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觸摸最真的西雙版納

 

麗江與大理火了,便很少有人提起西雙版納。版納沒有異國情調的酒吧與豔遇,有的只是徹徹底底的民族風情與神秘幽深的熱帶雨林;來到這裡,不是為了附庸風雅,而是要去尋找那種最原始的感觸。

這一次,我跟隨一位法國攝影師的鏡頭尋訪版納——為了認識它最純粹的一面,我們忽略了那些已經商業化的表面浮華,真真正正地來了一次“上山下鄉”之旅。

經過了漫長的長途車顛簸,我終於到了版納,此時我被顛得幾乎錯位,正要發作,我站在了版納的街上——陽光很暖,看著街上緩步行走的行人,裹著紗籠荷擔而纖腰翹臀的“小蔔哨”,高大棕櫚樹的身影,突然間,一肚子的不快就煙消雲散——這就是版納的魔力?

景洪是西雙版納的首府,人們習慣把它呼作“黎明城”,也是我們上山下鄉的起點。

寧靜的猛龍

距離“黎明城”最近的寨子是橄欖壩,傣語名字是“猛罕”,傣鄉的風光也就是從這裡逐漸展開。但是由於距離太近,開發也相對成熟,壩子裡到處停著各色的旅遊巴士,而遊人們也像天外來客一樣煞風景,所以,“去大猛龍”——攝影師發話了,司機繼續前行。

大猛龍是距離景洪較遠的一個縣城,距離中緬邊境很近,抵達時已經是正午。

沿著一條泥濘小路走進村寨,才知道傣家竹樓的神秘之處。傣族竹樓,是用幾十根大木柱支撐起來的“空中樓閣”,地板用竹片鋪砌。樓上住人,樓下四面敞開用於堆放雜物和養牲畜。

午後,大部分傣家人都到田間勞作,寨中靜得連一根針都能聽到,土路上安詳地躺著好幾隻肥頭大耳的豬,睜眼看看我們便又旁若無人地轉頭昏昏大睡。攝影師開始忙活起來,在寨子裡東跑西躥,偶然碰到幾個腰纏紗籠、腳蹬高腰水靴的傣族女人從自家門出來,便成為打破寧靜漣漪的石子。

在村中轉了兩圈,我們沒有見到幾個人,只在村中的奘房前遇到兩個沙彌,沖我們微笑點頭。一村一寺,一寨一廟,這是傣族村寨的特色,而傣家人把這種村中的寺廟稱為奘房,村人問卜前程、紅白喜事等大小儀式都要在這裡舉行。奘房很美,古舊的瓦頂寫著它陳年的歷史,屋簷下粉飾著金光閃閃的圖案卻又顯示出它豪華的身份。我們對著奘房頻按快門,披著橙黃色袈裟的沙彌摸著腦袋好奇地看了一會兒也轉身離去,只留下一座空空的奘房任我們自由出入。傣鄉的寺就是這個樣子,四周空空蕩蕩,平常的像是自家的大院子。

在猛混逛週末集市

“露水一散,集市就散。”這是版納日常集市的寫照;而週末集市卻不一樣,要開一整天,四鄉八鎮的族人都會過來趕集,熱鬧非常。為了拍到趕集熱鬧的圖片,我們特意驅車前往猛混。

傣族少女們趕集都會打扮得很漂亮,腳穿半高跟皮鞋,身上大紅大綠,手中再舉把色彩鮮豔的遮陽傘,未婚的把烏黑長髮編成辮子、已婚的要歪盤著頭髮,在鬢角插一支散發著香味的鮮花,無論是在晨霧中還是在烈日下,即便是集市上有再多的人流,依然赫然奪目。

猛混的市場很大,在一個大棚裡,一眼望不到頭。趕集的人隨著太陽的升起漸漸增多。週末集市是四鄉八鎮裡最大的集市之一,攤販們售賣貨品也很豐盛,棉布、鞋帽、服裝、書包、蔬菜、水果直至針頭線腦、山貨野味一應俱全。

闖進阿克族村寨

除了傣族女人外,週末市場上經常會看到很多裝束更加特別的民族,轉悠著,我們碰到了一個穿著綠色長外衣,頭纏圍巾,雙耳掛著巨大耳環的女人,後來一問旁邊的攤販才知道這是阿克族。“既然她們到這裡趕集,那麼她們的村寨距離這裡也不遠!”大家便從市場中撤出上車,向緬甸邊境方向開去。

開了不遠,遠遠地就看見半山腰有一個稀稀落落搭著四腳木屋的寨子,我們徒步走了上去。路很不好走,坑坑窪窪忽高忽低;而四腳木屋建得隨意至極,高一處低一處,左一處又一處。

到了寨子中間,兩個阿克族的老人正坐在木屋的前面閒聊,一個懷裡抱著一個光屁股的嬰兒,另一個靠在身後木屋支腳上吸煙。看到我們,兩個人抬了一下頭,刻滿風霜的銅色面龐上閃過一絲驚訝,瞬間又安詳了下來,依然在輕輕交談著。我沖她們笑一下,兩個老人也很和藹,不懂漢語,只是看著我們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