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青國際旅行社】 Tel:0871-63338881,63338882  Email:kmtrip@gmail.com
雲南旅遊|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雲南旅遊地區頻道: 昆明 大理 麗江 西雙版納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紅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臨滄
雲南經典風光遊 || 雲南攝影創作遊 || 雲南深度體驗遊 || 雲南高爾夫旅遊 || 雲南VIP尊享遊 || 雲南包車自由行

納西族傳統節日

 

東巴會

每年農曆3月5日,納西族聚居地的東巴雲集中部東巴聖地--麗江玉水寨,在這裡舉行一年一度的東巴會,場面盛大。這天,東巴們早早來到玉水寨東巴什羅廟。點燃香爐,燒大香,祭拜神靈和祖先,祭拜東巴始祖東巴什羅,並且誦經,做法事。東巴會也是各地東巴“比武”,展示各自才華、技藝的機會。各地的東巴一個接一個按自已的風格誦東巴經,跳東巴舞。爾後,相互交流經驗,切磋學習。他們都熱愛自已的民族,熱愛民族文化。民族凝聚力、民族責任感使他們走到一起,為傳承古老的納西文化,並發揚廣大而共同努力。

棒棒會

每年農曆正月十五,是麗江納西族的“棒棒會”。屆時,麗江城內人流如潮,街道上擺滿了交易的竹、木農具和果樹、花卉等。棒棒會標誌著春節活動的結束和春耕生產的開始。該會由“彌老會”演變而來,原是在寺院舉行的廟會,清初改土歸流後,趕會地點移到麗江古城內,並逐步發展成為準備春耕的竹木農具交易會,近年又增加了果樹苗術、花卉盆景交易內容,趕會地點也從古城內移到新城區。除了正月十五縣城的棒棒會外,還有正月二十的白沙農具交流會,納西語叫“白沙當美空普”,意為“白沙大寶積宮開門”。這是明代以來延續下來的白沙大寶積宮、琉璃殿、大定閣等廟堂年一度開門,讓人們燒香拜佛,後來演變為以農具交易為主的傳統節日。交流會上,不僅農具種類齊全,而且小孩玩具及日用雜貨應有盡有,所以俗話稱“除了雞魯頭之外,什麼都能買到。”

三朵節

“三朵”為玉龍雪山之神靈,是傳說中能征善戰、濟困扶危的英雄,故被納西族千百年來崇奉為保護神。據東巴古籍記載,三朵屬羊,所以在過去,每年農曆二月初八和八月羊日,各地的納西族都要到麗江白沙“玉龍祠”(即北嶽店)隆重祭拜三朵神,有的還在自己家中舉行“祭三朵”儀式。除祭拜活動外,還要進行各種文娛活動。由於二月初八正值“萬朵山茶”盛開,春光明媚,又逐步形成納西人民的踏青遊春節日。1986年8月,麗江納西族自治縣八屆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將農曆二月八日“三朵節”定為納西族的傳統節日。每年這天全縣放假一我並由縣政府具體安排各種節日活動,如舉辦各種展覽群眾遊園賞花、召開有關學術討論會等。屆時,遊人如潮,滿城歡騰,晝夜歡歌,熱鬧非凡。如今納西三朵節,業已成了麗江最隆重的大型民俗文化盛會。

三月會

麗江三月會於每年農曆三月舉行,會期一般七天。原為祭龍求雨日子,至清乾隆十年,麗江城北黑龍潭修建了玉泉龍神祠,始在這裡舉辦三至五天的三月“龍王廟會”。辛亥革命後,麗江商業勸工會借祀龍王之機,進行百貨交流,並在玉泉北面森林草坪間辟出以驟馬為主的牲口、交易市場。遠近客商不斷牽驟驅馬而來,玉泉逐漸變成驟馬集市中心,三月會始而演變為驟馬物資交流會,一直延續至今。三月會期間,除了交流山貨藥材、土特產品、日用百貨及驟馬牲畜外,還組織體育比賽、民歌播唱、古樂演奏等活動。麗江城內人山人海,充滿節日的歡樂氣氛。

七月會

麗江七月會,於農曆七月中旬舉行,是納西人的又一重要節日。會期十天左右。因以驟馬、牛等大牲畜交易為主,又稱“七月驟馬會”。七月會,歷史悠久,遠近聞名。傳說納西族創世祖先崇忍利恩,經歷洪水劫後餘生,與天神的公主襯紅褒白邂逅相愛,衝破重重阻撓,終於成婚,在從天上返回人間創世時,把天宮的馬匹交易會也傳回故鄉,於是麗江便有了驟馬盛會。其實,麗江古便有“花馬國”的美譽。這裡很早就用馬與四川客商交換鐵。用納西象形文字書寫的《東巴經》中,有不少養馬生活的精彩描繪。麗江馬體型勻稱,眼小有神,頸短粗,昂有力,肌肉發達,四股強健,蹄質堅硬,有吃苦耐勞、舉步輕巧、善於爬山越嶺等優點,馱、騎、拉均宜,不但在當地被廣泛役用,而且每年都有大批馬匹輸往各地。明代由於軍事和運輸的需要,從山西一帶引進優良驢種,與當地好馬搭配,發展了驟子。明初,麗江木氏土司以本地駿馬送京朝貢。清代乾隆年間,在麗部位城每年三月的龍王廟會上已有驟馬牲畜交易。民國初年/,在各地驟馬互市基礎上,又在麗江古城獅子山西邊的山坡上舉辦七月驟馬會。解放後,隨著民族經濟的繁榮和發展,古老的七月會更加興旺,成為交易驟馬、交流物資、傳播文化的新型盛會。隨著規模的日益擴大,會址也搬遷到更加廣闊的縣城東南紅星交流會場。節日期間,納西人牽著牲口,帶著農副土特產和各種中藥材,來到大研鎮趕會。鄰近各地的漢、白、彝、藏、保僚、普米等族兄弟姐妹,也身穿民族盛裝來赴會。西藏、四川、貴州、陝西、河南、河北、安徽等地的客商,也遠道趕來參加盛會。人們白天趕會,逛會,看展覽,看演出,從街頭到會場三公里路的人流從不間斷。日落黃昏,華燈初上,四方街、新大街和廣場上,人聲鼎沸。有的吹笛子,有的奏蘆笙,有的對唱“穀氣調”,有的圍圈跳起《阿麗裡》和《哦默達》。今日納西七月會,業已名副其實地成了邊疆新貌的博覽會、民族友誼的交流會,越來越顯示出它獨具一格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