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西雙版納:揮不去的舊夢

 

西雙版納給我是一個揮不去的夢:大象、孔雀、竹樓,月光下的鳳尾竹、密密的熱帶雨林以及漫山遍野的橡膠樹,都顯得神秘而浪漫。葫蘆絲渾厚圓潤的旋律挾著孔雀壩的煦風柔柔地飄過耳際,熏醉了我,於是我背著行囊循著我的夢境來到了雲貴高原。

中午12點從昆明出發,汽車一直在驕陽下匆匆趕路,夜色漸至,感覺涼爽了些,在單調的引擎聲中,先後有人懶懶地睡著了,而我此刻毫無倦意,大睜著好奇的雙眼欣賞暮色蒼茫的山野。車燈的光柱裡翻飛著小小落葉和昆蟲,翩翩之中分不清哪是黃葉哪是翅膀,只見它們不斷地旋轉飛舞,美極了。山風鑽進車窗摩挲著我的臉,送進來泥土和青草的氣息。

翻山越嶺,峰迴路轉,滿天星光盡在眼前,寶石般的繁星綴在湛藍的天幕上,明亮得令人讚歎。以前從不知道高原的夜空竟如此晴朗,星光竟如此燦爛,凝神望去,仿佛自己離天、離星星好近好近。路過一個小鎮時,忽然看見路邊的電線上密密麻麻地歇著好多燕子,怕有幾千隻吧?仰頭望去,黑暗中只模模糊糊看見望不到盡頭的電線上一隻緊挨著一隻白晃晃的小肚皮,讓人忍俊不禁,這些可愛的小精靈!

景洪市區不大但很整潔,市中心的十字路口有一座雕塑:四頭大象。街道兩旁既有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也有古樸的樓臺亭閣,綠化帶裡栽滿了產油量最高的油棕。公園很一般,沒特別印象,唯一念念不忘的是公園裡燒烤攤上的烤魚,魚肚裡填滿了辣椒和當地的一種什麼香料,有點象蔥,很香,那特殊的香味至今讓我直咽口水。

這裡的人性格溫和、寬厚。到版納的第二天遇到這樣一件事讓我頗有感觸:我們的旅遊車正在山路上行駛,對面突然出現兩個騎自行車的山民,徑直向汽車沖了過來,汽車一面刹車一面猛打方向盤避讓,自行車雖已在一塊泥濘地上減了速,仍然連人帶車向前栽了360度的大跟鬥然後重重摔在地上。

正擔心他倆會傷得不輕,卻見他們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正沖車上的人憨厚地笑。若是在內地發生這種事,一場吵架是必定免不了的,然而那位受了驚嚇的駕駛員只是很和善地輕輕問了句:“車閘壞了?”小夥子有點不好意思:“沒車閘。”雙方語氣平靜得象鄰里閒聊,然後各自上路。

熱猛侖熱帶植物園

一場夜雨將瀝青鋪就的盤山公路沖刷得乾乾淨淨。公路旁是高大的鐵刀木,濕漉漉的樹葉在陽光下泛著光,滿樹黃色的花點綴著蔥綠的山野。不時看見放牧的牛群在公路邊旁若無人地啃著青草,一派田園風光。公路從一大片原始森林中穿過,但見山谷幽深古木蒼翠,林中鶯聲燕語鳥叫蟲鳴;路邊,一條小溪順著蜿蜒的山路與我們同行,溪水並不清澈,但活活潑潑地煞是歡暢。

猛侖熱帶植物園占地112.5平方公里,規模相當壯觀。茂密的椰林中,成熟了的椰樹筆直挺拔,樹上掛滿誘人的果實,與柔嫩蔥籠的小椰苗錯落有致相映成趣。陽光從樹冠的縫隙中偷偷溜下來,整潔的綠草地一地斑斕。

植物園中囊括了幾乎所有的熱帶植物。魚尾葵、三藥檳榔、盤根榕樹、直指雲霄的望天樹、結著珍珠般果實的珊瑚草以及風情萬種的鳳凰花樹,五彩繽紛爭奇鬥豔,有的棕樹光一片棕葉就大若一間小屋;一種叫不出名的豆科樹的豆莢長達五、六十公分,誇張得讓人幾疑它的真假;“神秘果”能使酸味變成甜味,“風流草”可以隨著歌聲翩翩起舞,還有芒果、荔枝、香蕉、鐵樹王……

在這裡還見到了久仰的紅豆。“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詩裡說的便是它。我偷偷地從老高的樹上攀摘了兩個豆莢,珍藏起來。園裡小販兜售紅豆飾物的不少,安能與親手采纈的相比?

寺廟

從景洪出發,汽車西行約一個半小時,就到了猛海的景真八角亭,這是版納境內最具代表性的著名寺廟。

八角亭整個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華貴的皇冠:上端由若干個精緻的飛簷翹角由大漸小重重迭迭至亭頂而成。亭下,大象、孔雀、青蛙之類的飛禽走獸雕像栩栩如生地座落在亭子四周。庭院幽靜,香煙繚繞,在這遠離了城市喧囂的寺廟中我靜靜地感受著與世無爭的淡恬,也感受著傣族獨特的佛教氣氛,那是一種寬厚平和的氣氛,比內地廟宇的威嚴肅穆更具親和力。

最扯人眼球的還是寺廟裡那些可愛的小男孩。這些孩子約摸七、八歲吧,頭髮剃得很短,穿著合體的黃色和尚服,一臉稚氣,遊客提出和他們一起拍照,他們一點不推辭,禮貌隨和落落大方,極為乖巧。

版納的教育方式特別而有趣:傣族沒有自己的學校,傣族男孩上學都在寺廟裡,由寺廟分小學、中學分別傳授著各個階段的文化知識和佛學知識。在這裡學習的孩子隨時都可以還俗。傣文傳男不傳女,傣家女孩只能到漢族學校裡去學漢語。

也見到一個相當於大學生的青年和尚,學生味十足,獨坐角落裡看著書。和他攀談時,他放下手中書本海闊天空侃侃而談,言談中顯示出良好的文化素養和現代意識。從他的話裡,知道了寺廟裡的文化課也是非常正規和系統的。不忍耽誤他專注的學習,我們悄悄離開了他。

在緬甸

繼續西行至雲南邊境,在打洛觀賞了頗有名氣的“獨樹成林”以後,我們進入了毗鄰的緬甸猛拉城。漫步猛拉街頭,感覺還是比較繁華,不少的中國人在這裡做珠寶玉器、服裝之類的小生意。街邊堂而皇之擺著各種各樣的春藥,還有鴉片系列,一種比油菜籽還細小的種子,據說是罌粟種子,售人民幣一元錢一小袋。雖然很好奇,卻也未敢染指。

猛拉街上不時有值勤的地方武裝走過,他們的軍裝設計得很漂亮,穿在個子比較高的軍人身上,酷酷的。由於在國內就打了招呼叫我們別招惹他們,所以儘管很想拍上幾張,也不敢造次。但終於還是惹了點麻煩。

猛拉街上有人妖館,人妖們在表演節目之餘紛紛上街招搖過市以攬生意,他們眉飛色舞地挑逗著過往行人甚至對人動手動腳,行人惟恐避之不及,四散奔逃。我當然不會放過這滑稽的鏡頭,管它三七二十一便拍了起來。閃光燈引來一群漂亮的武裝員警,走近面前要罰款。我大惑:“沒拍你們啊!”“你拍了人妖。”方知人妖也是拍不得的,趕緊乖乖掏出錢來認罰,警官先生們拿了錢,歡歡喜喜地去喝酒,我則慶倖保住了我的相機和膠捲,皆大歡喜。

穿越熱帶雨林

在西雙版納,最誘惑我的莫過於去熱帶雨林了,一想到雨林就腳癢癢地恨不得馬上出發。

事實上,我們在進入雨林的第一段路就吃盡了苦頭。開始還算平坦、寬闊,進入山路後便越來越窄,越來越濕,一不小心就會滑倒。這時我們得知這裡還只是熱帶雨林的邊緣,“前面的路會更難走,恐怕你們得手腳並用才行。”一個當地人笑著告誡我們,我們將信將疑。

熱帶雨林裡果然冷森,陰氣逼人,參天林木蔽日終年不見陽光,非常陰暗。時逢雨季,窄窄的山路上積著半尺多深的爛泥,一腳踩下去,半天拔不出鞋,索性脫了鞋打赤腳,可是這樣一來少了摩擦,腳下更滑了。

山路右邊是深不見底的幽壑,試著探身打量一下,嚇得吐了吐舌頭:乖乖,摔下去可不好玩!於是儘量貼著左邊的山坡,用糊滿稀泥的手在坡上費力地尋找著一切可以攀附的東西,哪怕是一節枯樹枝甚至小草。都已懶得說話,只專注地看著腳下的路,深一腳淺一腳地踉蹌前行,腳從泥中費力地拔出來時發出的吱吱聲與谷底清亮的蛙鳴鳥語應和著,驚擾著峽谷裡的靜謐。

隊������行進得很慢,出發前相約結伴而的遊���已知難而退,留下抵擋不住密林深處誘惑的人們還在這裡狼狽不堪地跋涉著。而人群中我又屬極不安分一類,不甘跟在別人後面一點一點地挪動,於是磨磨蹭蹭地最終挨到了隊伍的最前面。擦了擦滿手的泥,喘了喘氣,我掏出相機轉身拍下了人們在泥濘的山路上艱難跋涉的鏡頭。這張照片後來成了我最珍愛的照片之一。

走完這段最難走的路,似乎已耗盡了所有的精力。筋疲力竭倒在峽谷底的河邊,任流水沖刷腳上的泥土和渾身的疲乏。待愜意地洗完鞋和腳,站起來時已重新精力充沛:我又活過來了!

憑著搭在河上的一根光溜溜的圓木,大家戰戰兢兢地過了河。依然是密林,而路已不�����難行。樹林裡遍鋪著厚厚的落葉,鬆軟、乾淨,猶如地毯,����時������������有暇悠哉遊哉細細觀賞。這裡珍稀古木特別多,但我們根本叫不出幾個名字來,四、五個人才能合抱的大樹隨處可見,站在巨樹下,我們成了小不點。

樹幹的形狀也千奇百怪,不知何故會長成這樣,更不知它們高齡幾何:幾百年?上千年?只感歎大自然如此奇妙,饋贈如此豐富,而自己卻是那樣無知那樣渺小。

在陰暗的密林裡行走,時常擔心腳下會突然出現一條蛇啊什麼的,可是我們走了那麼久,什麼也沒看到。也許原始森林已不再原始,動物們早已被迫離開生活了多年的家園,躲到另一個暫時不為人知的角落去了?想到這些,心裡又平添了幾分惆悵和罪過感,仿佛自己是醜惡的侵略者——至少對那些無辜的動物來說是這樣。人有時候真的會面對許多矛盾和尷尬。

又要過河了,這次連獨木橋也沒有,而且河水更深更急。眾人相視而笑:別無選擇,跳吧!於是嘻嘻哈哈手拉手從齊腰深的急流裡趟了過去。直到看見了曼點瀑布方大悟,原來我們一直在逆流而上,先前走過的河流都是由此沖波而下,難怪那麼湍急!

曼點瀑布掩在熱帶雨林深處,高約十丈,不算寬,卻聲勢迅猛,但見飛流直瀉而下,驚起煙雨濛濛,人在幾十米以外已先被雨霧浸濕了衣冠,抬頭望去,一道彩虹若隱若現於雨霧中;瀑底巨石嶙峋,激浪迴旋,水流來不及在此停留片刻又奔騰著喧囂而去。好一個雄峻奇麗的所在!

擇一寬闊平穩之處下得水去,游於斯,戲斯,不亦乎!心中暗自前也因路難行而退卻,豈不白白錯過了這深山老林中的美景?其實生活中亦然如此,在挫折面前是停駐不前還是繼續前行?堅持了,努力了,走過去是另一片藍天,你會發覺你的生活中多了另一抹瑰麗。

我選擇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