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潑水,西雙版納狂歡節

 

今年的四月十一號,我來到了美麗的西雙版納州府景洪。經歷了橄欖壩傣族園的潑水,四月十五號,迎來了景洪傣族1366年盛大的潑水節。

由於當晚要趕回昆明,提前買好當晚七點三十的車票,一大早上將行李寄存在汽車南站。

從車站出來,見各大賓館酒店的樓前雲集了不少人,拿著盆碗,輕描淡寫地潑水。這時還不到潑水的時間,人們的情緒還沒有被激發起來。按規定中午12點到下午5點為開潑時間。

但當我躲躲閃閃地來到景洪文化廣場時,還沒有弄清怎麼回事,四面八方的水便飛了過來,頓時,我們和大家一樣成了落湯雞。定睛一看,只見廣場噴水池中人頭攢動水花四濺,像一口噴沸的大滾鍋。人們,池外一部分,池內一部分,外面的去搶水,裡面的護著水,雙方潑成一團。

我也按捺不住自己,頂著水花就跳入池中,也不管他(她)是誰,一氣狂潑。在我之後,池中混進一個異己分子——女同胞,頓時炸了營,男同胞群起而攻,一邊猛潑,一邊狂喊著:“潑出去”。這位女同胞玩心真大,任你怎麼潑,就是不出去,讓男同胞奈何不得。正在這時,池邊忽然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小布哨,大家眼前一亮,發現了目標,把小布哨潑得驚叫喚,抱著頭到處跑。她們不一會又小心翼翼地來到池邊,又引來一陣狂潑,叫喚著跑開,消失的無影無蹤。

外來的女遊客比小布哨厲害,端著盆提著桶拿著槍(水槍)和男同胞一樣,你潑過來,我潑過去,你射我一槍,我回你一槍,一副巾幗不讓鬚眉的英姿。

池中堅守不如滿大街遛著過癮,我又跑到大街上。這裡潑水更熱鬧了。

有站在樓頂潑,有從窗子裡潑,有在街頭潑;有提著桶潑,有拿著盆潑,有端著槍射,有捏著水籠頭潑;有追著潑,有攆著潑,有抓著潑;有溫柔地潑,有狂野地潑,有當頭潑下,有橫掃頭臉;有站在車上潑,有騎著三輪潑;有見人就潑,有挑著人潑;有從前面潑,有從後面潑,有從左面潑,有從右面潑;有走著潑,有守著路口潑;有拉起隊伍潑;有各自為戰潑。老的潑,小的潑;男的潑,女的潑;國人潑,老外潑。滿大街熱情洋溢,水花四射,歡聲不斷。

最出風頭的莫過於三個老外。他們不知從哪裡討弄來一輛三輪車,車上一隻罐滿水的大大的塑膠桶,一個人騎,兩個人蹲在車上,走一路潑一路,快活得無法形容。

最神氣的是站在卡車上潑。卡車車廂裡鋪一塊隔水塑膠布,注滿滿一車廂水,眾人往裡一站,一路走一路潑。水,腳下就是,人,居高臨下,風頭出盡。一條街一條街地掃蕩地潑,所到之處皆潰不成軍,直殺到滿大街上找不到對手為止。

最著潑的是女孩子。特別是花枝招展的傣家少女,緊身衣配著桶裙,拿著一把花紙傘隨處一站,亭亭玉立,鮮豔奪目,即成為一道風景。平時,遊客都看的兩眼法直,口張多大,節日裡能趁潑水節放肆一把,何樂而不為。於是男遊客,無論老少只要看到漂亮的小布哨,立即像狼群發現了目標,亂紛紛沖上前去,圍追堵截一陣猛潑。小布哨笑著叫著跑著,不氣不急,仿佛就為來接一身水。遇到厲害的小布哨,潑急了她,逮著個來犯者就是一陣猛追,嚇的那人雞飛狗跳地四處亂竄,惹得大家哄然大笑。

最受歡迎的潑水工具是大容量哧水槍。人們用盆潑不過癮,就買上一隻水槍,灌滿水加足氣,抱在懷裡,瞄準遊人一個一個點殺。一時間滿街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成了衝鋒隊員。連那些文靜漂亮女孩子也抱著一隻,在人海中衝鋒陷陣,狂野得沒了邊,那情景恐怕連她媽都要冒一句:“這是誰家的丫頭!”

最壯觀的潑水是在景洪軍分區操場上潑水。遊行隊伍引著大家來到軍分區操場,組織者講話一完,一聲令下,停在操場兩角的兩輛消防車,在幾個官兵的控制下,架著水炮,開足馬力,向人群“瘋狂掃射”。操場上頓時水花四射,大雨傾盆。官兵們和遊人演繹了一曲軍民潑水情。

最痛苦並快樂的要數地方的黨政領導。在軍分區操場上,各村各寨一一把他們架上自己的轎子,圍著他跳舞唱歌,潑水顛轎,索要紅包。領導們頭被水潑著,屁股被顛著,手不停地舞著,還要不停地向舉上前來竹筒裡塞紅包,紅包塞完了,轎子顛得愈發厲害,水潑得愈急,直到秘書遞上了一迭紅包才告甘休。這邊下來,那邊一群傣女又生來拉活扯地把它弄上轎子,照例是潑水、顛轎、唱歌、要紅包。直到所有的村寨一一輪過,這幫領導才被放開。他們差不多也快被抖散架了。這時,他們才能向大家一樣端起水盆潑水狂歡。

下午五點,西沉的太陽普照著景洪城,潑水活動結束,景洪仍沉浸在潑水節的歡樂氣氛中,帶著這種歡快的氣氛,我不舍地離開美麗的西雙版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