群中我又属极不安分一类,不甘跟在别人后面一点一点地挪动,于是磨磨蹭蹭地最终挨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擦了擦满手的泥,喘了喘气,我掏出相机转身拍下了人们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跋涉的镜头。这张照片后来成了我最珍爱的照片之一。

走完这段最难走的路,似乎已耗尽了所有的精力。筋疲力竭倒在峡谷底的河边,任流水冲刷脚上的泥土和浑身的疲乏。待惬意地洗完鞋和脚,站起来时已重新精力充沛:我又活过来了!

凭着搭在河上的一根光溜溜的圆木,大家战战兢兢地过了河。依然是密林,而路已不再难行。树林里遍铺着厚厚的落叶,松软、干净,犹如地毯,此时才有暇悠哉游哉细细观赏。这里珍稀古木特别多,但我们根本叫不出几个名字来,四、五个人才能合抱的大树随处可见,站在巨树下,我们成了小不点。

树干的形状也千奇百怪,不知何故会长成这样,更不知它们高龄几何:几百年?上千年?只感叹大自然如此奇妙,馈赠如此丰富,而自己却是那样无知那样渺小。

在阴暗的密林里行走,时常担心脚下会突然出现一条蛇啊什么的,可是我们走了那么久,什么也没看到。也许原始森林已不再原始,动物们早已被迫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家园,躲到另一个暂时不为人知的角落去了?想到这些,心里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和罪过感,仿佛自己是丑恶的侵略者——至少对那些无辜的动物来说是这样。人有时候真的会面对许多矛盾和尴尬。

又要过河了,这次连独木桥也没有,而且河水更深更急。众人相视而笑:别无选择,跳吧!于是嘻嘻哈哈手拉手从齐腰深的急流里趟了过去。直到看见了曼点瀑布方大悟,原来我们一直在逆流而上,先前走过的河流都是由此冲波而下,难怪那么湍急!

曼点瀑布掩在热带雨林深处,高约十丈,不算宽,却声势迅猛,但见飞流直泻而下,惊起烟雨蒙蒙,人在几十米以外已先被雨雾浸湿了衣冠,抬头望去,一道彩虹若隐若现于雨雾中;瀑底巨石嶙峋,激浪回旋,水流来不及在此停留片刻又奔腾着喧嚣而去。好一个雄峻奇丽的所在!

择一宽阔平稳之处下得水去,游于斯,戏斯,不亦乎!心中暗自前也因路难行而退却,岂不白白错过了这深山老林中的美景?其实生活中亦然如此,在挫折面前是停驻不前还是继续前行?坚持了,努力了,走过去是另一片蓝天,你会发觉你的生活中多了另一抹瑰丽。

我选择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