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都海 心海無央

 

出香格里拉縣城往東北方向行走,奔碧塔海景區的屬都海而去。聽遊歷甚豐的老朱說,碧塔海的景觀類似九寨溝。當眼前出現針葉林蒼蒼,碧流水淙淙的景象時,我想是進了碧塔海景區,老朱的介紹看來大抵可信,的確和印象中的九寨溝、黃龍周邊景觀有幾分相似。那麼,屬都海,又將會是什麼樣子?

從麗江出發到香格里拉,一路美景無限,只可惜天光不好。然而在我,只要不下雨,就是萬幸。偏偏越是沒有奢求,越是乍現驚喜。車近屬都海時,陽光竟然刺穿了雲層,將雲底的山巒照耀得斑駁閃爍。這一線陽光一直照耀在進入屬都海的路上。

心情在追光逐影,擔心乍現的陽光不再。可光影還真頑皮得跟孩子似的躲閃雲間。直到眼前鏡開一面湖水,一路陰晴不定的天色才被明淨的水色淹沒並融消……

天光、雲影、草色、水態,以屬都海自己的方式悄然定格在滇西北香格里拉一隅的天地間,那樣卓異,但不孤絕。

湖心水草,泛著秋色眷顧的金黃,錯覺那是絕好的陽光打在上邊。

對岸遠山,徘徊著天光雲影的斑痕,錯覺那是幻彩的背景。

環湖樹木,沿湖排列著優美弧度,錯覺是自己莽撞誤入了畫中。

湖畔棧橋,蜿蜒至水嘎然而止,錯覺那是一段暇思潛行入水。

屬都海,在錯幻中把我帶至愉悅的顛峰和波谷。當薄光透過雲層打在遠山間隙中的草甸上時,我甚至相信,屬都海的後山是透明的。似乎透過她,我看到自己內心渴望的淨土渴望的憩園就在山后,一定在山后。儘管有湖水阻擋了我進伐踐夢的步子,但水央的水草承接著想像幻覺和渴念,踮步水面,及至遠山,及至遠山外的雲天,及至雲天外的化境……呵,心海無央,一目了然的屬都海,在卓異的澄明中通達內心莫名的渴念,在卓異的暖色中慰藉內心孤寂的清夢,在卓異的影幻中牽引內心無邊的顧盼……

後來,和我同遊虎跳峽的驢友潘先生告訴我,繞著屬都海繼續走,徒步三天,能夠到達一個讓人心魂蕩漾的叫尼汝的地方。這個消息令我相信,屬都海給我的,不是幻念。

在屬都海回身,看到另一種景致:依偎在屬都海旁的一個小湖,一段樺樹林叢掩映木屋倒映水中。這是一個溫暖的回身,恍若幻念的天堂步回真確的人間。木屋和嫋起的炊煙,犬吠和飲馬的響動,使湖景的靜謐活色生香。小湖上同樣也有一段棧橋,但她不再是潛行水中的遐思,而是將幸福引渡上岸的序言。

天色已近暗淡。因為貪戀湖光,時光悄然離逝卻渾然不覺。驢友們早不見蹤影,大概在什麼地方歇腳吧。沿湖岸繞到木屋後,一叢白樺樹在水中的倒影,再度牽扯著我的目光。自然光線已經不足了,鏡頭也不足以近距捕捉樺樹和倒影。可是仍然不甘心就此錯過這段佳景。在水邊徘徊了很久,仍舊不忍歸去。

當北汽福田離開屬都湖時,已經徹底日落。出了碧塔海景區,夜色籠罩了香格里拉。但眼前的幻景依然是浮草暖色、水影山光。屬都海幻影依舊,似伏波暗湧心底,似微瀾輕漾心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