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裡 永遠神秘的聖山

 

從雲南迪慶回到上海,熱心的朋友問我,對那裡什麼印象最深。我脫口而出,梅裡雪山。

這倒不是梅裡雪山的景致獨好。高原上晶瑩的湖泊,豐美的草甸,茂密的森林,古老的寺廟,同樣讓人流連忘返。梅裡雪山的迷人之處,在於她披著神秘的面紗。

我們是從中甸沿滇藏公路前往梅裡雪山的。從地圖上看,她橫亙在滇藏交界處,美麗的瀾滄江和洶湧的怒江從其兩側流過,主峰卡格博峰海拔6740米,雲霧繚繞,冷峻奇險,迄今尚無人登上去過。太陽西下時分,汽車駛過一個山隘,梅裡雪山出現在眼前:好個白茫茫的世界,雄峻的山峰在天際勾勒出起伏的曲線,摩肩接踵欲與天公一比高低。惜大團鉛灰色的雲層遮住了山頭,辨不出哪是真正的主峰。

大家依次下車,前往路邊的亭子裡,架起相機,等待山頭的雲層散去。今年是藏曆羊年,恰逢梅裡雪山60年一輪的生日,四下不少前來遊覽的人們,也都一個個探長了脖子。

可不知怎的,對面山巒的雲層竟紋絲不動,仿佛有意眷戀山峰。慢慢的,山腰的雲層似乎在流動了。看,冰川!隨著山腰的雲層散去,露出了晶亮的巨大冰川,就像銀河從天上奔瀉而下,直探瀾滄江河谷,卻突然凝固了。到底讓我們一飽眼福了。可再瞧那山頭的雲層,依然像罩子般緊緊裹住,毫無離去的意思。眼看太陽已經銜山,我們只得先往德欽縣城歇息。

第二天一早,我們匆匆趕到觀景台,從更近的距離眺望梅裡雪山。青色的山體逶迤在藍天之下,五彩的幡旗飄揚在晨曦之中,只是梅裡山峰依然籠罩在雲霧裡。我們靜靜地等待著,企盼奇跡的出現。朝拜的人多了起來,空氣中彌漫著燃燒的松枝和香火的氣味。同行的藏族姑娘央宗不知是安慰我們還是鼓勵大家,一個勁地訴說她上山的經歷。她說,跨過瀾滄江,騎上兩小時的馬,就能到達冰川腳下。再往上爬,可到達一個藏民的村寨,叫雨崩村,住著幾十戶人家,過著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山上的景致很奇特,有條神奇的雨崩飛瀑,從天而降,好人走過去,可見五彩水在頭頂上飛過;而壞人走過,瀑布就貼在石壁上順勢流下了。還有更奇的呢,山腰上有個洞,只要是好人,無論胖瘦,都能過去;假如是壞人,怎麼也鑽不過去。

太陽出來了,雲層染成了金色,山體鍍上了金色,河谷裡的田疇也披上了金色。突然,人們大叫起來:“彩虹”,“彩虹”,只見雪山頂上升起了美麗的彩虹,就像鮮亮的祥雲佛光環繞著山頭。這時,清脆而悠揚的藏歌傳了過來,從山谷,從樹叢,從雲端,從身後,一隊藏族女性魚貫而至,個個雙手合掌,一路膜拜,一路高歌,神情十分虔誠。央宗說,朝拜的信徒往往不畏險阻,繞山禮拜,短則一周,長則半月,在他們心中,梅裡雪山永遠是神秘的聖山。

呵,梅裡雪山,神秘而難露真容,卻笑對人間善惡,這才是最讓人留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