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青國際旅行社】 Tel:0871-63338881,63338882  Email:kmtrip@gmail.com
雲南旅遊|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雲南旅遊地區頻道: 昆明 大理 麗江 西雙版納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紅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臨滄
雲南經典風光遊 || 雲南攝影創作遊 || 雲南深度體驗遊 || 雲南高爾夫旅遊 || 雲南VIP尊享遊 || 雲南包車自由行

漫遊雜記 - 獨入蒼山

 

騎馬所能到的蒼山原來只是蒼山的半腰間,那兒有座寺廟,一座既不宏偉,亦不精緻,沒啥特色的寺廟。倘硬要說有啥不同之處,除了有個叫什麼什麼的名人曾在此吟詩作詞外――我也沒去鑽研他作了哪些是否名流千古的詩詞――以我之所見,就是儒、釋、道得以共奉之不正宗吧。這兒供有孔子、佛祖、太上老君各各不同的神像,不多,但都是各派聖祖。不敢得罪,但也不見得都膜拜,便照例是在各位神像前鞠躬表示小民已經前來參見過了。

順著馬夫指點的一條觀景大道去看已對遊客開放的景點,遠遠望去,一眼望也望不到頭彎曲於山腰中的平坦石板實覺得沒啥意思,蒼山莫非如此索然無味?略頓片刻,便決定獨入蒼山無人區,探探險。

在上山途中已聽馬夫談起,山頂海拔4200米,馬是上不去的,也沒什麼人上去,就是在當地,也只有兩個人上過山頂。山上具體有什麼不知道,有沒什麼駭人的動物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也不知道,通通不知道。只曉得若要上到山頂就得早上六點開始上山,這樣才有足夠的時間當日返回。懊惱于馬夫的一問三不知,那就去探知吧。

起程!順著廟後一條小路開始上山,不到五分鐘便到了一個小壩子,有人家,還出租麻將呢,除了一個好老的老太太守家外,沒人了。問清了上山的路,繞過小院子。便真正開始了爬山。

言之為爬山,是因為過了小院子便沒路了,既沒有了人工刻意鑿出的路,也沒有“因為走的人多了便也就有了路”的那種路,更沒了被馬走出的路。於是,便當然是在爬山了。山體總有一些地方是可以放得下腳的,而且也是有人走過爬過的痕跡的。將腳放在勉強能放的地方,再將手拉住能夠拉得著的小樹枝、老樹根、尖石頭、硬泥巴,便一步一步往上爬了。越往上走,路就越來越不清不楚,更多的時候,我便沿著山水流下的地方往上爬。但越往上走,徒步的快樂便越來越有味道。

我很快樂,獨自堅持在這手足並爬之中!

很快,第一座山峰翻完了,站在四周全是松樹林的山頂,望著曲伸到山后蜿延崎嶇看不清究裡的小路,一瞬間,我開始有了幾分鐘的迷茫。我孤身一人在這遮天閉日的叢林中,看不見天,看不到底,望不清遠方,也不曉得自己身處何境;我身邊沒有人,沒有動物――除了只會在天上飛的鳥,我也沒有裝備,這兒也沒看到小溪。我不知道,是否還該前行?不自覺地掂掂背包,除了相機、手機便只有三五個小桃子及一個麻梨,本來梨子是有兩個的,在山下時為了獎勵馬兒給它吃了一個,這讓我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除此之外,我連一支礦泉水都沒有。就如此,我還該前行嗎?後一座山想必去的人更少,這是一路往上走時見到越來越少見的垃圾,越來越難走的路而想到的。衣服、食物、水、指南針、藥品、武器、地圖。。。。。。我幾乎一無所有!坐在濕漉漉的草地上,我發呆了。

發了一會呆,又發了一會神。一個人的好處在於隨心所欲,一個人的壞處在於聽不到建義。又發了一會呆,再發了一會神。還是站起來吧,我決定繼續前行。一直以來,我不都在渴望能徒步嗎?一直以來,我不都在渴望著證明自己嗎?那就往前吧!不過,想起馬夫說起只有兩個當地人進過此山,而且得早上六點上山才能趕得及返回。基於對生命的認真,我將下山時間定於中午十二點半,只要手機鬧鐘一響,不管前面有再多誘惑都要立即下山。熱愛徒步,渴望攀登,但更得珍惜生命的完整。

面對一無所知的前景,我簡單的思維放任自己勇往直前的衝動。在接下來的前行中,隨著海拔的逐漸升高,山勢不斷的陡立,路途難度的加據,體力大量的消耗,每爬上不長一段路,我便不得不停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彎著腰,雙手撐著被雨水攪和得稀稀的地下休息片刻。肚子開始咕咕地叫起來,突然間就想起早上的牛奶和煎蛋了,多少有點遺憾早餐也吃得太少了吧。好在有莫名的好奇心,好勝心在支撐著我疲倦的身軀――我始終沒敢坐下去哪怕一秒鐘,只因我知道,在這樣的路途中,每休息一次就會折掉再往前的信心一分,更有甚者,就會意味著再難前行。

當我爬上第二座峰頂時,眼前竟又重複著前一種景象,依舊看不見天看不到穀底,看不見遠方,也望不到身後剛已走過的路。我仍舊被包圍在這重重樹林中,全是樹,還有就是雨,沒有垃圾,連一個空的礦泉水瓶子也沒有。我的懼怕開始漫延了,因為一直淋著小雨的原因,衣服全濕完了,所幸一頂帽子還讓我頭腦保持著清醒。我有點冷,皮膚緊繃著,我想我臉色定是發白的,可該死的手機還沒響,以就是說,既定時間還沒到。前面究竟還有多遠?我才能看得到天,看得到山谷,或是望得到遠方?密林!我一直在這密林中穿梭,我一直沒看到陽光,沒看到小溪,也沒看到爬行動物,哪怕隱葳在密林中一雙眼睛也讓我感覺一下吧。在一個充滿著不可預見的地方,孤寂如此折磨人。

我還是前行了,第三座山峰的海拔上升得比下面快,因為極少有人上的緣故,此時的路更難爬了,所幸還總能辨別前人踏出的痕跡的,這是讓我沒有更深入想得更多的主要原因。在我整個的思維中,除了偶爾停下時會有那麼一絲絲的懼怕外,便只有“前進,前進,繼續前進”了。似乎那時的我,便僅因“前進”這兩個字而存在著。氣喘噓噓之中,我漸有了耳鳴的感覺,透支的體力讓原本呼吸不太好的我略顯有點困難,我相信,此時,我已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山體上了。果然,我見到了一塊路碑,這是我在全程蒼山見到的唯一一塊路碑。上書:蒼山核心區,海拔三千米以上。一種釋然,我終於決定暫停了下來,因為在這塊碑的地方,讓我抬頭看到了天,低頭看到了山谷,前面望過去是一片平原,大理城就在那兒與我微笑,遠遠的是洱海,靜靜的流淌著,與深深淺淺的雲天相連,不遠的天空飄著幾絲浮雲,象神仙姐姐的腰帶,而輕輕拂過的微風讓我享受著最純淨的大自然。啊~~我張口大叫一聲,讓身體中所有的鬱氣全都吐出來,再吸入一口最清新的空氣。我驕傲著,屹立於蒼海之中,飄然於浮雲之上,而又那麼真實地腳踏實地!

手機響了,真是絲絲緊扣,讓我停留在此,享受在此,開懷在此,收穫在此。我將一枚桃核埋在站立的地方,不知它會否吐芽成,也不知我是否還會有機會再此看看,沒啥目的,只想埋下一粒種子。

未知的前方仍舊吸引著我,但理智告訴我,勇往直前是需要條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