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大理 說不盡風花雪月

 

趕到大理已近夜裡十點。正值農曆十六,古老的城門樓上,懸掛著一輪無比完滿的圓月,皎潔的月光輕輕灑進城中的大街小巷。街上行人不多,賣樂器的小販在路邊悠悠地吹著葫蘆絲,悠遠的曲調縈繞在寧靜的月夜裡,把滄桑化作了一片安詳。

大理是個歷史悠久的地方。早在四千年前,蒼洱之間就已經分佈著白族祖先的足跡。秦漢之際,這裡是四川通往印度的“南方絲路”的中轉站,與中原也有頻繁的接觸。唐代初期,南詔國建都於此,大理一度成為雲南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雖然其間多次改朝換代,中原也曾幾度把戰爭的的烽火燒到這裡,但由於大理在地理上偏安一隅,心理上也是遠離紛爭,千百年來,和平的歲月遠遠多於戰爭的日子,在這種自由和安寧的空氣下,人們的生活也相當閒適。家家戶戶都養花種花,庭院內四季花開不斷,閑來大家就在花下喝喝茶,聊聊天。門前的清石板路打掃得乾乾淨淨的,石渠裡的水嘩嘩地流過街頭巷尾。即使到了今天,大理人也依然很有生活情趣。每天早上,街上總是有很多賣花的人,在他們面前擺著一束束清香四溢的蘭花,雛菊和百合。婦女們上街買完菜,順便買上一束花裝在菜籃裡,帶回家作為點綴餐桌的風景。

大理人愛花,長得也相當漂亮。據我觀察,這邊的人大都是高而挺的鼻樑,深深的眼窩,一雙眼睛又大又黑,配上濃而長的眉毛,顯得尤其精神。不過大理地處高原,日照相對較多,大理人多數膚色偏黑,但屬於黑裡透俏的那種(與之相比,納西人黑得沉穩,藏族人則黑得粗獷了)。也有些女孩皮膚雪白的,如果不是化妝品的功勞,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就像蝴蝶泉傳說裡的女主人公。

大理人美,要歸功於山水的孕育。蒼山如屏,洱海如鏡,蒼洱之間有著最新鮮的空氣,最乾淨的水,最悠閒的白雲。可惜我去時是五月底,蒼山上的積雪大部分已經融化,青青的小草遍佈山坡,淙淙的溪水從山上流下,注入洱海。洱海的水比平時更加豐盈,但依然非常清澈,靛藍色的湖水在風中微微起伏,真有點大海的感覺。據當地人說,今年3月大理下了一尺厚的雪,蒼山下,洱海邊是一片冰瀅潔白,那時湖水格外湛藍,就像是一塊鑲嵌在天地間的藍寶石,令人神往。

背靠蒼山,面臨洱海,矗立著大理最著名的建築——崇聖三塔,三座佛塔一大二小,成鼎立之態,是大理的標誌。主塔名為千尋塔,建于唐代南詔年間,是現存唐塔中最高的。兩座小塔相傳建于五代,宛如侍女般一左一右簇擁著氣度雍容的主塔。三座塔設計水準十分高超,雖經一千多年的風雨剝蝕和無數次地震的搖擺,塔身依然挺拔,不像義大利的比薩斜塔那般搖搖欲墜,的確配得上塔前照壁上鐫刻的“永鎮山川”四個大字。

在大理的時候,我在洋人街消磨了不少時光。洋人街原名護國路,整條街酒吧、茶館、西餐廳林立,很適合老外和小資情調的人閒逛,據說很多國外出版的旅遊指南已經直接把此地叫做洋人街了。洋人街整體感覺有點像陽朔的西街,但是沐浴在大理自由散漫的空氣裡,別有種懶洋洋的情調。特別是洋人街盡頭的那幾家酒吧書吧,格外幽靜,坐在鋪著藍印花布的木桌子邊,端著咖啡,聽聽音樂,今生今世身處何方暫時也不重要了。

大理的住宿推薦兩個地方,都是在洋人街盡頭處。一個是榆安園,他家的庭院特別漂亮,小小的池塘,整潔的甬石路,如蔭的樹木,一簇簇盛開的繡球花掩映著式樣簡單的茅草亭。不過榆安園也有七八年的歷史了,住宿雖便宜,但房子有些舊,要想享受這裡的氣氛,可以每天來吃早點,坐在水邊閣樓上眺望園景,也是件怡然自得的事。另外一個地方是榆安園往下十米左右的水雲客棧,剛開張半年不到,設施齊全,非常乾淨,普通兩人間50元一天,床單被套都是雪白的,最讓人意外的是臥室外還自帶一個小客廳,擺放著籐椅和茶几,主人還頗有心思地在茶几上插了一瓶綠葉水生植物。有了這樣愜意的小客廳,真想把知己好友都聚攏來談心。

前面參差提到了大理的花雪月,最後再提一下風,大理白天陽光強烈,氣溫頗高,到了夜裡一降溫,空氣對流,風很大。但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下關城外的那排風車,當時坐車從昆明趕到下關,遠遠地看到這些風車在夜色中呼呼地旋轉著,好像在歡迎我來到中國的西部,從那一刻起,感覺已經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