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青國際旅行社】 Tel:0871-63338881,63338882  Email:kmtrip@gmail.com
雲南旅遊|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雲南旅遊地區頻道: 昆明 大理 麗江 西雙版納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紅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臨滄
雲南經典風光遊 || 雲南攝影創作遊 || 雲南深度體驗遊 || 雲南高爾夫旅遊 || 雲南VIP尊享遊 || 雲南包車自由行

品味野象穀

 

在西雙版納眾多公園中,我最喜歡“野象穀”。我喜歡“野象穀”公園,不僅因為這個公園取名“野象穀”,是我出的主意,更主要的原因是這個公園最能體現西雙版納的自然特徵,最具典型性,因而也最有特點,最能吸引人。

“野象穀”公園的設計規劃也很科學。從前門進,一進去,就讓美麗的孔雀歡迎來賓,從後門出,則讓吉祥的大象歡送客人,中間是豐富多彩的熱帶雨林供人們觀賞。有人說,寫文章開頭要有氣勢,如虎頭;結尾要有力度,似豹尾;中間要豐富,像豬肚。我看,野象谷公園是完全得了這精髓。
大門口是一個偌大的孔雀園,飼養著幾百隻各式各樣的孔雀。客人一到,那孔雀就激動起來了,歡叫著從樹上飛到草坪裡歡迎來客。它們唱的唱,跳的跳,覓食的覓食,與人親熱的與人親熱,草坪成了一片歡樂的海洋。特別是穿鮮豔服裝的女同胞一多,公孔雀就會展開美麗的尾巴,展示自己的美貌,幾隻,十幾隻,甚至幾十隻孔雀同時開屏,整個孔雀園五彩斑斕,異彩紛呈,美極了。這就是“野象穀”的迎賓曲。

接著讓人們從不同的角度感受熱帶雨林。先坐上索道車,搖搖晃晃,慢慢地爬上山嶺,越過河溝,到達公園的最高點。一路上,從空中俯瞰熱帶雨林,到達山頂後,可以沿著一條羊腸小徑慢慢地走下山來,鑽進其中,近距離地觀賞感受熱帶雨林。這裡又是另一番景色,茂密的熱帶雨林形成一個嚴嚴實實的頂蓋,陽光很難達到這裡的地面,偶爾從樹冠上漏下幾縷細如髮絲的可憐的光線,也被半空中的其他植物攔截住了,絕對不會讓它達到地下。下雨了,剛開始的一二十分鐘內,雨水是不會落到地下的,都被樹枝樹葉擋住了,雨停後,一兩個小時,樹林裡還在滴滴答答地下個不停。地下厚厚地積著一層枯枝敗葉,腳一踩下去,就像踩在海綿上,軟軟的、松松的,就像走在厚厚的地毯上。熱帶雨林是一種立體式森林,高的直聳雲天,好像要與天試比高似的;中間,各種各樣的植物競相生長,擠滿了半空;地下,各種矮小的植物密密匝匝,擠成了堆。走在這森林中,好像是在海底爬行。林間,彌漫著各種植物的芳香,深深地吸一口,浸肝入肺,那舒服勁呀,直入五臟六腑。據公園主人介紹,這面積不太大的一個公園裡,生長的植物有幾千種。

下到半坡,還可以走進架設在大樹半腰的空中走廊上,觀賞半空中的熱帶雨林。熱帶雨林有個怪現象,越是靠近樹頂,植物就長得越旺盛,顯得越擁擠,各種植物都在高處爭奪著陽光。這裡主要是觀賞寄生植物,熱帶雨林中,這類植物特別多,小的有花呀草呀之類的,大的有各式各樣的滕蔓,還有的是樹上生樹,那樹上的樹,還喧賓奪主,超過了主樹,有的甚至把主樹絞殺死了。植物學家說,判定是不是熱帶雨林的標準是看林中有沒有望天樹,我說,除了那高聳入雲的望天樹外,熱帶雨林最大的特點就是所有的植物都長得非常誇張。你看那,一片芋頭葉比兩三把雨傘還要大,魔芋杆比人的腰杆還粗,滕蔓植物會長成幾十米、甚至上百米長,板狀的根像一堵堵的牆,一棵樹覆蓋有兩三畝地,一蓬竹子有幾百棵、甚至上千棵,一個豆莢足有一兩米長……什麼東西都幾倍、十幾倍、甚至幾十倍地放大了,這就是熱帶雨林,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熱帶雨林的另一個特點就是植物的品種特別繁雜,特別多,小小的一塊地上,就會有幾十種甚至上百種植物,是名副其實的“物種銀行”。

如果有雅興,還可以在出口處觀看大象的精彩表演。它們總共有十幾頭,一開始,它們便一頭銜著一頭的尾巴魚貫而出,來到場子正中,向觀眾點頭,鞠躬,甚至跪拜、行大禮。贏得一陣掌聲後,便表演翻筋斗、倒立、走平衡木、踢足球、向觀眾要東西吃等節目。最令人捧腹的是給人按摩,大象用又長又軟的鼻子給客人按摩,從頭按到腰,按到腿,再按到腳底,認真極了。

在這大象表演隊中,有一個是“死刑犯”。它生得高高大大的,年輕力壯,剛十歲左右。別看它表現得恭恭順順的,表演得最賣力,它可是個殺人犯。原來,幾年前,它獨自在鄰近的思茅市城區附近出沒,毀壞群眾的莊稼,還常來村寨參觀訪問,偷吃群眾的東西。人們也沒惹它,把它當做遠方來的客人,熱情地接待它。頭幾年與人相處得很好,大家相安無事。可是,好景不長,不知什麼原因,它老兄無緣無故地發怒了,連續殺死了幾個無辜的村民。這還得了啊,自古都有道是殺人者償命。在憤怒群眾的再三要求下,國家林業部判決了它的死刑:同意思茅市把它捉拿歸案,如它負隅頑抗,可以就地正法。人們想了很多辦法,終於把這放蕩不羈的傢伙活捉了。人類是寬宏大量的,沒有立即正法,而讓它戴罪立功,把它放進“野象穀”大象表演隊裡幹苦活,只要不再犯新的罪行,可以留它一條活路。就這樣,這個“死刑犯”年復一年地在這裡表演著各種節目。它吃苦耐勞,認罪態度好,表現還不錯,人們也逐漸原諒了它,對它也與別的大象一樣,一視同仁:沉重的腳鐐去掉了,晚上單獨關押的措施取消了,限量供應食物的懲罰也廢止了,現在,它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野象穀”。如果不是馴象師每天表演前專門介紹它那不光彩的歷史,讓它向人們陪禮道歉的話,遊客根本看不出它與別的大象的區別。

過去,這個公園叫“三岔河森林公園”,裡邊有“孔雀園”、“蝴蝶館”、“觀景亭”、“空中走廊”、“樹上賓館”、“蟒蛇箐”、“大象表演場”等等,在眾多的小地名當中,有一個叫“野象穀”。我說,森林公園全國到處都是,一點特色也沒有,應該像寫文章要突出主題一樣,把這裡的最生動最鮮活的東西突出出來,那就是這個公園裡有野象,建議改叫“野象穀”公園。我提了多次,都因人微言輕,沒有人理會,敷衍幾句便了事了。有一次,一位德高望重的領導來西雙版納視察,當地的父母官們要請這位領導題寫“三岔河森林公園”這幾個字。我看機會來了,就慫恿這位領導:“這個公園應該叫‘野象穀’,要題詞,就寫‘野象穀’這三個字。”這位領導一聽,非常贊成,就說:“好啊,我建議,把這個公園的名字改為‘野象穀’,怎麼樣,你們同意不同意?同意,我就題。”大家馬上鼓掌,說好啊,妙呀。從此,這個公園就有了一個鮮亮的名字:“野象穀”,這位領導那蒼勁有力的筆墨也就長留在這公園裡了。

改成“野象穀”後,遊客趨之若鶩,公園生意興隆,今非昔比呀,人氣旺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