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雲南旅遊網 > 雲南旅遊景點 > 昆明旅遊 > 昆明旅途遊記 > 昆明 慵懶陽光下的享受

昆明 慵懶陽光下的享受

 

正是人間四月天。

昆明的天氣好得令人心碎,雖然始終覺得這座城市有一點點零亂。

本來就是個漫無目的的閒人。被慷慨而慵懶的陽光蠱惑著,被新朋友們的熱情感染著,把腳步緩了,享受這一城春色。

真是一個美妙的四月啊!撫著在元陽被灼傷至脫皮的胳膊遊手好閒,心情漸漸平靜。

在昆明的節目是很常規的:吃那些聽熟了的著名小吃,逛那些聽熟了的著名景點。於是見識了大觀樓的長聯,尚義街的花香,橋香園的過橋米線,翠湖的垂柳依依……

我是一個很懶的人。我的活動範圍以所住的盤龍區為主,所以很多地方都沒有去到。但是並不覺得可惜。昆明像一座巨大的花園,而我是貪玩的遊人,在一角盤桓流連,已經很知足。

那些日子一直在記憶中留著無數光影。我無意尋古,無心覓芳,只是漫然走過。

每天睡到自然醒,慢慢在街上遊蕩。

把北京路走熟了,甚至在某個角落裡找到一家小小的批薩店,叫陽光。它的批薩也小小的,味道很一般,然而看上去有種玲瓏圓潤的美。

一家小香水店,賣各種假的名牌香水。拿起那些俗氣的瓶子深呼吸,居然並不覺刺鼻。挑了五毫升所謂一生之水,因為愛三宅一生的名字。那矮矮胖胖的小瓶與一生之水著名的錐體相去何止千里?但是在陽光下女店主溫暖的笑容讓我覺得心平氣和。

明知它是假的,可我不在乎。漫天香水雨飄下來,真與假還有什麼重要?天長地久與轉瞬即逝又有什麼分別?此刻,寂寞的靈魂舞盡一城春色,可以愛,可以寬恕。

原來流連不去的,從來都不是香氛,只是我們想要留住的那份心情。

九月的美女朋友請我去媽媽付吃飯。

穿過大廳往裡走,許多隔開的單間,卻並非包廂。很奇怪的格局。往後窗看,是自家後院般零亂而親切的景致,開些熱鬧的小花。然而除了牛扒和水果沙律,其它東西我覺得太一般,尤其是納西三文治,從外形到口味都令我不敢下箸。

後來九月的另一位美女同事在老房子請我吃飯。

遠遠看到那陳舊的建築,在薄暮的天底下靜靜立著,就輕易愛上它了。走進去,竟然在四合的房子中間有個小小院落,懸著糜爛沉醉的大紅燈籠,襯著老房子的孤獨寥落。在廊下坐著邊吃邊聊。院中央擺上一張箏,兩個女孩子便開始咿咿呀呀的表演,漂亮的臉上是不耐的神情。如果不去看她們,感覺真的很好——清韻悠揚,雜著熱鬧的人聲,然而傳來時已變得遙遠縹緲,仿佛自己坐在時空之外。

晚上我們常去市府對面橋香園二樓的和潤露臺喝咖啡,打牌。

它的卡布季諾很難喝,果汁總是有點發澀,冰水裡偶爾會有異味,但我還是喜歡去。

坐在露臺上臨街的方桌旁俯視樓下路人,看市府那奇異發亮的頂燈,像夜海中的航標。頭頂尖頂雨布像帳篷般支著,橫樑上懸著的馬燈在風裡輕輕搖曳;女侍穿著民族風的藍白制服,系頭巾和圍裙,看上去很乾淨;至少有不少於五隻貓,白的,黑的,花的,大大小小,自得其樂的流竄於屋宇桌椅之間,那些亮得詭異的眼睛在夜色中有時會令我害怕。

打牌,說笑,享受四月的晚風,喝大杯的冰咖啡。是的,它的冰咖啡值得一試。

那些夜晚總是很輕快的從笑聲中溜走了。

這個時節去翠湖已經稍嫌有些遲了。

那天一個人站在湖邊,沒有看到紅嘴鷗,也沒有去走那遠遠的橋,只是安靜的站著。很大的風,把垂楊柳吹得一派輕狂。不敢靠湖水太近,好像怕自己被風吹落池中。

許多市民在湖邊小塊空地上跳舞,練健身操。那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充滿節奏感的韻律操口令聲令這座懶洋洋的城市顯得有點假積極,但是很可愛。

翠湖是昆明的景觀中最殘酷的一個。太濃烈的市民氣息,生活氣息,會讓旅人油生鄉思,永遠在提醒著:你不屬於這裡,你只是過客。

當我轉身離去的時候,突然開始感到厭倦。第一次,在旅途中感到厭倦。

因為意識到自己什麼也不能留下,什麼也無法帶走。上帝的歸上帝,撒旦的歸撒旦,而我必將離去,重回自己無從逃避的現實。

隨九月去大觀樓——就是個挺大的園子,花花草草長著,沒什麼特別,但是不討厭。長聯掛在太陽底下,就有人跑來留影。說笑著評點一番,從字句間想像從前光景,然後離開。

不喜歡那長聯的字體,沒有想像中的輕靈。然而句子是好的,那麼長還能對得那麼工整,這文字遊戲才算玩出了些味道。

大觀樓是個散步的好地方。很沒有方向感的走了一圈,便到了滇池邊。

水果然如傳言般髒著,但岸邊楊柳在風中舞蹈的樣子很美。這一帶路很寬廣,有雙人和三人自行車出租。藍天白雲下遠遠近近的亭臺樓閣那麼明媚,襯著頭頂無數扶搖而上的風箏,竟然有不真實的美。就算它是一座公園吧,起碼也是建得很負責任的。

坐遊船遊滇池,在船尾把雙腳掛在舷外晃著,有時會被激蕩的水花濺了半身。速度,水,以及陽光和風,我所鍾愛的一切都被慷慨賦予——不必再想過客或是永恆,不必在乎能否停留,放棄了登岸參觀某個展覽館的計畫,一直坐在那裡,隨船回到起點。

陽光下笑聲隨著船跑了一路。那是在昆明最快樂的時光。

簡單真好。然而那樣的心境總是太難得。何況,出發,或者離開,終歸是要回到起點。短暫的是快樂,什麼可以長久呢?遺憾,或者失落……

離開昆明的時候,葉子花已經在院牆上露出半遮半掩的笑臉,風起時輾轉嫵媚,更勝舞裙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