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青國際旅行社】 Tel:0871-63338881,63338882  Email:kmtrip@gmail.com
雲南旅遊|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雲南旅遊地區頻道: 昆明 大理 麗江 西雙版納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紅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臨滄
雲南經典風光遊 || 雲南攝影創作遊 || 雲南深度體驗遊 || 雲南高爾夫旅遊 || 雲南VIP尊享遊 || 雲南包車自由行

永遠的石林

 

若非需要陪同幾位元西安來的朋友,我心底那份濃郁的石林情還真不知道何時才能得以了卻。一路上,朋友們不停地向我提問著關於石林的點點滴滴,看得出他們也跟我一樣的興奮,只可惜自己也從未親自去遊過,僅僅就書上所得作最大限度的解說。

我國偉大的愛國詩人屈原曾在他的長詩《天問》裡問道:“焉有石林?”,千餘年後,著名唐代文學家柳宗元所作的《天對》中試著進行了回答:“石胡不林?往視西極。”柳老的根據是什麼?翻閱多種書籍,但仍不得而知。然而自小就聽說了太多關於路南石林的奇妙,這卻是實實在在的在我心中激起了千層波浪。

石林——一個神秘誘人的名字。它就坐落在雲南省昆明市東南86公里的路南縣境內,被譽為“天下第一奇觀”。

車入路南山區,朋友們不再發問,大家都被峭石插天、石筍叢集的詭質異姿深深吸引。買票入園,但見石峰攢聚,怪石淩空,如劍戟排空,壁壘森嚴,儼然一片林海,蔚為壯觀。沿階而下,繞過石屏,只見“群峰壁立,千峰疊翠”八個大字赫然題刻,想當年朱委員長意氣風發,揮毫潑墨,生動貼切地概括了這世外絕景,更催動了遊人尋幽探勝的腳步。緩緩行進林間小路,仰見兩峰同擎一巨石,憑空挺立,似有搖搖欲墜、千鈞一髮之感,行人心驚膽戰,惴惴不安快步從危石下一沖而過,及至回頭,那石竟紋絲不動,不覺香汗淋漓,兩腿發軟。然你也別急,眼前有一崖洞如廳似屋,內設光潔石桌,平滑石凳,大可安然歇息。此間有一異處,有興趣的話,你自可撿一小石塊輕輕叩擊桌面,石桌就會鏘然作響,那聲音嗡嗡傳遞,與深山古鐘無異。

從東北回折,一路曲徑起伏,遙遠處,隱見一紅亭摩雲,沿著“天梯”節節攀援而上,便達“望峰亭”。站在亭上憑欄遠眺,層層峰林,莽莽蒼蒼,盡皆收入眼簾。整個石林宛如一座圓形城堡,堡內萬千鐵騎林立,眾將士披堅執銳。心中頓覺豁然開闊,精神猛然一震,披襟當風,大有與天試比高的氣概,我想,登泰山“一覽眾山小”的所感也不過如此吧。

有一去處,不得不提,那就是“劍峰池”。池四周層層疊疊高峰聳立,密如刀叢,石面青翠苔蘚,露珠撒落,晶瑩剔透,猶如鑲嵌了珠玉寶鑽。池中一峰突起,如利劍一柄,直刺蒼天。池水澄碧,蕩淨塵濁,天光雲影倒映其中,群峰秀色盡納湖底,煞是迷人。由池邊小道攀爬而上,須通過一塊叫“搓板石”的大岩石,浸蝕如搓板,手無處攀扶只能蹲下一步步往前挪,驚險刺激,故年輕人都喜好以上蓮花峰來驗證自己的膽量。上得頂部,一峰雄踞劍池之濱,此謂“蓮花峰”。峰頂巨石橫臥,石片上翹,高出水面30余米,宛若一朵盛開的蓮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花”之素潔優雅,實乃世間稀有。

一路徜徉一路歌,石林之美我一凡夫俗子又怎能一言道得破呢?

不覺又想起了小時語文課本中學到的文章《桂林山水甲天下》來,作者從奇、秀、險三方面描寫桂林山的特點,依稀記得文中個別語句:“……一座座拔地而起,各不相連,像老人,像巨象,像駱駝……危峰兀立,怪石嶙峋,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栽倒下來……”其實,據我看來,石林的景色比之桂林,該當過之而無不及。“林”中草木叢生,怪石密佈,曲徑通幽,峰迴路轉,變化無窮。忽見雙鳥親熱渡食,忽遇一對羔羊溫馴依偎,忽又巨象雄踞高臺,忽而鳳凰迎風梳翅,再見觀音誦經念佛,駱駝騎象小憩山野,母攜幼子悠游旅途,老增低頭漫步沉思,書生趕考行李相隨……這些奇峰怪石精巧別致,維妙維肖,妙趣橫生,既是一件件獨立的藝術傑作,又相互映襯相得益彰,形成一座豐富多彩的迷宮。整座“林海”既有西子湖明媚秀麗的溫柔之美,又凜然威武、陽剛豪壯,散發著撒尼人民雄健的英雄氣魄。

一路上,導遊小姐不停的指指點點,用自己甜美圓潤的普通話向我們介紹著一個個石林動人的傳說故事,讓我們在大飽眼福的同時,還深切感受了石林源源流長的民族文化寶藏。

“阿詩瑪”——一個勤勞善良美麗動人的化身。傳說很久以前,彝族地區叫作阿著底的地方,一個窮苦人家的女兒阿詩瑪愛上了誠實勇敢的彝族青年阿黑,霸道的財主熱布巴拉的兒子阿支看中了美貌的阿詩瑪,搶走了她。阿黑歷盡艱難險阻救出心上人。就在這對彝族青年回家的路上,山洪暴發,無情的卷走了阿詩瑪。阿詩瑪被傳說中的應山歌姑娘救出,化成一座山峰,現在她仍然立在那裡。她深情地眺望遠方,似在期盼著她的阿黑哥。相傳如果你高呼她的名字,她就會回答你。數千年來,人們到此還一遍又一遍的呼喊她。

關於石林由來的傳說也有很多。有一種流傳最廣,說的是在遠古的時候,哥自天神來到了路南,他看到這塊貧脊的土地上,彝族人民缺吃少穿,一年到頭也吃不上一頓白米飯。哥自天神動了惻隱之心,他想用土和石頭把長湖的水堵起來,把高山改變成稻田,使撒尼人能夠吃上白米飯。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哥自天神趕著石頭、挑著土又來到了路南。然而這天晚上卻出了怪事,所有的雄雞,天還沒有亮就全都叫了起來,這樣就破了哥自天神的法術。原來,是一位半夜起來磨豆腐的老阿媽,她聽到屋外石頭滾動的轟隆聲,嚇壞了,她的女兒到公房唱調子還沒有回來,就更讓她心煩意亂,忽然她記起了女兒走時告訴過她:“只要公雞一拍翅膀我就立即回家來。”但是現在離公雞拍翅膀的時候還早呢,怎麼辦,她急中生智,拿了一個大簸萁在地上猛烈的拍打起來。果然,老阿媽家的大公雞首先拍拍翅膀叫了起來,接著遠遠近近所有的公雞全都拍著翅膀叫開了。哥自天神氣極了,任他揮動長鞭抽打石頭也無濟於事,那些石頭都像長了根似的立在地上不動了,最後他肩上的扁擔也斷了,兩筐變成了雙肩山,那些石頭就變成石林。不信你細細看,現在那些大青石腰間還留著一道道的鞭痕呢。

其實,現在的石林是億萬年地質變化形成的,是一種典型的岩溶地貌。正如趙撲初《石林》詩所寫:“高山為谷穀為陵,三億年前海底行;可惜前人文罕記,石林異境晚知名。”1984年石林風景區已被國務院批准為首批國家級重點風景名勝。

返程途中,我的心一直被一種關於環境與人類的理念牽掛著。是啊,大自然造就了如此奇妙的景觀,然這僅此是一種單純物質形式的存在,真要上升到藝術永恆的高度,更需要有人類,需要有我們廣泛深遠民族文化的發現、薰陶、開發、扶持和維護。物質的東西,一旦與文化接壤,就將融匯貫通,形成一種高尚的人文境界,吸引著我們追求的步伐。我想,就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應是人類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真諦所在吧!

別了,石林,但我還會再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