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羅平記遊(四)

 

五、布依姑娘

伴著草窠裡秋蟲的低吟,我沿著山道往更高處走去。

走到昨天所路過的那個小鋪子旁邊,才想起來應該吃點東西了。還是那位姑娘,“是你?”只見她先是嫣然一笑,接著臉上略微掃過一絲驚異,她認出我來了。“你怎麼會認得我?”我故意問道。“昨晚最後一個下山的不是你嗎?”她朗聲反問我,笑容一如這崖前綻放的紅紅山茶花。“是我。”我老實地回答著。“今天又來了?……就你一個?”她很好奇,但又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是啊,我喜歡一個人外出旅行,一個人自由,無拘無束的,對於一些美景,一個人可以盡興地遊覽。昨天來得遲,所以今日又來重遊。”我知道我更多收穫在於昨晚與今朝,並不在於在這喧鬧人群中多看了幾眼這九龍瀑。“那昨晚你住在哪兒呀?”“在下面那個村寨借宿的。”說著我回頭將山腳下的那個村寨指給她看。她轉身抽出一隻小凳子,請我坐下。此時,我細細打量這位姑娘,才發現她是那麼漂亮,黑亮的眼睛,俊秀的臉龐,苗條的身段,身著特有的民族服飾,顯得那樣端莊而脫俗,沉默時,臉上笑容可掬,水靈的眼睛豔若春杏,說話間,卻又略顯羞澀地低下頭,長長的青絲秀髮如身邊飛瀑一樣垂下。歇息了一會兒,我起身對她說,你先忙著,我還向上游走走看看,她微笑著點頭,一副欲說還休的模樣,汪汪的雙睛,兩腮凹出一對小酒窩……哦,浪跡天涯的旅行者,你見過世間最美的山水,你可見過世間最美的人兒!

同時起身的還有一位大嫂,路上她問我:“你與這姑娘認識?”“算是朋友!”對於這樣的提問,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是我心裡有鬼,不能平靜。她走得很快,而我仍要不時地佇足記上幾筆,可這時我又不知該記些什麼了。

往上去便是九龍河瀑布群裡最為壯觀的一迭瀑布了。這迭瀑布被突出的山岩分成了左窄右寬的兩匹,人稱“情人瀑”。面對情人瀑,又想起身後那位美麗的布依姑娘,這風景讓我覺得有些石破天驚之慨了--碧綠的河水從瀑口洶湧地噴薄而出,高高地飛流直下,遠處那一座座突兀迷離的山峰,高聳峭拔,浮雲輕輕掠過,飄散在天際。

往上一截兒是一道滾沸了的河水在翻騰,它經由狹窄的山石罅隙飛瀉而出,讓人想起黃河上的壺口瀑布。此刻,剛才那位大嫂已由上面返回了,見我便問我寫了什麼詩歌,還非要我朗誦給她聽聽……

站在九龍瀑之巔,看見九龍河兩岸外的山坡上盡是碧油油的梯田,陽光下層層迭迭的梯田如一塊兒塊兒潔淨透亮的翠玉迭合。

下山時,又見那位布依姑娘,她正在小屋中繡著什麼,看見了我便放下手中活計,走了出來。“你要下山了嗎?”“嗯!”“感覺我們這裡的山水怎麼樣?”我本想說,這兒善良的人們比這兒的山水還要美,可我卻未能說出口,只是帶著無限的感激點頭稱好。“喜歡這兒可以多玩幾天啊?”我說我還要趕往魯布革……哦,漂泊者,流浪者,你遠走他鄉,游走於這陌生的未知世界目的是什麼?解讀生命?尋找自由?洗去世俗的浮塵?美好的一切剛剛呈現,你卻又要離去……是的,你走出去本沒什麼目的的,你只是為了走而走,沒有一勞永逸的佔有與獲得……路上行人的喧嘩一下子全都消失了,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以後還會來嗎?”是她打破了這個碩大碩大的沉默。“我想,明年的這個時節我還會來的。”我有點半開玩笑似地說。我該下山了,她依然微笑著的臉上依然嵌著那對俊逸的小酒窩兒,眼睛卻汪得更深了,如一泓深邃清瑩的水。當我走到山下時,回頭還能見她在那兒目送著遠去的流浪者,我還看見了:十迭瀑布完整地呈現於蒼翠的山谷間,透明湛藍的天空流動著輕盈如羽的浮雲,時而來、時而去、時而舒、時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