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青國際旅行社】 Tel:0871-63338881,63338882  Email:kmtrip@gmail.com
雲南旅遊|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雲南旅遊地區頻道: 昆明 大理 麗江 西雙版納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紅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臨滄
雲南經典風光遊 || 雲南攝影創作遊 || 雲南深度體驗遊 || 雲南高爾夫旅遊 || 雲南VIP尊享遊 || 雲南包車自由行

版納:停在天邊的夢境

 

很多人想到西雙版納,會是這樣一幅場景:充滿熱帶氣息的大森林,森林邊有江,江邊有竹,竹叢裡有竹樓,竹樓外長滿了果樹。大象在漫步、孔雀在開屏、蝴蝶在飛舞,傣家姑娘擔著竹簍、裸著蠻腰、款款遠去……西雙版納神奇美麗,但它應該不是拉薩般的天堂,它更親切、更閒適,是至美人間。

我去了西雙版納,在一個應該不算是最美的季節。

我們去了西雙版納,挈婦將雛,在一個已經不是最適合去的年齡。

西雙版納的女子極美,據說讓不少外地男子產生娶妻過早的悵恨。據我看來,西雙版納的女子是有一種豔麗的美,烈日下見了穿民族服裝的她們,真是能讓人微微暈眩呀!這種美麗是無法效仿的,你以為是個美眉、穿了身傣族的筒裙就可以混充其中了嗎?沒用的!西雙版納的小“蔔哨”個個纖腰翹臀、花蕾般肚臍,如此方能顯出筒裙的味道來——只有熱帶,只有熱帶,才能培育出這樣的少女呀!筒裙的顏色都極其純粹,高濃度的紅、藍、綠、黃……如果放在別的地方,穿這樣的顏色一定蠢而俗;但是在西雙版納就不一樣了。透藍的天空,至亮的陽光,所有高貴、淡雅、知性、婉約的顏色統統鎮不住,必須香豔、必須明麗、必須濃烈——在西雙版納,美麗必須張揚,不張揚是無法美麗的!

西雙版納的男子評價一般,說是已經基本漢化。但我覺得,原生態的傣族男子依然可以號稱天底下最瀟灑幸福的男子:他們自稱是最懶散閒適的人,一天最多只做一件事情;他們生活起居一切有女人照顧,一年中最重的活是犁田打穀,一生中最大的偉績是蓋一座自己的竹樓(而且是全村人一起來幫忙)。即使是每個有教養男人必須要經歷的剃度出家,傣族信奉的小乘佛教也不在乎清規戒律繁文縟節,盡可以一邊做和尚學文化,一邊喝酒吃肉談戀愛——堅信來世信念,不舍今生追求!

如此自由充實率性舒適的生活,自然讓西雙版納民風極為溫柔善良。在傣族人家裡吃飯,坐在矮小的凳幾上,好像特別容易交談。女人在灶間張羅著,男人一句一句慢慢應答著你,微微笑著,平靜謙和。樓上滿地鋪著竹席,喝酒聊天、聊天喝酒,然後就這麼往後一躺……

西雙版納在傣語裡是“十二千塊稻田”的意思,這裡種莊稼無需施肥、隨便扒拉幾下就有收成。即使你連莊稼都懶得耕作,也餓不死,田間山野隨處都有吃食果腹。什麼東西在西雙版納都能長得特別好,比如鳳梨,西雙版納的鳳梨居然是無眼的,全不像別處的鳳梨需要雕琢、挖掉一個個密佈的小毛眼後才可以吃!西雙版納好像什麼東西都可以吃,且不說野菜一種種都吃不過來,居然芭蕉的花也肥肥碩碩,可供放湯或小炒。

我們去的冬天屬於西雙版納的旱季,物產並不算豐饒;但那些尋常吃食,已經足夠我們受用:西雙版納一年產三季的稻米很好,兒子都來不及吃菜,一碗飯已經下去了。西雙版納用芭蕉竿喂出來的豬肉也很好,肥,就算吃得毀了身材也值呀!即便是冬瓜,也讓我們的味蕾欲仙欲死——它是冬瓜呀,但它絕對不是我們熟悉的冬瓜!

從西雙版納回來,好久,我提不起吃飯的興致。

西雙版納是地球北回歸線沙漠帶上惟一的一塊綠洲,是中國熱帶雨林生態系統保存最完整、最典型、面積最大的地區,在這裡,闊葉喬木、針葉灌木、草本、藤本、蕨類、苔蘚,構成錯落有致的自然原始森林。

熱帶溝穀雨林真是奇妙啊。

沿著山澗,前行再前行,沒有目的、沒有目的地,沒有自己。樹是樹、水是水,甚至泥土都是泥土,人就可以不是人了。大年三十的下午,坐在一個密林環抱斜陽透進山谷的溪流邊泡腳,水冷而不冰,四下裡靜而不寂。興盡收腳,再上路時,那腳竟酥麻、綿軟,踏出的每一步都似在歡唱!想起一位驢友的帖子:要認識一片森林,最好用你的雙腳。

沿著山澗,前行再前行,一直深入。相信會有精靈,偷偷滴一滴露水在我們眼上。於是忘了從前、忘了以後、忘了捨不得的一切,從此無牽無掛、無阻無礙,飄搖山林間……

現在的西雙版納,最壯觀的景象是橡膠林了。

我從沒有看見過這樣乾淨的山——整座山清理乾淨、不留寸草,再一棵一棵一排一排種上橡膠樹。我從沒有看見過這樣整齊的群山——一個山頭接一個山頭的橡膠林,綿延數百萬畝。以前,那應該是無數的森林、無數的竹林吧?現在,這裡只有無數的橡膠林了;橡膠林裡,隱隱閃現出幾個墓碑殘敗的身影。

西雙版納是我國第二大橡膠產地,這一切,全歸功於知青。

1968年底,1000多萬在校的青年學生被一道“最高指示”發配到窮鄉僻壤,開始了他們的知青生涯。而雲南生產建設兵團,是中國的知青集中點之一。那裡的知青主要來自上海、北京、成都、重慶和昆明,總人數超過10萬。雲南兵團生活之艱苦和政治之黑暗,要超過黑龍江、內蒙古、新疆和海南島幾大生產建設兵團。當年文革中迫害知青的惡性案件,大部分都發生在雲南。當年,許多知青都將一句名言抄寫在筆記本中:“我們的事業並不顯赫,但將永遠存在;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灑下熱淚。”

許是冬天的緣故吧,我見到的橡膠樹大多都嬴瘦乾枯、焦黃蓬亂。它們當然只能這樣,如果一個生命生來就是為了被一次又一次割傷榨取——生,又有何歡?容,又為誰悅?

西雙版納的路邊書店裡,偶然從雲南風物志裡翻出一個名字——岩龍。

沉澱的記憶就此翻起:孤膽英雄岩龍!那個對越自衛反擊戰裡隻身抄到敵人側後、用一支步槍消滅五六十個敵人的岩龍!那個19歲就犧牲的一等功戰鬥英雄!那個很多少年心中的偶像……

決定去看他。

顛了一個上午的石子路,進鎮。在路人左點右點下,把猛龍喧鬧的街頭兜兜轉轉了個遍,未果。終於問到個有概念的,那人的年紀和我們相仿。“應該往那裡上去吧,幾年以前我還去過,是從那裡走的。”死路。路邊坐著的人又指,“要進去?要進去要從後面繞了。”

那條路走得我們疑竇叢生,居然卻是對的。

一條通往村寨的土路。不進村,進入村口的佛廟。不進佛堂,繞過佛塔,到後牆。矮牆上架著梯子,翻過去,是一片橡膠林。在橡膠林裡穿行,忽然看到,一扇鏽痕斑斑的鐵門,緊鎖著——那裡面,哎,那裡面,埋著岩龍。

終於沒忍住,爬過了鐵門。兒子很興奮,嘰嘰喳喳地問:“什麼是孤膽英雄呀?他為什麼孤膽呀?”我不知道。我只是踩著滿地的橡膠樹葉亂走,沙沙的聲音深入骨髓。

去西雙版納必須到橄欖壩,那裡保存有最完整的傣家村落。馮牧就在這裡奇遇蝴蝶會;《孽債》就在這裡取鏡;先生和我神吹當年他如何如何為瀾滄江邊少女們的洗澡傾倒……十多年過去了,現在的橄欖壩已經發展成一個鎮子,五個傣家村落也已經被保護性地圍起來,成為一個國家級4A景區——即使這樣,這個地方也仍是值得一到的。住在傣家人家裡,就像那個幽默故事裡墨西哥漁夫的生活——每天睡到自然醒,出去抓幾條魚,回來後跟孩子們玩一玩,再跟老婆睡個午覺,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哈!

西雙版納傣族園裡現在有一個主打節目:“天天歡度潑水節”。每天下午,遊客可以換上傣族服飾,由100名傣族小蔔哨陪同潑水。這個活動真是有創意,將每年只有傣曆新年才狂歡三天的潑水變成天天近一個小時的民俗參與活動,讓無論是什麼時候來的遊客都不再有遺憾。

西雙版納真是很善待遊客的。我們還到過一個愛伲族的山寨,愛伲族據說是至今仍保留搶親風俗的為數不多的少數民族了,於是從上午9點到下午4點,這個山寨不斷邀請遊客展示搶親。我們停留的半個多小時裡,居然搶了三場!按照風俗,愛伲姑娘們知道有人要來搶,會使勁往山上跑;小夥子於是奮力直追,一把抱住、兜頭抗起,奔回大屋舉辦儀式。現在的搶親人都由男性遊客扮演,一聲“跑”的口令發出,愛伲姑娘們慢走幾步、平伸雙臂,極其配合地等著人來背!

想狂笑,卻想起《手機》裡費老的話:都20多年了,有審美疲勞嘍!不由問自己:如果是我,每天的工作是陪人潑水,我對潑水的快樂還有幾分?如果是我,每天的工作是被人搶親,我對搶親的憧憬還有幾分?

去過西雙版納了。

從此,西雙版納是一個停留在天邊的夢想幻境。葫蘆絲的音樂依然寧靜寬容,你的心也被揪著落淚而微笑,仿佛注視自己的年少輕狂、青春張揚,清清楚楚地知道——昨日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