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China Yunnan 昆明旅遊網 昆明旅遊網

民族婚俗文化—基諾族婚戀“三部曲”

 

基諾族婚戀自由。解放前青年男女婚前的社交活動不受任何約束,婚前生子不受歧視,可隨母親在大家庭中生活。解放以後,這種習慣已逐漸改變。基諾族的傳統婚戀,一般都要經過“巴漂”、“巴寶”和“巴卓”三個階段,即秘密交往、公開愛情關係、同居,舉行婚禮,正式成親。

青年男女在婚戀以前,先要舉行成年禮,然後方可參加社交活動,尋找伴侶。青年們談情說愛的方式靈活多樣,上山砍柴,下地勞動,邊走邊談。有時還隔山唱歌,以歌聲傳情求愛。

基諾族村寨內,一般都設有一幢稱為“尼高卓”的公房。“尼高卓”內設有竹凳、竹床,是年輕人進行社交活動的主要場所。每當夜幕降臨以後,未婚青年大多集中在“尼高卓”內,男青年彈弦子,女青年吹口弦,自由談笑、唱歌取樂。有情有意的男女,常成雙成對地聚在一起,時彈、時唱,竊竊私語,交流感情。年輕人在生產活動和“尼高卓”公房內的娛樂活動中交往結識,有了一定感情以後,便進入“巴漂”——秘密幽會的階段。

青年男女的幽會,往往以花相約或用樹葉信相約。基諾青年以花約會,與布朗族恰好相反,是姑娘采來鮮花,主動送給自己中意的夥子表白愛情,傳遞夜間單獨幽會的邀請。夥子以戴花表示有意,以不戴花表示拒絕。一對有情有意的青年,往往在夜裡找個僻靜之地,傾訴衷情。青年們傳遞情感資訊的樹葉信,更是特別,只有心有靈犀者可以破釋。在林間小道上,如果發現新摘下的植物葉上,吐有嚼檳榔的紅色汁液,那便是情人們傳遞的幽會或表白感情的資訊。所用的樹葉不同,傳遞的資訊也就不同。據說,如果檳榔汁液吐在厥類植物葉上,那是嘲弄情人的人格低下,如同供人墊坐的厥葉;如果檳榔汁液吐在掃帚葉上,又擺上三尖用紅線拴著的苦馬草葉,那是表示倆人的心已相交相融,草枯葉爛都不變心。一些約會的樹葉信,用樹葉或擺法暗示相見之地,有心人自會找到幽會地點。看到別人的樹葉信,一般不能亂動,如果稍微做點手腳,會導致相愛的青年反目成仇。經過一段時間的幽會,雙方都覺得情投意合,便互贈定情物,公開愛情關係,進入“三部曲”中的“巴寶”階段。年輕人互贈的定情物多是小刀、煙斗、耳塞(耳環)、挎包。一旦定情,便公開往來,互相照顧,事事相幫,並開始同居,進入“巴卓”階段。男青年往往深夜登樓,與女友同宿,雄雞打鳴即下樓離去。女方父母發覺也不干涉,任其發展。情人同居的時間,依各自的家庭經濟情況而定。經濟條件好的人家,在同居一段時間後便應舉行婚禮,在男方的大長房內佔有一個火塘,享有一個小家庭的權利;經濟困難,無法舉行婚禮者,可一直同居到有條件時再舉行婚禮。

舉行婚禮,仍然要預先履行說親的手續。說親時,通常請男青年的舅父或村社頭人為媒,帶上一定禮物去向女方父母求婚。然後請“莫麥”(會推算日子的人)擇吉日,定婚期。舉行婚禮前,男女雙方都需要給舅父送三次酒、肉作禮。男方還需給舅父“接人費”,給女方母親“奶母費”。舉行婚禮時,男方宰豬祭祀,將豬頭、豬腳獻給卓巴、卓色等頭人,按照女方長房內火塘的數額分送米酒、肉包。在男方長房內設酒席待客。舉行婚禮之日,新娘應重新漆齒,梳洗打扮,躲藏起來。傍黑時,男方親友在卓巴、卓色等長老陪同下前往迎親。迎親人員登樓以後,姑娘的舅父再將新娘“找”回,交給迎親人員,並以生產工具陪嫁。男方應向女方舅父送禮錢,表示對“找”回新娘的感激。新娘迎回來以後,新郎之母應給兒媳一隻雞蛋,並為兒媳拴線。新郎要敬新娘一杯酒,背著新娘登樓,由卓巴宣佈倆人自此已結為夫妻。男方將三兩三錢瓷碗碎片(以此代銀)用布包裹好交給女方舅父作為結婚證物保存。舉行過這番儀式後,即開宴。這時,昔日愛慕過新娘的夥子,會用淘米水潑灑新娘,表示對沒有獲得新娘愛情的“報復”。向新娘潑水的夥子越多,說明追求新娘的人越多,新娘的身價也越高。

舉行婚禮後的次日,新娘要上山砍兩次柴禾,獨自跑回娘家用飯。兩天以後,新郎再親自去將新娘接回。至此,婚禮結束。

基諾族從前的婚禮,儀式繁雜,有首習俗歌這樣唱道:“我們倆人要結成夫妻,先得問卓巴卓色,請他們點頭批准。請舅父當我倆的證人,請舅父為我們推算婚期。象牙戥子稱好金銀三兩三,我倆今日可成雙。竹編的蔑桌擺起來,桌上擺好九樣菜;阿媽不要哭,阿爸莫傷心,交下白銀一百兩(實為一個半開),報答爹媽養育恩。我把雞蛋交在阿媽的手上,我離開了阿媽的長房;我登上夫家的九級樓梯,跨進了新的家門。夫家阿媽把一隻雞蛋放在我的手裡,引領我走進我的新房”。這首民歌生動地敘述了昔日婚禮的過程。隨著《婚姻法》的實施,基諾族的婚俗已有了許多改變。一種既符合法律規範,又有民族特點的婚戀風俗正在形成。