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青國際旅行社】 Tel:0871-63338881,63338882  Email:kmtrip@gmail.com
雲南旅遊|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雲南旅遊地區頻道: 昆明 大理 麗江 西雙版納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紅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臨滄
雲南經典風光遊 || 雲南攝影創作遊 || 雲南深度體驗遊 || 雲南高爾夫旅遊 || 雲南VIP尊享遊 || 雲南包車自由行

觸玉探水 輪轉洱海

 

山是蒼山,海是洱海。登蒼山之巔,見洱海如玉;臨洱海之畔,觀蒼山負雪――銀蒼玉洱是兩件價值連城的寶物,大理古城能被它們俱攬其中,那真是福氣不小,我有好多朋友都信誓旦旦地表示將來一定要把大理作為解甲歸田之地的首選,而洋人街上韓國餐廳的韓國老闆跟我講,他的最大樂趣就是坐在自己的小院子裡看蒼山。看來陶淵明的精髓他是領會了不少,我可不想呆在旅館裡的院子裡乾巴巴地看,況且洱海對我的吸引力要遠遠大於蒼山,我得騎輛自行車,去拜謁一下洱海。

精靈遊蕩山海間

一條國道從大理古城客運站門前蜿蜒北去,路邊有幾個馬車夫在熱情地招攬客人:“坐馬車去三塔嗎?”我沖他一樂,提了提手中的自行車把。車輪沙沙地輕吻著柏油路面,路旁的楊樹在唰唰地走遠,我的心像在山海間遊蕩的精靈,想縱情地唱歌,想開懷地大笑。我覺得自己是當地的一份子,好像路邊一拐彎的那個村子就是我的家。

蒼山有19峰,每兩峰之間又夾一溪,18條溪水蜿蜒而下,像一把梳子梳理著大地,回頭一望,悠然見山,這回眸一瞥,能從我的記憶裡提出不少田園山水的情愫。眼前是稻田、麥田、蠶豆田、花田,空氣裡夾雜著青草的味道、成熟的麥子的味道、泥土的味道。我可能被都市文明給嬌生慣養慣了,一被放飛到自然中、田野中,倒有些手腳無措,各種感應器官都在超負荷工作,填補平日生活留下的田園空白。尤其是我在城市裡都有些退化的大鼻子,在這裡竟然是如此敏銳,幾乎能分辨出空氣中所有的味道。

凝固在醉人的綠色中

沿著最小的道路單位(田地之間的田埂),穿過了農田菜地樹林,洱海就一下子橫在了面前,像是突然推開了一扇靠海的窗。開闊的水面上,幾個漁夫在收著漁網,幾個孩子在水邊玩耍。海東(當地人對洱海對岸的稱呼)就影影綽綽地站在對岸,和當地的漁夫一商量,對方很爽快地答應了將我連人帶車載到對岸的要求。

上了船,駛離岸邊,才發現洱海的水原來是那樣清澈,碧綠碧綠的,是一種我記憶中久違的綠、久違的清澈,仿佛是一大塊完美的翡翠,讓人不忍心蕩起波浪打碎它。漁夫一直攛掇我下水游泳,我一直沒有下,除了衣物準備得不充分等顧慮外,我最大的擔心就是自己是否會成為琥珀裡的那些小蟲,一跳進水裡,就被凝固在醉人的綠色中。太陽懶洋洋地照著,兩個漁夫和我輪流劃槳,船在翡翠上掠過,如果體力允許我甚至想就這樣無休止地劃下去。

辭別漁夫,像健將一樣扛著自行車穿過天極閣來到沿海公路邊。洱海東邊的環海公路這幾年剛修好,路況非常棒,最難得的是路上機動車很少。騎行在這樣的路上看山觀水,真是莫大的享受,蒼山洱海都在眼睛的取景框裡,路邊有不時枯死的老樹、開花的仙人掌在吸引眼球。

沉甸甸的生活艱辛

騎行了幾公里後,發現路邊有一小廟,名曰老太寺,香火還挺盛。廟裡供奉著什麼神明我也不認識,只能看熱鬧。不過在主殿的旁邊有個偏殿,居然供奉的是一匹馬,門上有一個匾額,上書“一日千里”幾個大字。看來像我這樣的自行車愛好者到這裡看一看、拜一拜也算是找對了地方。

過了老太寺,爬上一個高坡,經過一個小漁村,就是一段非常過癮的下坡路。我幾乎不用踩腳踏,耳旁生風,自行車就呼呼地向前飛馳。大風好幾次都要把我的帽子搶走,沒有得逞居然就抓過來一塊烏雲,本來晴朗的天空頓時呈現一副山雨欲來的架勢,豆大的雨點開始劈劈啪啪像石頭一樣砸向我。

偶然走入路邊一個簡陋的窩棚避雨,裡面幾塊木板上放著被子,兩個大石頭上架一口鍋,就是一個臨時的家。這裡住的是兩口子,男主人是離這裡四公里的海印村人,當地政府為保護洱海水質,禁止使用機動船,但把手划船從村子裡劃到這裡捕魚,要浪費不少時間,所以他們夫妻倆就把家臨時安到了這裡。他跟我講,現在洱海裡的魚少多了,在1993年前,經常還可以捕捉到近百斤的大魚,近幾年來,連見都很少見到了。魚少了,漁民的生活也不好過,辛苦一個月,也只能掙到幾百塊錢。

不一會就雨過天晴了,我要上路了,兩口子目送了我好遠。洱海水面上依然有很多小船在往來穿梭,剛才還在吟念范仲淹“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裡”的古詩,但現在我知道了,洱海上的這些小船承載的不僅僅是漁歌唱晚的山水閒情,更多的都是沉甸甸的生活艱辛。

速度與感受

以後的路比想像的還要短一大截,在雨後清冽的空氣中騎了不久就到了海印,據說海印的得名來自于村邊洱海裡的一個叫小普陀的小島,據說該島像是“鎮海之印”,故名。海印離我的最終目的地――挖色只有一兩公里的路程。

挖色是海東地區比較大的一個鎮子,今天正好是一個趕集的日子,集市上人頭竄動,不時有穿著民族服裝的女性魚貫而過。這裡交易的大部分都是極具地方特色的產品,單是各種各樣的梅子就能把好吃的人的肚子撐爆。我甚至都想在集市上採購一套斗笠蓑衣,穿著它或者在路邊“牛衣古柳賣黃瓜、賣西瓜”或者在洱海上駕一艘鐵殼船“獨釣洱海月”,一套衣服可以讓我穿越好幾個世紀,到歷史中垂釣逍遙。

搭一輛麵包車返回大理,坐在高速飛馳的車中,洱海幾乎不留痕跡地從我眼前掠過。想起了一位朋友的高見:“在感受自然時,行進的速度與內心的感受是成反比的。徒步的速度最慢,但內心的感受最強烈;騎車次之,而開車或坐車去感受,大腦就成了最貧瘠的低產田了。”她的理論雖然很容易引起爭議,但此時我是認同的。騎車的時候,曾令我震撼不已的景致,坐車的時候一帶而過,幾乎沒有一點感覺。所以,如果想好好體味感受洱海,徒步是腦袋發熱,駕車是囫圇吞棗,而騎自行車就是最恰當不過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