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心遊小三峽

 

對峽谷大河我並不陌生,早年間便在長江三峽留下過淺淺的旅痕。

但近期與文友們到羅平去了一趟,卻對魯布革三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心靈深處意識到了一種雄邁與蒼勁,在心弦不息的顫動中,我感到有一種偉力的驅動。

魯布革三峽位於羅平縣城東55公里,聞名遐邇的魯布革電站大壩聳立穀間,連接雲貴兩省,壩高103.8米,庫容水量1.11立方米,回水波面達19.8公里,佇立壩頂掃視,高峽平湖的壯闊景象盡收眼底。

正因為有了這座雄偉的大壩,才馴服了千百年來洶湧咆哮的黃泥河,才有了今日奇美的三峽風光。一位數十年跨世紀在黃泥河上擺渡的布依老人藍懷農對我說:“有了魯布革三峽兩岸百姓生活不犯愁,擺渡穩實,運糧運菜心裡不發毛;過去一到七八月,黃泥河就發大水,淹了良田村寨吞了船……”老人的回憶將我的思緒拉回了昔日,繼而旋回現實,用悲沉的眼光來審視眼前的三峽,竟覺得平添了些許大氣與豪壯。

那天我們是乘輪船從碼頭出發進入三峽的,三峽長14公里,兩岸寬距500余米,水波奔流,長風回蕩,渡輪一聲昂奮的長嘯,山鳴水應,我們在峽風中迅疾前行,是因了風力?還是峽谷的高深,風如支支有力的巨掌直朝面頰按撫過來。透過風鏡展眼掃視兩岸,峭壁插天,陡削直立,草樹被風擠壓,低貼崖壁,仰視兩岸幾尊摩天巨石如雄獅嘯天,樹草于石脊上擺蕩,如獅毛豎立,風擊崖洞,船擊水浪,如獅吼山呼。我緊緊抓住船欄,任風浪舔頰,體悟到了真正的勇壯,豪氣滿胸臆,明白了雄獅峽的含義。

40分鐘後輪船開始平穩,兩岸開闊些許,乳白的峽光融匯了山巔照臨的輕柔的陽光,兩岸崖壁上的花樹漸至清晰。偶聞雀鳥啼鳴,仔細凝視奇石。怪石突兀,形態各異;如山羊、如狗熊、如金龜……最為奇的是透過變幻的峽光,竟然瞥見東、西岸皆有紅、白、黃三色交織的平面巨石,似彩錦自天庭垂掛;似壁畫燦然天成,在拉騰滾動折射的峽光中,更顯示了玄妙神奇。噫,看著,看著這彩錦、壁畫竟然飄動了起來,真玄乎。還是導遊眼尖,抬手一指道:“看,猴子,猴子……”我順導遊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見大大小小的群猴正抓著崖上的樹枝樹根飛過彩錦、壁畫,遠遠一看彩色的崖壁也跟著飛漾了起來,釀成又一魅麗的奇觀。

隨著猴群的攀援飛躍,那尖脆的猴啼聲也在崖間響起,在水浪間飛旋,錯雜而脆亮,如六弦琴在峽間鳴響。

導遊對我說:“我們快遊完滴靈峽了,滴靈是布依語,意即金猴生長棲息出沒的峽谷。”

導遊滿含詩意的話語令我浮想聯翩,我不知道猴子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但卻知道了三峽的古遠深邃,知道了三峽的豐富與博大。我無法拉回我的遐思,只有在那聲聲笛鳴中,思緒才片刻回到現實,以至後來船過雙象峽時,我還未能完全回過神來。眼前的美景又不能不令人嘆服,那峽谷的曲隱悠長,那探頭吸水的大小長短象鼻,又不能不讓人留連,就在這種半迷半醒、半癡半醉的狀態下,我隨船出了峽谷,同伴們一迭連聲“好亮的太陽”,“好美的山”的驚呼,將我拉回了思緒,瞪圓了眼睛。

正前方沙石灘爍金,青山如黛,小巧而翠碧,山上的布依寨鮮麗而秀美,花草繁茂,古榕參天,牛羊哞哞,雀鳥迎人,一道飛瀑如銀簾自山頂披掛,映襯得布依寨綽約多姿,如幻似夢,隱約有布依同胞在林間寨中出入,顯現了流動的風情。我震驚了,又一次領悟了三峽的神奇與博大。

我明白,這是自然的神奇,這是天籟的偉力。

船笛又一次長嘯,我們都不由抬起了昂奮的頭,頭頂一輪三峽紅日又大又圓,水浪湧金,群山披彩,我凝視著,情不自抑,寵辱皆忘,真實地面對著一個雄邁、神奇博大、深邃的魯布革三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